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我家寮里二三事》

无营养,小学生文笔,ooc,一大堆私设………内有酒→红单箭头,红→晴单箭头,酒吞茨木友情向,慎入。因为都是单箭头所以就不打tag啦。

01

     
         妖狐最近很郁闷。
  怎么说呢,他觉得这个寮一点也不欢迎他。具体表现呢,就是他来了以后,并没有人理他…
  当然这里的人是指美丽的少女们。
  雪女和吸血姬本身就不爱说话,除了晴明很少理别人;三尾狐不喜欢男孩子,包括可爱的男孩子;红叶整天跟着晴明,其他人对她来说根本不存在;山兔和莹草每天鸡同鸭讲,但是彼此玩的很开心;鲤鱼精更是看到他就躲………因为河童会突然蹦出来不让他靠近;桃花妖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樱花妖,也不怎么搭理他…
  所以小生是多余的???
  这是个非洲寮,没什么大妖,但是晴明存了不少满级的达摩,妖狐一来,晴明就塞了一堆给他,妖狐很容易就满级了。
  只是这御魂么……
  晴明说他没想到妖狐会突然来,所以没给他准备。
  妖狐无奈,算了,他对自己说。反正暂时用不到自己,晴明现在主要带的是吸血姬红叶跟雪女她们,这样也好,省的被人说是二突子…
  妖狐整日闲的实在没事干,突然某日有了个想法。
  既然自己家寮没人理他,不如去别的寮看看。
  妖狐说到做到,趁着博雅带着神乐出去玩,晴明带着他的式神去斗技的空挡,偷偷溜了出去。
  妖狐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闭着眼睛随便找了个寮,钻了进去。
  当他打开门一看,哇,一溜的——啊,不对,只有一个ssr级别的大妖。
  大天狗。
  那只大天狗看到有妖闯入,立刻张开了翅膀,飞到空中,冷冷地说。
  “来者何人?”
  妖狐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大妖,有些紧张,赶忙说。
  “大天狗大人,小生只是来随便看看,并不是有意打扰。”
  大天狗看着他不说话。
  妖狐更紧张了…
  “小生在自家寮待得实在太无聊了,就想去别人家看看,一不小心就到这了,哈哈…”妖狐挠了挠头,笑的有点发虚…
  大天狗眉头皱在了一起。
  妖狐觉得他一定是觉得自己有病。
  然而妖狐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
  “大天狗大人,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么?您家的阴阳师大人呢?”
  妖狐本能地上前了一步,问道,不料大天狗一招羽刃暴风,妖狐只剩血丝了……
  “与你无关,休再往前一步。”
  妖狐难过,妖狐想哭。本来想这只大天狗也是一个人在这,还可以跟他聊一聊呢,谁知道…
  
  “啊,是小生打扰了,小生告辞。”
  妖狐恭敬地作了个揖,又回到自己寮里去了。
  不过他悄悄记住了那个寮的名字。
  
  …………
  
  
  回去以后,妖狐看到晴明也回来了。妖狐正要和他说话,就注意到了挂在他身后的红叶……
  红叶嘴里不停念着晴明大人,晴明大人。
  …………
  晴明捂着脸,感觉心很累。
  此时,源博雅牵着神乐从旁边走过,神乐对源明雅说:“晴明看起来很无奈呢。”
  源博雅对此也深表同情。
  “虽然有些麻烦,不过他应该能处理好,别担心了。”
  “嗯。”神乐应道,又塞了个醋昆布到嘴里。
  
