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莫道衷情》

  算是之前那篇《莫道情衷》的姊妹篇,从雨哥角度写的。因为没想好名字,所以就把之前的名字拿过来改了一下用了(你可以再懒一点)本文私设有 ooc 有很多个人理解在里面 文笔渣 慎入………

          莫雨的仆人们不太懂自家主子什么要把那个孩子带回谷,虽说恶人谷并不差这一份口粮,但是这样一个奶娃娃在谷中毕竟是个麻烦。
  直到有一天莫菲看到莫雨居然笑着拿着布娃娃逗那个孩子,突然有些明白了。
  莫雨本人其实并不是经常留在谷内。前方战况激烈,与狼牙军的博弈已经到了最终阶段,莫雨代表恶人谷与江湖其它势力协同浩气盟与狼牙军最后决战。
  莫菲很想和蓉蓉、红泥莫杀他们一样陪在莫雨身边,为他鞍前马后。然而莫雨却安排她留在小少林和莫采薇一起照顾那个奶娃娃。莫菲知道,采薇虽然有些不靠谱,但是照顾一个小孩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么做,大抵是少爷真的很在乎那个孩子吧。
  “莫道~莫道~你看这是什么~”莫菲拿着一个小拨浪鼓,摇来摇去。这些小玩意是莫杀前几日从扬州城带回来的,说是少爷吩咐给小公子解闷用的。
  莫道好像也很喜欢,咧着嘴,傻傻的笑。
  这白白嫩嫩的小娃娃真是可爱,莫菲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脸。
  莫道笑得更开心了。
  莫采薇这时候从不远处走来,她手里拿着一串大大的糖葫芦。
  “莫道~想吃么?”
  莫菲却皱起了眉头“采薇,莫道还小,牙齿还没长齐呢,糖葫芦消化不了的。”
  “我只是想给他尝尝啦,你看他舔得多开心。”说着便把糖葫芦伸到莫道嘴边。
  “这东西太甜啦,对小孩子牙齿不好,还是别给他吃了。”
  莫采薇撅起了嘴,但想想莫菲的话也有道理,于是,把糖葫芦塞到自己嘴里了。
  “对了,少爷他们有消息了么?”
  “红泥写信来了,她和薇薇跟莫杀已经按照少爷的吩咐回了马嵬驿和烟首领回合,少爷说他随后就会到。”
  莫菲抱紧了莫道,叹了口气,“老谷主之前走的突然,谷内一直也没安生,真是辛苦少爷了。”
  “可不是么。”莫采薇接到“当年少爷提出要和浩气盟结盟的时候,多少人反对,多少人不服。少爷把那些人通通杀了才让其他人闭得嘴。”
  莫菲不语,搂紧了怀里的莫道,似乎想起了当时血光淋漓的场景。
  “菲菲,我讨厌浩气,讨厌那帮正义人士,我不懂少爷为什么要帮他们。我们恶人要的是自在逍遥,武林如何天下如何,关我们什么事?李唐王室昏庸,做不了这个江山的主人,那就让有能耐的人做去嘛。”
  莫菲年龄虽是几个婢女里最小的,想法却是最为通透的。关于莫雨为何会与浩气结盟,她想了很久,虽不见得和莫雨想法一致,但是她始终相信莫雨有他的考量。
  “也不一定是帮助他们,或许也是帮我们自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唇亡齿寒的道理你应该懂。”
  “……”
  更何况天下太平,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也是那人的心愿。
  天上不时传来秃鹫们不安分的叫声,空气燥热一片。
  
