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恶鬼》

一路颠簸,众人到达了目的地。
当地人告诉他们,他们即将去拜访的是这里很有名的道士。

穆玄英将信将疑,跟着陈月,在学长带领下,终于来到了道士的住处。

这是个偏僻的山间,周围都没有什么其它的房屋。

这个道士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一张并不英俊的脸上满是沧桑,眉头紧锁。当他第一眼看到穆玄英的时候,视线就停在了他的身上。

穆玄英被他看的浑身发毛。

把他们带过来的当地人问道。

“大师,怎么样?”

“麻烦,很麻烦,这孩子天生就是极其阴的体质,容易招惹东西,然而现在有个更——”

这时候道士好像在穆玄英身后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突然大叫了起来。

然后又突然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众人傻了眼,穆玄英顺着道士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有。

这次见面无疾而终。

回去的路上陈月一直试图安慰穆玄英,到是穆玄英一直在微笑。

学长为自己这次没帮上忙感到抱歉,穆玄英笑着说没关系,谁也没想到会这样。

陈月说那个道士是不是个骗子啊,穆玄英说,不一定,他那时候应该是真的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

很可怕的东西……

陈月念着这几个字,突然觉得周围空气都变冷了。

从那个道士欲言又止的话语中穆玄英大概猜到了,他的身边,估计是有更厉害的东西。

这几天,穆玄英试着像上次那样尝试和那个东西沟通,可惜它再也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

今天,就是见心理医生的日子了。

穆玄英很不喜欢那里。

心理医生是个看起来很专业的女士。

“穆玄英同学是么?放轻松,我只是来跟你聊聊天。”

穆玄英点了点头,然而事实上,他一点也放松不下来。

“最近睡眠还好么?我看到了你有很重的黑眼圈哦。”

穆玄英又点点头,而后又说,“能睡着,就是,会做一些梦,奇怪的梦。”

“奇怪的梦?”

穆玄英又重重点了点头。

“就是一些我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梦里面,我有时候会穿着古代的衣服,还会听到人喊我的名字,可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你认识那个人么?”

“认识,我在梦里是认识他的,而且,和他很熟悉,可是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人,这样一个,哥哥。”

“哥哥?你是说在你的梦里,他是你的哥哥?”

“对,梦里他一直照顾我。然而现实里我是独生子,我的爸妈,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说到这,穆玄英低下了头。

“这么说,这是你梦中幻想出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在梦里我很依赖他,就好像——”说到这,穆玄英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

穆玄英不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心理医生身后。

心理医生忍不住回了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穆玄英?”

心理医生看到穆玄英浑身不住发抖。

“你还好么?”

穆玄英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他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心理医生此时上前,想要握住穆玄英的手,却不想刚刚触碰到穆玄英的时候,就被一个神秘的力量甩到了一边。

“不不不…”穆玄英抱着脑袋,念道。

心理医生也害怕起来,她打通了谢渊的电话,没一会谢渊和天璇影就进来接走了穆玄英。

穆玄英把这些事从头到尾告诉了谢渊,谢渊看着他逐渐发白的脸色,实在于心不忍,让穆玄英搬过去和他一起住。然而,穆玄英担心,那个可怕的东西会不会伤害到谢渊,就像今天对心理医生做的那样。穆玄英摇了摇头,拒绝了谢渊的请求。

穆玄英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他晚上甚至不敢睡觉。

这天穆玄英放学回家,直接把自己锁在了卧室。然而,他清晰地听见了,客厅里有人走来走去的声音,开始只是一点点,后来,脚步声越来越密集,就好像,有很多人一样。

穆玄英钻进被窝里,捂住了脑袋。

那些声音消失了。

穆玄英依旧躲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一声。

手机里突然传来震动的声音,是陈月的电话。

“喂?毛毛么?”

“……”

“毛毛你还好么?”

“我没事。”穆玄英终于平复下来心情了,缓缓说到。

“那个事,我听说了…”

穆玄英知道陈月说得应该是心理咨询室发生的事。

“嗯…”

“毛毛…”

“我真的没事,小月。”

穆玄英在被窝中紧紧抱住了自己。

“……”

电话那头的陈月一时也没有说话。

“毛毛。”

“嗯?”