  晴明又带了一堆达摩回来,妖狐觉得他似乎只在达摩上比较欧……
  其它小妖们也都出来啃狗粮了,妖狐注意到似乎来了个新的妖怪。
  啊,还是个可爱的少女!
  妖狐立马甩了自己手里正在啃的达摩,准备在女妖面前来一个华丽的出场,就看到跳跳弟弟已经拉住了女妖的手,晴明这时候也说话了。
  “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我们寮的新成员,我新召唤出来的跳跳妹妹,跳跳家族最小的一员。”
  “感谢晴明大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妹妹了,我想再过不久就能看到哥哥了吧。”
  “大家好,我是跳跳妹妹,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跳跳妹妹蹦蹦跳跳给众人鞠了个躬,好不可爱。
  众妖拍手表示欢迎。
  妖狐耳朵垂了下来…
  好不容易来了个少女的说…
  妖狐坐在一边,缩成了个狐球。
  晴明看到妖狐十分萎靡的样子,也没管挂在自己身上的红叶,对妖狐说道。
  “崽你怎么啦?”
  “阿爸你不用管我,让我一个狐孤独的死去吧。”
  “……”
  “瞎说什么呢,”晴明用扇子敲了下妖狐的头“我好不容易把你召唤过来,怎么会让你死呢。”
  妖狐表示我不听我不听。
  晴明叹了口气,说自己会尽力多召唤几个小伙伴陪他。
  “算了吧,就咱们寮这非洲程度,下次再来一个可爱的小姐姐,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
  “什么?可爱的小姐姐!不可以!晴明大人是我一个人的!”晴明身后的红叶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关键词,忽然醒了过来,搂紧了晴明。
  晴明头又开始痛了。
  “阿爸,你不用管我了,真的。”
  晴明想了一会,说“嗯,你要是实在无聊,可以一个人出去玩一会,只要记得回来就行了。”
  妖狐眼睛亮了,虽然这种事他已经干过一次了,但是不用偷偷摸摸的话,简直太好了!
  “谢谢阿爸!阿爸你是最好的阿爸!”妖狐抱住晴明,蹭了蹭他的下巴,撒欢跑了。
  “………”
  
  妖狐又去了那个寮。虽说上次被人赶了出去,但妖狐不死心,哼,他才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狐呢!
  果不其然,他又看到了那只大天狗。
  这次大天狗没有张开翅膀吓他,只是站在对面看着他。
  嗯,用看傻逼的眼神。
  “您好呀大天狗大人~又见面了。”
  “……”
  “初次,啊,不是,再次见面,小生是妖狐,请多指教~”妖狐学跳跳妹妹的语气说道。
  “………………”
  
  “我知道。”半晌,大天狗才开口“所以你是来打架的?”
  说着又张开了翅膀。
  “不是不是。”妖狐摆摆手“小生是来找您聊天的。”
  “大人您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无聊么?正好小生也是一个人,不如小生和您聊聊吧。”
  “………”
  嘻嘻。妖狐心想,这次小生态度这么好,不信你会再那样赶人。
  “……………”
  妖狐没有再贸然上前,还亮出了他平时用来蛊惑少女时那迷人的笑容。
  不过这一切对大天狗来说似乎没什么卵用。
  大天狗半天没说话,妖狐也一直笑着,过了一会,大天狗突然说。
  “我不无聊。”
  
  “…………………”
  
  没想到又被打了脸,但坚强的妖狐依旧迎难而上。
  小生就不信了!
  
  “小生听闻大天狗大人精通音律,不仅擅长吹笛更是弹得一手好琴。正巧,小生对琴也略知一二,想来请教一番。”
  妖狐开始胡扯了,他知道大天狗会弹琴没错,可他自己完全一窍不通,这么说完全是为了没话找话。
  可惜没兜住。
  大天狗听闻抬了下眉,声音还是没有起伏。
  “哦?你也会弹琴?”
  “当,当然啦,小生弹琴可好了,想当初,不知道多少美丽的少女拜倒在小生的琴音之下。”
  妖狐想从自家亲戚管狐那里借一根管子钻进去………
  
  大天狗突然笑了,妖狐眼睛被闪了一下,感叹这家伙长得真好看。
  大天狗摇着扇子,笑着说,“那我到是想见识一下。”
  
  妖狐从大天狗的笑容中看出了一点其它的东西…
  这是轻蔑吧?这绝逼是轻蔑吧!他看不起我!他居然看不起我!
  好气啊!!!
  
  然而妖狐完全忘记了这是自己提出来的……
  
  妖狐很生气。
  “啊哈哈哈,不用好奇小生下次就把琴带过来弹给你听,我们可以切磋切磋。”
  
  “好。”
  
  大天狗答应的很干脆,好像非常期待的样子。
  
  
  晴明抱着新肝回来的御魂,路过樱花树,就看到妖狐在那里抓耳挠腮。
  “崽你又怎么啦?”
  “阿爸!!!!”
  