  莫雨醒来时,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人影,也没有声音。
  没有任何东西。
  疑惑间,一个身着白衣的人突然出现,对莫雨说道。
  “莫雨,你的时间到了,跟我走吧。”
  莫雨沉默了一会,无悲无喜道。
  “我死了么?”
  白衣人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莫雨大笑道。“似我这般双手满是鲜血之人,死后定是要下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吧?”
  “这个,判官自有决断。”
  “决断?哼,你们这些神佛可曾睁开眼?世人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如今战乱四起,民不聊生,你们可曾有过一丝怜悯?现在,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裁决别人的一生?你们,凭什么?”莫雨满是不屑。
  莫雨衣袂无风自动,某种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下汇集。
  “大胆莫雨!你想和鬼差动手么?”白衣人厉声道。
  “是又如何?”
  白衣人手掌放出白光,似要教训莫雨,一个黑影陡然出现,拦住了他。
  “小白,这个人还是我来处理吧。”
  白衣人没想到黑衣人会横插一脚,不过,他也乐得省一个麻烦。
  “上头那里,你自己去交代。”
  “那是自然。”
  白衣人离开后,黑衣人对莫雨微笑道。
  “莫雨,我知道你有心愿未了,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莫雨不记得自己死在哪里了,记忆中是一片火红的枫林,大片大片的红,红的刺目。
  他只记得有一个人在那里等他。
  莫雨寻着记忆中的场景向前走去。
  “莫雨哥哥!”
  谁?谁在叫我?
  “莫雨哥哥,莫雨哥哥!我在这儿呢~”
  …………
  “莫雨哥哥来抓我啊~”
  ………
  ……
  “毛毛!你是毛毛么!毛毛你在哪!”莫雨大叫道。
  可惜那个声音并没有回答他。
  
  莫雨急了,他发疯般向前跑去,终于看到了悬崖,和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
  “莫雨哥哥…保重…”
  
  “不要!!!!!!”
  
  撕心裂肺的一幕再次出现,莫雨想也没想就施展大轻功跟着跳了下去,将少年紧紧搂在了怀里。
  “终于抓到你了。”
  
  ………
  
  “没想到,这竟是你的执念。”
  “与你何关。”
  莫雨静立在一旁,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是了,之前一切都是虚幻罢了,都是假的,他从未抓住过毛毛。
  从来没有。
  莫雨握紧了拳,一点一点咽下这苦涩的恨意。
  
  莫雨看到了长大后的穆玄英,那个在战场上威风凌凌,勇猛无畏,浴血杀敌的青年。仿佛已经不能将他和记忆中那个跟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娃娃连在一起了。
  毛毛,多希望能再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毛毛!!!!!”
  
  
  眼看着一根利箭穿过穆玄英的胸口,莫雨从未知道自己还会经历如此痛苦的一幕。前尘往事,交互重叠,他无法忍受再次眼看着毛毛从他面前消失。
  他冲到了穆玄英的身边,突然,那个黑衣人再次出现。他笑着对莫雨说。
  “莫雨,还记得我们的交易么?”
  莫雨收回了手,眼睁睁看着穆玄英倒在血泊中,鲜血一点点濡湿他的蓝衣……
  
  穆玄英做了个梦,梦里面他看到了莫雨。
  莫雨在对他说着什么,一个孩子,一个他们一起救的孩子。只是他没有听清,他想再问一些什么,却被莫雨拥在了怀里。
  “毛毛,帮我照顾好他,好么?”
  
  莫雨回到了小少林,得知他的死讯,恶人谷一时间大乱,却不想本已云游四海的王遗风却突然回来了,稳住了局面。莫雨看到自己师父头发竟白了许多,他仍是站在烈风集的最高处,却孤独地吹了一天一夜的笛子。
  师父,保重。
  莫雨轻声说到。
  王遗风的笛音停顿了一秒,又继续飘荡在整个恶人谷的上空。
  
  当莫雨再看到莫道时候,他正乖乖的睡在莫菲怀里。莫菲哭得近乎昏了过去。莫雨一靠近,莫道突然醒了,仿佛看见了他一般,竟向莫雨伸出了小手。莫雨俯下身,蹭了蹭他的鼻尖。
  莫雨知道自己的几个女仆对自己忠心一片,不想吓到她们,也避免出现意外,就将自己安排告诉了莫杀,由他代为告知处理。
  毛毛,人生漫漫,希望他能陪着你继续走下去。
  
  莫雨很少去浩气盟,谢渊从不欢迎他,也一直在阻止穆玄英和他结交,除了每个星期必要的攻防,莫雨从不想踏入。
  那总是提醒他,他和毛毛已经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灵魂状态的莫雨不受任何拘束,想去哪里,都是一瞬间的事。
  从七星的表情来看,毛毛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死讯。
  黑衣人站在他身侧,笑嘻嘻的说。
  “不进去看看么?”
  “我进,你,不许。”
  “……”
  
  莫雨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毛毛脆弱的样子,嗯,鬼也不行。
  
  毛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倔,为了不让人担心,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像一只孤独的小兽,舔舐自己的伤口。稻香村时,毛毛被小白他们欺负,不敢告诉阮大娘,就独自跑到大侠墓后面偷偷哭。若不是那里是自己和他一起发现的,莫雨相信估计又要多找半天才能找到他。
  小傻瓜。
  