“你不能这样子了。”

“什么?”

“我是说,你不能再这么被动了。”

“什么意思……”

“你要主动出击,找出原因。”

“你不能再躲着它们了,这样你会逐渐崩溃的。”

穆玄英觉得陈月说得有道理,可是他能怎么做呢?

“小月你说得对,可我该怎么办?”

“我觉得可以从你那个梦入手,明天一早八点半省图书馆门口见。 ”

说完陈月就把电话挂了。

穆玄英看着手机,愣了好一会。

明天是周末,小月约他去图书馆,是要做什么呢?

不愿再多想了,穆玄英转过身,就这样睡过去了。

晚上,穆玄英又做梦了。

眼前是一片火光满天的战场,周围的一切似乎已经变成了焦土。穆玄英从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场景。他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手上,到处都是鲜血。

这是哪里?

“玄英!”这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穆玄英转过身,只见一个人正朝着自己冲过来。

莫名觉得那人有些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谢叔叔!

谢渊穿着穆玄英从未见过的装束,一身银色铠甲,此时也满是鲜血。

“玄英,浩气的未来交给你了,记住,带着你父亲的遗志,活下去!”

“谢叔叔…”

穆玄英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泪流满面。

谢渊拍了拍穆玄英的肩膀。

“好好活下去,我已经能看见,恶人的末路了。”

穆玄英这才隐隐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遗言?

说完,谢渊又冲进了火堆中,再也没了身影。

“谢叔叔!!!!”

穆玄英听见了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声。

穆玄英醒了,他看了一眼闹钟,已经是早上七点了,想到今天跟陈月的约定,穆玄英赶紧起床准备洗漱。

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惨白,两颊消受的少年,穆玄英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穆玄英到的时候,陈月已经在门口了。

遇到自己的事情,陈月总是比自己还伤心。

穆玄英真的很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个姐姐一样的朋友。

“毛毛,你有没有什么线索?”陈月单刀直入。

“线索?什么线索?”

“你的梦。”

“我的梦?我的梦能有什么线索?”穆玄英摸不着头脑。

“嗯…其实我也不确定,这也是学长提醒的我,就是…毛毛,你相信前世今生么?”

“哈?前世今生?”

“对,听起来有点扯,但是,你身上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所以,可以试着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一下。”

“……”

“好吧,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这和我能看见…它们有什么关系呢?你是说我上辈子也能看见它们么?”

“不是。”陈月摇了摇头。

“毛毛你还记得那天那个道士看到你身后某个东西以后吓得跪地求饶么?”

穆玄英点点头。

“我在想,会不会是那个家伙做的。”

“你是说……”

“也许是你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他才会来,找你报仇。”

………

听到这,穆玄英突然打了个冷颤。

“你是说?是他做的这一切?”

“不知道,我只是这么猜的。”

难怪…穆玄英想,自己想让他放过自己的时候,对方没有理他…

是因为,恨着自己么?

“毛毛?”陈月见穆玄英半天没反应。

“啊?我在呢。”

“所以你的那个梦,有什么线索么?”

穆玄英仔细回忆了下,梦里面的场景他依稀只能回忆到一些画面,而那些画面,也是模糊不清的……

等等……

“对了小月,我昨天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我居然梦到了谢叔叔。”

“谢叔叔?你梦到了谢叔叔?他也在那个场景里么?”

“对。”穆玄英点点头,“而且他还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什么继承父亲遗志,什么浩气未来…”

“浩气?浩气是什么?”

“不知道。”

陈月摸了摸下巴。

“这可能是个突破口。”

“那个梦里,我浑身是血,谢叔叔也是,我们好像在跟谁打仗,而且很惨烈。”

“你能看出来是哪个朝代么?”

穆玄英摇摇头。

“我觉得我们可以找可人姐帮忙。”

“可人姐?”

林可人是谢渊的助手,也是警届一朵强势的霸王花,众多萌新们心中的女神。

“心理侧写师?你们要做什么?”