  
  晴明没想到自家崽子会跑到人家门口装逼……寮里没有人会弹琴,众式神你看着我我看着你,n脸懵逼。
  
  妖狐知道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本来他只是想打发一下时间而已。晴明看他垂下来的大尾巴,于心不忍,于是帮他不知从哪里借了把破琴,妖狐自己把琴抱到一边瞎捉摸。
  虽然那琴声如噪音污染,但奇迹般的,其他式神们因为这把琴和他走近了…莹草和山兔有时候回来看他弹琴,跳跳妹妹围着他蹦蹦跳跳,三尾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静静欣赏。其中帮助他最多的就是博雅和红叶了,博雅的笛艺和他的弓术几乎齐名,他虽不喜欢妖狐为人,却也被他突然的好学劲感动了。
  
  妖狐的进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女妖开始围着他,令他不禁有一丝的小得意。
  
  路过樱花树下时,一个带着面具的俊秀狐妖在优雅的弹着琴,身边一位身着华衣的绝色女子,翩翩起舞。红色的枫叶伴随着粉色的樱花瓣缓缓飘落,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它定格成一副画。
  
  晴明不由自主看呆了。
  
  “她真美,不是么?”
  晴明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原来是隔壁寮的酒吞童子。
  晴明知道他说的是谁。
  “是,很美。”
  “这才是她,没有被蛊惑,欺骗,心中只有对未来美好憧憬,自由,纯真的她。”
  晴明握紧了拳,他清楚这一切是谁造成的,他虽不是唯一的凶手,却也是始作俑者之一。
  “她会变回来的,我保证。”
  晴明脱口而出,其实他知道自己并不能保证什么,毕竟他的未来,也是模糊不清的。
  “晴明大人!”正在跳舞的红叶看到晴明,立刻向他奔跑过去。
  红叶原地转了个圈,害羞的说:“晴明大人,红叶的舞好看吗?”
  “好看,像…”晴明想再说什么,却觉得似乎不太合适。
  得到晴明的夸奖以后,红叶脸上一片红霞。
  “为了晴明大人,红叶做什么都愿意。”说完她又跑到妖狐身旁,随着琴声蹁跹。
  红叶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酒吞童子一眼。
  “晴明,每次看到你,本大爷都想立刻杀了你。”酒吞童子冷冷地说。
  “………”
  “然而正如你所说,不搞清楚真相,我不甘心。”
  “………”
  “对她好一点,不许伤害她。”
  “………”
  说完这些,酒吞童子就走了。
  
  
  妖狐一边抚琴,一边偷偷观察着那边的情形。对于酒吞,红叶和晴明之间的三角恋,他是有所耳闻的。对他来说,美丽的小姐姐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是应该放到心尖上疼爱的。
  当然用他的方式。
  他不懂酒吞的痛苦,也不懂晴明的愧疚。
  说起来自家寮里并没有酒吞童子,不过他有时候会看到隔壁的酒吞童子偷偷看这里的红叶。
  虽然有时候会被莫名其妙的茨木童子打断。
  说到茨木童子,所有人都怀疑他是不是喜欢他的挚友。某次莹草无意间问茨木童子时,茨木童子一本正经地回答说他对酒吞童子才不是爱情那种肤浅的感情。没想到却被酒吞童子揪着衣领吼回去,爱情才不肤浅!一点也不!你他妈懂个屁!茨木童子被吼得愣愣的。
  妖狐听说后来茨木童子回去思考了很久,然而似乎并没有思考出来什么……
  
  “喂!那边的妖怪!你有看到我的挚友,强大的酒吞童子么?”
  思绪被打断,妖狐看到茨木童子站在不远处。
  “好像往那边去了。”妖狐随手一指。
  “多谢,吾这就去找他。”茨木童子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又补充道“妖怪,你的琴声实在太难听了,如果下次再让吾听到这么难听的声音,吾一定会揍你。”
  “……”
  妖狐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比较合适…
  
  大天狗没想过自己会再次见到那个奇怪的妖狐。
  他觉得自己上次的态度并不友好,更何况,人应该有自知之明。
  
  妖狐自信满满抱着他的琴去了大天狗所在的寮。说实话,他来之前有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再去见那只臭屁的大天狗。想来自己无非是为了打发时间罢了。如今有了晴明那把琴,自己完全可以自娱自乐了。
  最重要的是寮里的小姐姐们对他越来越亲近啦,嘻嘻嘻嘻嘻。
  
  
  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
  但是妖狐咽不下这口气。
  不行,还是要去找他。
  
  这次妖狐进去以后没看到人,啊,不,妖。
  “大天狗大人?”
  妖狐试着叫了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咦?不在么?”
  妖狐抱着琴走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人。
  
