《【狗崽】我家寮里二三事 02》

  妖狐不可置信瞪大眼睛,大天狗也直勾勾看着他。
  
  大天狗趁机敲开了妖狐的唇齿。
  
  妖狐觉得自己的狐格受到了侮辱。他一改刚才的姿态,反客为主,主动伸出手抱住了大天狗的脖子,用力回吻过去。
  妖狐感受到了大天狗身体陡然的僵硬,暗自窃喜,寻着本能,身体渐渐贴近,舌尖一点点勾卷着大天狗的…
  
  “唔…嗯…”你来我往,妖狐发誓夺回会主动权。
  
  然而大天狗还是面无表情看着他。
  妖狐被看得很不好意思,紧紧闭上了眼睛,心想这货脸皮怎么这么厚。
  
  突然,妖狐感觉什么东西顶了自己一下…
  等等,该不会是……
  
  啊啊啊啊啊啊!!!!
  
  妖狐再次炸了毛,一脚踹开大天狗。
  他从来没发现自己腿法这么厉害。
  
  妖狐满脸通红,指着大天狗,说话直打哆嗦。
  “你…你…你变态啊!小生是男的!雄性!!”
  “嗯。”
  “嗯是什么鬼!知道你还…!”
  妖狐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温文尔雅,从不说脏话,然而面对这只大天狗…
  他实在忍不了了啊!
  
  “那刚刚是谁抱着吾啃得满脸享受的?”大天狗摇着扇子,漫不经心道。
  “那才不是享受!谁叫你先搞突袭!”小生那是为了怼你好不好!妖狐咬牙切齿,浑身毛竖立,体型比之前大了一圈。
  
  “啊,原来你长这样。”
  没来由的一句话,妖狐听了莫名明奇妙,看到大天狗微微上抬的嘴角和手里的东西,妖狐才发现自己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啧,没有吾的好看,丑。”大天狗扬了扬手里的面具,不屑道。
  
  “……………”
  
  
  谁给您的勇气说这句话啊喂!!您那面具小生奶奶都不会用好么!
  
  “可恶!把面具还给我!”
  
  妖狐直接往大天狗身上扑去,对方微微转了个身,妖狐一头栽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吾是直的。”
  
  “………”
  
  小生并不关心这个好么!还有就凭你刚刚做的事说这话谁信啊!!
  
  “…………”
  
  “在你琴艺没提高之前,这个面具吾先保管了。”
  
  为什么突然扯到弹琴啊!话题转移太快了吧!那可是我的东西啊喂!!
  
  妖狐汹涌澎湃的吐槽终于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猛然发现,大天狗已经飞走了…
  
  飞走了…
  还留了一地的狗毛…
  
  妖狐向大天狗飞走的方向怒射了一发风袭,被大天狗撅着腚躲掉了。
  
  ……………
  
  SSR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妖狐回去的时候引发了不小轰动,众妖好奇他面具后的脸不是一两天了。
  三尾狐轻轻抬起妖狐的下颚,说:“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应该多露出来才是。”
  说着还把妖狐紧紧搂在怀里,“不愧是我们狐族的。”很是自豪的样子。
  
  妖狐在三尾狐硕大的欧派里涨红了脸。
  莹草一脸黑线。
  
  “咦?大家都回来了,晴明呢?”神乐突然说道。
  众妖表示并没有看到。
  妖狐也觉得奇怪,如果是平常的话,自己摘掉面具,阿爸一定会高兴的。
  
  夜晚时分,妖狐看到了隔壁寮的酒吞童子。
  
  妖狐想,估计又是来看红叶姑娘的,便不去管他。
  
  妖狐弹着琴,越想越气,下定决心,一定要想个办法教训那个大天狗。
  
  “喂,妖怪,几天不见,你弹琴还是那么难听啊。”
  “……”
  妖狐发现茨木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旁边。
  
  妖狐想骂人,但还是憋住了。
  
  “妖怪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妖狐。”
  “原来是只狐狸。”
  
  不是很明显么??
  
  “妖狐,吾说过,下次再让吾听你弹得这么难听,吾就要揍你。”
  
  妖狐默默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帮SSR是不是都有病。
  他惹不起,躲可以吧?
  
  说着便抱着那把破琴打算溜之大吉。
  可惜却被茨木童子一把抓住。
  “喂,吾可没说你可以走。”
  “不知大人有何指教?”妖狐低着头,道。
  “吾很无聊,好好谈一首曲子给吾听。”
  “……
  妖狐很想拒绝,但是考虑到两妖之间武力值的差距……
  
  怎么就那么恨啊!
  
  茨木童子席地而坐,盯着妖狐。
  妖狐受不了这种眼神,索性闭上了眼睛。
  
  “说起来,大天狗也喜欢弹这首曲子呢。”
  听到大天狗三个字,妖狐睁开眼睛,耳朵也竖起来了。
  
  “不过你比起他差太远了。”
  “……”
  “大天狗大人他经常弹么?”妖狐问道。
  “嗯”茨木童子说,“最近弹得更多了。”
  “为何?”
  “他说有个笨蛋老是学不好,他要教会他。”
  
  “嘣~”一根弦断了……
  
  妖狐什么也不管了,开始乱弹一气。
  琴音杀伤力巨大,强大如茨木童子也受不了了。
  
  “喂!妖狐快住手!”
  
  妖狐才不管。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SSR什么的通通给小生去死!!!
  
  “喂!茨木童子!你在发什么神经!”酒吞童子不知何时出现了。
  “不是吾,是这只妖狐突然发疯,啊,吾友,不用你出手,吾这就教训他。”
  “……”
  “先别伤他,本大爷有话要问他,喂,妖狐,晴明什么时候回来?”
  妖狐不理,完全把身边的两只大妖当空气。
  
  “……”
  “可恶!居然敢无视吾挚友的话!”
  
  酒吞童子还没说话,茨木童子却坐不住了。
  
  “哎呀呀,这是怎么了。”这是外出回来的姑获鸟。
  见到姑获鸟,妖狐立马停了手,委屈巴巴的地看了姑获鸟一眼。
  要说这寮里,妖狐最听谁的话,那就非姑获鸟莫属了。妖狐可以跟晴明撒娇,但是最尊敬的人,却是姑获鸟。
  “这只妖狐疯了。”茨木说。
  酒吞摇了摇头。
  姑获鸟走到妖狐身边,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脑袋,轻声说。
  “阿脸,怎么了?”
  
  妖狐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山兔冲了过来。
  “不好啦!不好啦!晴明大人受伤啦!”
  众妖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评论
热度(37)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