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深】Chapter 06》

好温柔的阿尔 QAQ

梦境入侵:

文/伞句


CP:米英


原作:APH


 


===========================


 


 


Chapter  06


 


亚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动了动胳膊,发现浑身酸痛。


该死,昨天又没能睡好。


 


“……阿尔?”


他轻轻唤了句。


没人应答。


 


亚瑟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尔?”


 


他居然会比自己起得早,真是罕见。


亚瑟掀开被子下床,从地板上捡起自己的衬衫和裤子穿上,然后走出房间。


 


刚进到客厅,就看见了阿尔正站在沙发旁背对着自己。


亚瑟松口气地笑了。


“阿尔,我还说你去哪里了……嗯,怎么了,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还没吃早饭吧?等等我马上给你做哦。”


说完就向厨房走去。


 


而对方忽然叫住了自己。


“亚瑟……”


 


亚瑟一愣,站住脚回过了头。


 


他刚才叫自己的声音轻过了头,温柔得让人颤抖。但亚瑟知道,接下来从他口中说出的,不会是与这温柔语调相符的甜蜜情话。


 


阿尔慢慢转过身面对亚瑟,然后笑了。


那笑容亚瑟再熟悉不过。往往他犯了什么错或是做了什么让自己生气的事,就一定会露出那个笑容求自己原谅。


但现在……他做错什么了吗。


 


阿尔看着亚瑟,然后抬起胳膊将手指送到头发里轻轻握成拳,接着把手收回来,手心里便多了一把金色的头发。


“亚瑟……你看。”他笑着说。


 


亚瑟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跟着就看不见了。


 


“嗯……算算时间倒是差不多了呢,不过,今天早上起来时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啊哈哈……”阿尔看着手里的头发,用像在说什么笑话般的语气说道。


亚瑟站在原地,眼前一片花白。他使劲眨着眼,想恢复视线。


 


啊……他知道,他当然知道。医生早就告知过他阿尔化疗完后可能会出现的反应。但……听医生描述和亲眼看到简直就是两回事啊!


 


阿尔走到亚瑟面前,笑着说:“哈哈,不过也没我想得那么严重啦。只要不用力去拔,基本还是不会掉的,所以没关系啦没关系。”


亚瑟低下头死死咬着牙,浑身开始颤抖。


 


阿尔的笑容一下没了,他低头看着面前的人,心里一阵绞痛。


“亚瑟……”


他将对方拉进怀里抱住,然后轻轻蹭着对方的头发,在对方耳边轻轻说:“没事的啦,这是正常现象,会掉头发就说明化疗开始起作用了对不对?我也没有觉得哪里痛或者难受,完全没事的哦。你看,我现在不是好的很嘛,随时可以变身成英雄去拯救地球哦!所以不要担心成这个样子嘛,好不好?”


 


亚瑟把头埋在阿尔胸前,拼命点头。但阿尔还是感觉到胸口渐渐湿润了。


“唉……”阿尔无奈地笑了。


“我又让你哭了……”他加重手里的力道。现在自己只想紧紧抱着他,至于其它事,怎么样都好。


 


两人不知这样相拥了多久,最后阿尔轻轻拍了拍亚瑟的背,说:“亚瑟,我肚子饿啦,帮我做点好吃的吧。”


亚瑟低下头抹掉眼泪,然后笑着抬头看向阿尔,说:“嗯……嗯,我马上去做,你等等哦。”


 


亚瑟慢慢从阿尔怀里脱出来,然后朝厨房走去。阿尔嘿嘿笑着一路跟随。


 


“亚瑟亚瑟,你上次做的那个……唔,炸鱼?很好吃哦!啊还有昨天的肉冻和土豆泥!对了对了,昨天下午茶的三明治和司康饼也很好吃!”


 


亚瑟拿过煎锅,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嗯是吗?这么喜欢啊,那改天再做给你吃吧。”


“嗯嗯!”


“好了我要开始做菜了,你先出去等吧。”


“好!”


 


阿尔附身在亚瑟脸上快速吻了一下,然后哼着歌小跑出了厨房。


 


 


 


厨房里开始传来锅碗碰撞的声音,接着是扭开炉火的声音。


打开橱柜的声音;打开冰箱的声音;鸡蛋壳碰在玻璃碗边缘的声音;搅拌鸡蛋的声音;锅里油烧熟的声音;蛋液滑进锅里,在油表面沸腾起泡的声音……


 


阿尔静静地坐在餐桌旁仔细听着,脸上挂着一副温和的笑容。


他伸出手,捏住额前的发梢,然后往下拉,几缕金色的发丝轻而易举就下来了。


他望着手心里的头发,不知该笑还是该悲,于是最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滑稽又奇怪起来。


 


亚瑟就在这个时候端着一个杯子走了出来。


“来阿尔,先喝杯热牛奶吧。等做好饭大概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你———”


 


阿尔一下愣在座位上。心里惊呼,糟糕!


亚瑟一抬头便撞见手里握着头发的阿尔,表情瞬间变了。他一下皱紧了眉头,感觉下一秒就快哭出来。


 


“啊……啊,啊哈哈哈!亚、亚瑟,听我解释!这个……其实,不是头发!”