  是出去了么?真是遗憾。
  
  妖狐叹了口气,又想,反正来了,索性坐一会再走。
  说罢,便席地而坐,自顾自弹起了起来。
  不得不说,妖狐学习东西还是很快的,比起之前的曲不成调,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了。
  妖狐陶醉在自己的琴声中,不曾想有个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你的指法错了。”
  
  “啊!”妖狐被吓了一跳,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大天狗大人,你可真是吓死小生了!为何突然出现在人身后?”
  “我一直都在这里。”
  “哈?”
  “在你头顶上。”
  “………”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长翅膀的大妖们。
  
  一阵沉默……
  
  妖狐又自顾自弹了起来,他向来自恋,一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很难出来。
  所以他都忘记了自己说过要来怼大天狗的。
  
  大天狗见妖狐没反应,动了动翅膀,落到了他的身后。
  “你的指法错了,弹不出它原本的音色,这是对琴的侮辱。”
  说罢大天狗便缓缓贴近妖狐,手轻轻附在妖狐抚琴的手上,矫正妖狐指下每一个音。
  妖狐大窘,他从未与人靠得这么近过,大天狗的体温,心跳声一点点传来…
  妖狐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
  然而大天狗完全没觉察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引着妖狐的手指,轻轻划过琴弦。
  “这首曲子其实有一个故事。”
  “哎?”
  这首曲子是雨女教给妖狐的,故事倒是没有告诉他,妖狐只记得雨女弹奏的时候很哀伤。
  “战争年代,有一对普通的夫妻,他们原本过着平凡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丈夫被拉去抓了壮丁。妻子在家以泪洗面,等待着丈夫归来,漫长的时间太难熬,她就用自己的头发做了一把琴,把对丈夫的思念化成曲,终日弹奏。”
  “然后呢?”
  “没有然后。”
  “丈夫回来了么?”
  “不知道。”大天狗冷冷的说,“这是人类的故事。”
  “听说大天狗大人很久以前也是人类?”
  “不记得了,也许吧。”大天狗悠悠道,妖狐觉得大天狗手下的速度似乎慢了些。
  “小生觉得妻子一定是个优雅的美人。”
  “何以见得?”
  “只有美丽的人才能弹出这么优美的曲子。”
  “…………”
  “就像,大天狗大人这样。”
  妖狐又笑了,像他开始时那样。
  “…………”
  
  
  
  一曲终了,妖狐觉得自己差不多该起来了,然而却忘记了身后大天狗的存在,于是就……
  一头栽到了大天狗怀里……
  
  ………………………………
  
  啧
  大天狗眉头皱在了一起,这只狐狸怎么毛毛躁躁的。
  是因为毛多的原因么?
  虽然带着面具,不过细看这只狐狸……应该挺好看的。
  
  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突然直直盯着自己是在看什么,虽然带着面具,但是被一只大妖这么盯着……妖狐内心还是有些不寒而栗的……
  “大天狗大人?”
  “嗯。”大天狗收回了目光,放开了妖狐,手却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妖狐毛茸茸的尾巴。
  
  好软……………
  
  “我教你的都记住了吧,下次来重新弹一遍给我听。”
  “哈?”
  教我?教我啥了?
  妖狐还处在懵逼中,就看到寮里突然多了一个茨木童子。
  “啊,吾友,汝未能见到酒吞童子今日的英姿真是太可惜了…你可知那八岐大蛇……咦,这是?”正说话茨木童子突然看到妖狐,立刻伸出了手做好攻击的准备。
     “哼,不自量力的家伙,区区sr还想独自一人来此,简直找死。”
  “住手茨木童子,他是来找我的,不要攻击他。”
  “找你干什么?”
  “弹琴。”
  “…………”
  “你先回去吧,不要忘记我的话。”
  “………哦”
  
  就这样,妖狐又被大天狗请回去了。
  
  不过这次……大天狗是在帮他说话么?
  咦?????
  
  
  回去后的妖狐还是有些不懂,大天狗为什么要帮他说话?
  话说自己去找他干啥来着?
  等等不是要怼他么?为什么答应他下次还要去呢?
  我已经有可爱的小姐姐了,为什么要理那只臭屁的大天狗呢???
  