对于陈月和穆玄英的要求,林可人觉得很不解。

“可人姐姐,我们想让你帮一个忙,关于毛毛的。”陈月说。

林可人若有所思看了穆玄英一眼。

“玄英的事,我也听影说了一些,是有些不可思议。”

“可人姐你也想帮帮毛毛吧?”

林可人点了点头。

“我会尽我所能。”

陈月笑了。

“我们想让毛毛能重现梦里面出现的人或者东西,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什么。”

“………”

“我知道可人姐姐你觉得这种事很荒唐,但是任何方法我们都可以去尝试下,不是么?”

林可人看着穆玄英苍白的面容,最终答应了。

众人坐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林可人让穆玄英尽可能回忆他在梦里面看到的,穆玄英点头,然而梦里面的人,根本看不清脸。

陈月告诉他尽量去回忆其它细节。

其它细节么……

“弟兄们,冲啊!!”

………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

“安贼死了!安贼死了!!安禄山终于死了!!”

穆玄英将自己尽可能回忆出的东西告诉了陈月。

“安禄山?”

“我记得安禄山是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所以说,是唐朝!”

陈月一下子激动记起来。

“毛毛你试试能不能回忆更多的东西出来。”

穆玄英闭上眼睛,仔细回想…

他看到了蓝色的旗帜到处飘扬,看到了很多人在欢呼。

看到了一个人跌落到了岩浆深处。

那人一身白衣红麾。

及腰的长发,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穆玄英突然觉得心口很痛,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他的心脏,他看着那人一点点的消失,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也被抽离了。

“不!!!!!!!”

穆玄英陡然睁大了双眸,他看到众人正奇怪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小月问。

“我看到了很多旗子,蓝色的,画着鼎的旗子。”穆玄英说。

侧写师根据穆玄英的描述,大致还原了那个鼎的样子。

“太好了毛毛,我们再去图书馆查查唐朝时候这个鼎代表什么。”小月很开心。

然而穆玄英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个梦境里,准确来说,是那种失去一切的痛苦里。

穆玄英从没有这种体验。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他并没有关于他们多少的记忆。一直都是谢叔叔在照顾他,而谢叔叔,尽管有时候工作很忙,却一直对他很好。还有可人姐姐,月姐姐,影哥,更有一直把他当亲弟弟一样关心的小月。穆玄英从来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些什么。然而刚才的梦境……

穆玄英只要一去回忆,心口就会钻心的疼。

等穆玄英回过神的时候,他和小月已经来到了图书馆。

小月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

“我们两个分开查,毛毛你从时间开始,我找那个鼎。”

穆玄英点点头。

安史之乱是不仅是唐王朝的转折点,也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从那之后,盛唐下的泱泱大国开始渐渐走向衰落。

不知不觉,穆玄英也渐渐沉浸到了那段历史中。

“找到了!”

穆玄英食指放在唇间,示意陈月小点声。

陈月吐了吐舌头,跑到穆玄英身旁,激动地说。

“这个鼎,是当时一个叫浩气盟的阵营图腾。”

“浩气盟…浩气…”穆玄英突然反应过来,“原来那个浩气就是指浩气盟!!”

陈月点点头,继续说。

“浩气盟是一个江湖组织,为了对抗另一个叫什么来着,哦对,恶人谷。”

“这名字,一正一邪么?”穆玄英吐槽。

“别打岔,浩气盟是武林正道为了遏制恶人谷势力而专门组织的结盟,听说后面还有朝廷撑腰。”

“这么厉害的么?”

“不仅如此,毛毛,我发现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

“嗯?”穆玄英觉察陈月的口气突然正经起来了

“你知道浩气盟盟主叫什么么?”

“叫什么?”

“谢渊。”

“………………”

“这不是巧合毛毛。”

“我的梦…”

陈月突然按住了穆玄英的肩膀。

“都是真的毛毛,你的前世一定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阵风袭来,桌上的资料被掀翻在地上。

众人都在奇怪室内怎么会有风而且还这么大的时候,穆玄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正看向这里。

而这次,那个影子终于有了轮廓。

穆玄英看到了那熟悉的及腰长发。







 
评论(4)
热度(33)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