愚蠢的谎话。


 


亚瑟定了定神,然后笑着走过来。


“好啦……不用这么担心我,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啦。来,喝吧,小心烫。”


说完转身走进了厨房。


 


阿尔将那缕头发死死拽在手心里,盯着面前不时冒起白气的热牛奶,良久,才伸出手把杯子送到了嘴边。


 


 


 


 


当天晚上,阿尔在半夜忽然醒来。


他慢慢从床上坐起身,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浴室。


 


阿尔摸黑按开灯。在光线喷射下来的一瞬间阿尔一下闭紧了眼睛,等待刚从黑暗环境中出来的眼睛适应,然后慢慢睁开。


 


他打开墙上的玻璃壁柜,从里面拿出电动剃刀,轻轻推开开关。


密集的嗡嗡声一下在浴室里回荡开来。声音虽然小,但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也足够让人觉得吵闹。


阿尔被吓一跳,立马关上,然后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大概等了一两分钟,外面依然静着。阿尔松口气,看来亚瑟没被吵醒。


阿尔锁上浴室的门,然后站到镜子前,重新打开了剃刀。


 


嗡嗡声再次传开来,阿尔紧张地咽了咽喉咙,接着将正在运作的剃刀送到了头上。


剃刀在接触到头皮时便转为了更为低沉紧密的声音。


 


阿尔死死握着剃刀,开始往上推。


一把把好看的金发像枯叶一样落在了水槽里。剃刀经过的地方就像被铲雪车清扫过的道路一样干净。


阿尔咬着牙,将剃刀往旁边移动,又剃出一条光秃秃的头皮来。


 


在剃完两条后,阿尔一下关了剃刀,然后两眼通红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将视线移到头上光秃秃的地方,面部开始抽搐。最后他双手撑在水槽两边,低下头,张开嘴狠狠抽泣了一声。


接着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哭了出来。


 


阿尔把手收回来紧紧压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时高时低的抽泣声在浴室里回荡,显得格外刺耳。


 


他从旁边架子上拿过毛巾,卷了卷后咬在嘴里。他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接着又一次打开了剃刀。


 


他一边安静地咆哮大哭,一边颤抖着双手尽量快地剃掉所有头发。


自己的哭声被毛巾阻挡或吸收,总算是没那么突兀。


 


手抖得停不下来,阿尔一边哭得快闭上眼睛一边拼命将剃刀固定住。


头发不停从自己的头顶掉下来,落在浴缸里或地板上。


 


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的头上总算没了任何金色。


阿尔慢慢取下毛巾,然后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自己。


 


好滑稽。


简直就像一个画上五官的气球。


丑陋得……让人不敢直视。


 


阿尔笑了一声,然后慢慢靠着浴缸滑在了地上坐着。


他双手盖住脸和嘴,身体不停上下抽搐。


巨大的恐惧和孤独感席卷而来,天翻地覆。


阿尔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被掏空了,一阵发冷,快要窒息。自己的灵魂一定已经冻结了。


 


好可怕。他想。


真的……好害怕。


 


 


阿尔就这样在浴室不知哭了多久,最后他慢慢冷静下来,擦掉眼泪后将剃刀和毛巾放回原位,又将浴室里的头发仔细地收拾干净———他绝不能让亚瑟在浴室里发现哪怕一根发丝。


全部结束后他安静地回到了床上。


 


借着窗外的光,阿尔静静地看着面前熟睡的亚瑟,然后轻轻向前靠把对方抱在了胸前。


怀里的人微微动了动,但没有醒。


 


阿尔笑了,他拼命忍住眼泪,抱着亚瑟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很早就醒来,他甚至怀疑自己其实根本没睡。


他醒来后就一直看着面前的亚瑟,直到对方睁开眼睛。


 


亚瑟在睁眼时瞬间愣了,他看着面前头顶光秃秃的阿尔,以为自己在做梦。


 


“惊喜!”


阿尔哈哈地大叫一声。


 


“你……你……阿尔?”


亚瑟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面前的人。


 


“嘿嘿,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超级酷!”阿尔像在展示自己的新发型般左右摇了摇头。


亚瑟只是以一副极度惊讶和恐惧的表情看着对方,说不出话。


 


阿尔继续笑着说:“哈哈你看,头发到处掉打扫起来会很麻烦嘛!我可不希望别人到家里来时以为我们养了一只大狗哈哈哈!”


话还没说完,亚瑟就一下哭了出来。眼泪不停从他好看的绿眸子里滚出,看着吓人。


 


阿尔愣了一下,然后一把将对方紧紧抱在怀里,说:“亚瑟,我没事,真的,完全没事,好吗?我完全不在意啊,不过是头发而已,以后还会长嘛。而且现在这样很特别很帅气对不对!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戴假发,或者是戴帽子!家里有好多帽子不是吗。这样好了,以后我一个星期每天都戴不同的帽子给你看好不好?嘿嘿。”


 


怀里的人只是抽搐着,没说什么。


 


阿尔静静地抱着他,宽大的手掌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拍起来。


 


他知道亚瑟会是这个反应,他当然知道。


但,这是迟早的事。相比之下他更讨厌每次亚瑟看见自己掉头发时的那个表情。既然这样,不如自己就将此终结。没有头发就不会再掉头发,亚瑟也不会再露出那种表情。


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


 


阿尔在亚瑟耳边轻轻地说:“好了好了,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头发掉光是迟早的事,还不如在那之前我自己剃掉。不然到时候就会乱糟糟的很难看嘛。这是正常现象啦,所以别担心,我真的一点也不难过的。亚瑟,嗯?”


亚瑟抱着阿尔,点了点头。


 


阿尔看着亚瑟,知道他会慢慢释怀的。


于是他笑了笑,语气轻快地说:“亚瑟,我肚子饿啦,帮我做点好吃的吧。”


 

评论
热度(75)
  1. 忘莲笙Dream Invasion 转载了此文字
    好温柔的阿尔 QAQ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