  妖狐脑子里冒出了无数个疑问。
  
  妖狐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就去找了雨女。谁知道才说了没几句,雨女就开始哭,哭的妖狐手足无措。路过的莹草和山兔看到了,以为妖狐在欺负雨女,追着妖狐就要揍他。
  妖狐表示他巨冤啊。
  
  又是晴明救了他。
  
  “阿爸!55555……”妖狐扑到晴明怀里委屈地哭了出来。
  “啊,不哭不哭。”晴明给他顺毛,撸得不亦乐乎。
  “我没有欺负人,真的。QAQ”
  “嗯嗯,我相信你,崽啊,你最乖了。”
  
  晴明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因为自己都不太信。
  
  “咳咳,”还是转移话题好了,“崽啊,这是我给你打得御魂,针女,虽然不是6星的你先勉强用用吧。”
  妖狐看着这些个4星针女,激动的热泪盈眶。
  
  妖狐带着最新的御魂,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他又去了自己最喜欢的那棵樱花树下,弹起了琴。
  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故事和…说故事的大天狗…
  哎?我为什么要想大天狗……
  妖狐甩了甩头,赶走这个奇怪的想法。
  “喂!你就是那个整天和红叶一起弹琴的小妖?”
  妖狐循声望去,只见酒吞童子正靠在不远处树下,看着自己。
  “正是小生。”
  “切。不过一个sr。”
  “红叶姑娘也是sr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是小生的错,小生打扰到阁下喝酒的雅兴了。”
  “那倒也没有,只是本大爷心情不好。”
  
  就没见你心情好过。
  妖狐在心里吐槽。
  
  “红叶跟你都说了什么?”
  “红叶姑娘音律方面指点过小生一二,其它的,正如你所见。”
  “嗯。”
  “红叶姑娘的舞真是美丽啊。”
  “………”
  “小生绝对没有偷看。”
  “嗯?我有说你偷看么?”
  “…………”
  “她还说过其它什么么?其他人?啊,除了晴明。”说到晴明酒吞表情很嫌恶。
  “没有,红叶姑娘跟小生说的话并不多,她似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呵。”酒吞童子仰头又干了一壶酒。
  “过来陪我喝酒。”
  “啊?”
  “啊什么快过来!”酒吞童子很不耐烦。
  
  你们ssr都是这么拽么!
  
  “抱歉,小生从不饮酒。”妖狐表示拒绝。
  “哼,迂腐。”
  “阁下为何不去找茨木童子?小生想他会很乐意的。”
  “茨木童子…”酒吞童子的表情很奇怪,他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他不懂。”
  “………”
  
  妖狐很想说我也不懂啊。
  
  “你为什么要带着那个面具,给本大爷把面具摘了。”
  “………”
  “喂!听见了么?把面具摘了!”
  “不行,小生的面具只有小生的命定之人才能摘下。”
  “………”酒吞愣了一下,而后又像发现了什么笑话一样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命定之人,那是个什么玩意。”
  “………”
  
  
  
  妖狐只当酒吞童子酒喝多了发酒疯懒得跟他一般见识,不再理他继续弹琴。
  优美的琴音似一双巧手,扶去了人内心的躁动。
  
  
  晴明坐在远处,听着妖狐越发熟练的琴音,欣慰不已。
  “自从崽开始弹琴,寮里多了不少文艺气息啊,你说是吗?博雅?”
  “………”
  “你不好奇他是跟谁学的一夜之间进步这么快?”
  “嗯,无所谓吧,崽开心就好了。”
  “说得也是。”
  源博雅也拿出了自己的笛子,伴着琴声,吹奏起来。
  晴明笑着看了他一眼,倚靠在栏杆上,享受这美妙的时刻。
  
  一曲终了,晴明为源博雅斟了杯酒,笑着说。
  “对了,你这几天一直带着茨木他们,把大天狗一个人留在结界里真的好么?”
  “大天狗的话,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他最近…好像有点心事。”
  “哦?”晴明好奇起来。
  “他好像在等什么人。”
  “何人?”
  “不知道,我问了他,他没告诉我。”
  “哈哈,或许是对他来说比较重要的人吧。”
  “也许吧,不过,老是让他一个人,会无聊的吧。”
  “说起来,我们家妖狐也总是一个人呢。”
  
  晴明和博雅碰了一杯,彼此相视一笑。
  
  
  妖狐准备回去休息时,发现酒吞童子已经靠着石头睡着了,而他的手中握着一片枫叶。
  
  冬至刚过,夜晚,寮里冷得刺骨。
  
  不愧是大妖,这样的天气说睡着就睡着,小生着实佩服。
  妖狐心想道,顺便裹紧了自己的袄子。
  
  妖狐正在考虑要不要把酒吞童子又过来串门还睡在地上的事告诉晴明,就见一个人影已经将一个毯子盖在了酒吞童子身上。
  
  “红叶姑娘?”
  