  莫雨轻而易举从墙外穿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是刺鼻的酒味。莫雨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重的酒味。
  恶人谷虽从不忌酒,但是莫雨不是个纵欲之人,酒对他而言,尽兴就够了,从不豪饮。谷中恶人也知道他的习惯,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越界。
  却不想第一个人居然是穆玄英。
  莫雨看到穆玄英侧身倒在桌台上,头枕在一只胳膊上。
  莫雨向穆玄英渐渐靠近。
  
  莫雨看到穆玄英双目紧闭,像是睡了或者晕了过去,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一个布娃娃。
  “……”
  似乎感觉到了莫雨的靠近,穆玄英口中竟然出了声音。
  “莫雨哥哥…别…别走…”
  “……”
  “毛毛…需要你…莫雨哥哥…”
  “……”
  “别…别留下我…”
  “………”
  布娃娃被穆玄英按在了胸口,莫雨也觉得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他的心上。
  他看到有泪水不停地沿着穆玄英的眼角滑落。
  就在莫雨准备现身的时候,耳畔传来了一个孩童的哭泣声。
  是莫道。
  浩气盟的人正在安慰他,可惜似乎没有什么用。
  
  莫雨握紧了拳头。
  
  穆玄英突然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却并未醒来。他口中仍在喃喃莫雨的名字。
  穆玄英抱着布娃娃,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像母体中的婴儿,脆弱,不安。
  
  莫雨忍着痛苦,看着这一切。
  
  没过一会,穆玄英睡着了。
  莫雨听到了他深深的呼吸声。
  睡梦中的穆玄英脸上竟然有了淡淡的微笑。
  
  这深深刺痛了莫雨。
  
  他飞了出去,飘在落雁城的最高处。
  曾经,他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够将穆玄英从这里带走。
  希望自己可以牵着他的手走过余下的人生。
  可惜,他的人生已经结束,而穆玄英的,还要继续走下去。
  
  暮色四合时分,莫雨看到穆玄英终于醒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径直奔向了另一个酒坛,抓起来,仰头便灌。
  作为兄长,莫雨很想狠狠训斥现在的穆玄英,像小时候那样;或者把他搂在怀里,告诉他莫雨哥哥在,别怕,莫雨哥哥不走。
  然而莫雨什么也没做。
  
  他看着穆玄英一坛坛的牛饮,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一阵阵止不住的哭泣。
  
  日落月升,不知道过了多久。
  
  穆玄英站了起来,他扬起头,揉了揉自己的脸,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满是血丝的眼睛里,流露的不再是痛苦跟迷惘。他对布娃娃笑了笑,将它收纳在自己的怀中。拿起丢在一边的佩剑。
  穆玄英终于打开了大门,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迎接他的是浩气众人殷切慰问,穆玄英都一一回答,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莫雨静静看着一切,依旧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做。
  
  黑衣人抱怨他终于出来了,他以为莫雨要一直在里面直到穆玄英死。
  莫雨却是冷冷一笑,说。
  “走吧,我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
  
  从此以后人间少了一个杀人如麻的小疯子,而地府里,多了一个连恶鬼都惧怕的阎罗。
  

  
  END
  
并不存在的后记:
  某日,在一个宁静的小镇,两个少年手拉着手,走在热闹的集市上。
  “毛毛,今天娘和你说的要买的东西你都记住了么?”大一点的少年对小一点的那个说道。
  “记住了记住了,娘说了好几遍~我还用笔写在纸上了呢~”说着就往口袋里面掏。
  “毛毛真聪明!你记住就行了,别掏了,我们赶紧去买吧~回去还要帮爹干活呢。”
  “好好~都听哥哥的~”小一点的少年紧紧抓着自己哥哥的手,笑得直咧嘴。
  
  突然。
  
  “毛毛?怎么了?”
  “唔,没事,哥哥,我觉得有人在看我。”
  “大街上这么多,不一定是看你啦,快走吧,我看到前面有卖肉包子的。”
  “哦~肉包子~毛毛要吃肉包子~哥哥我们快去~”
  
  傻毛毛。

        年长的少年紧紧抓住弟弟的手,告诉自己,永远都不要放开。

  

评论(5)
热度(16)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