  “嘘。”红叶将食指按在唇边,“要帮我保密哦。”
  
  …………
  
  什,什么嘛。
  
  
  妖狐弹琴弹得越发熟练,也越发好听。源博雅见他学习速度这么快又教了他几首。
  
  不过妖狐弹得最多的,还是雨女教他的那首,或者说,大天狗教他的。
  
  妻子因思念丈夫而谱了这个曲,那么你弹起它时,又想到了谁呢?
  
  一个问题突然蹦了出来。
  
  当然是美丽的小姐姐啦,妖狐想当然这样想到。
  
  这天,晴明给寮里所有的妖怪们放了个大假,说大家想去哪里玩都可以。
  博雅说好了要带神乐去小时候他们经常去的庙会。晴明独自一人去了山上,说是修炼去了。山兔呼啦一声拉着莹草跑了老远,跟她说要带她去找孟婆玩。红叶悄悄跟着晴明上了山。雪女和吸血姬被三尾狐拖着去逛街了。
  
  妖狐一人也没事干,就去了神社溜达。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往神社跑。京都这么大,可以玩的地方很多,何况,神社真的不像一个妖怪该去的地方。
  
  然而管他呢,妖狐耸耸肩。
  
  古旧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哪一位神祇。
  妖狐只觉得神像很丑。
  十分的丑。
  
  神社旁边有一处水潭,水很清澈。妖狐想也没想就去洗了个脸。
  
  水没有想象中的凉,居然透着一股暖意。
  难道是温泉么?
  
  既然是温泉那就别浪费了。
  说着妖狐把两只裤腿卷了起来,把腿放了进去。
  
  啊…好舒服啊。
  
  一声长叹,妖狐觉得自己身上每一根毛都放松下来了。
  
  “你在做什么?”
  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妖狐正在放飞的思绪。
  “大……大天狗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妖狐回头,正是大天狗在身后看着他。
  “这里供奉的是我。”
  “哈?”
  妖狐愣了几秒,“哎???那个丑八怪居然是大天狗大人么?”
 
  “…………”
  
  我一定是看到了假的大天狗。
  
  “所以,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大天狗抱着双臂,对妖狐说道。
  “如您所见,我在洗脚啊。”妖狐笑着说。
  “…………”
  
  “这里的水是有用的。”大天狗突然说到,但是妖狐觉得周围气压一下就低了。
  
  “…………”
  
  “给吾用的。”
  
  大天狗慢慢逼近妖狐,妖狐本能的往后躲,不料却被大天狗握住了露在外面的那条腿………
  
  妖狐冷汗直流,他搞不清楚面前这个大妖要干什么。
  
  “大…大天狗大人?太…太近了……”
  
  大天狗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他。
  
  “小生,小生错了,再也不敢了。”
  妖狐要哭了。
  
  “你脏了吾的水,道个歉就算完了?”
  大天狗握住妖狐那只脚狠狠一拽,妖狐顺势落在他的怀里。
  
  “…………”
  
  咚,咚。
  妖狐清楚地听见了大天狗的心跳声。
  看到了那张面无表情却十分英俊的脸。
  
  
  真好看。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那你想怎么样?”
  
  妖狐连敬语都不说了,想他自诩风流,撩得一手好妹。
  然而眼下……
  妖狐才不会承认自己被大天狗撩到了。
  
  “把面具摘了。”
  
  怎么一个两个都要他摘面具?
  这算啥??
  ssr特有的好奇心???
  
  “不行。”
  妖狐拒绝。
  
  然而大天狗手下却微微用了力。
  妖狐感觉到了疼痛。
  
  “这…面具对小生有特殊意义…不可以随便摘下。”妖狐要哭出来了。
  ……
  
  大天狗的力气越来越大。妖狐疼得发出了声,然而却怎么也挣脱不出。
  “是吗?”
  大天狗呼吸喷在妖狐耳侧。
  妖狐忍不住抖了下耳朵。
  
  “别……唔……”

        妖狐的双唇被堵住了。
  
  
  
  
  
  

评论(2)
热度(67)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