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寻归 03》


浩气营地
  在陈月的照顾下,陆凝香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小月姑娘,真是谢谢你了。”陆凝香由衷得说道。
  “不用客气,我应该做的。”陈月不以为意,“说起来,姑娘让毛毛多等几日,是有原因的吧?”
  陆凝香愣了一下,没想到陈月会问得这么直接,她笑道,“小月姑娘真是聪明,确实,让少盟主陪我,是我的私心…”
  陈月不解地看着她。
  “不过我并非有什么恶意,只是希望,少盟主能陪我去一个地方。”
  陈月更加不解了,却也不好多问,嘱咐陆凝香按时吃药以后,就离开了。

  穆玄英这几日也不是完全无事可做,他并非他开始想的那样这可以在长乐坊快活几天。在他将陆凝香的事情写信告之谢渊之后,谢渊立马回信让他干脆留在昆仑,协助月弄痕处理晶矿一事。
  这本是恶人谷与昆仑派之间的恩怨,但是昆仑派无力与恶人谷对抗,只好请求浩气盟的帮助。不曾想昆仑派却突然要中途放弃,月弄痕只好独自一人与恶人谷人周旋。穆玄英的出现正好帮了她不少。
  穆玄英从未像此刻这样渴望长大过,晶矿之事,事无巨细,全部亲力亲为。孙将军看出了他拼命的干劲,笑着对月弄痕说,穆少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月弄痕却看出了他的逞强,但想到穆玄英的倔强劲,也只能摇摇头。
  只有穆玄英自己知道,他为何会这样。

  穆玄英迟迟不离开昆仑,自己就无法复命,远处的极道魔尊看着穆玄英蓝色的身影,一阵心烦。

  那日,他从长乐坊得知,穆玄英要留在昆仑与月弄痕一起帮助昆仑派和恶人谷作对,本想即刻回谷将此事告之莫雨,后来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却不承认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手里拿着那人最喜欢吃的猫婆婆烙饼,不知她伤的如何,然而想到此时两人立场,也只剩无奈的苦笑。
  “你还没忘记她。”
陷入回忆中的他没注意到不知何时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
  身着战衣的天策女将走到他身侧,视线定格在了他手中的烙饼上。
  “生气么?她是我打伤的。”
  “浩气之人,杀了也是活该。”
  天策嗤笑一声,“想去看她么?我帮你。”
  他抬头看了眼天策,又低下了头,不语。天策看出了眼前之人的挣扎,淡淡道“既然当日说的那么潇洒,今日又何必如此畏畏缩缩,想看遍看就是。”
  “说的容易,你当浩气营地是那么好闯的么。”手中的烙饼已经凉了,尽管他已经将烙饼揣在怀里,却依然无法挽留它失去的温度。

  就像人心一样。

  “你会怕这个?”天策讽刺道。
他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谁。
  “算了,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听了这话,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我没收到少谷主的命令。”天策却说“我是奉谷主之命来的。”说着遍将雪魔令拿了出来。
  见对方不解地看着她,天策又说,“谷主已经知道穆玄英在插手昆仑派的事,怕你一人应付不来,命我前来助你。”
  “谷主多心了,穆玄英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他又将视线投向了远处,“我知道少谷主让我看着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你以为谷主不知么?少谷主最近一直忙于自己家事,谷主不希望有人打扰他。”
  “……”
  “穆玄英此刻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你先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天策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多谢。”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陆凝香突然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天策注意到身边的人立刻停下了动作。

  穆玄英正在和七星卫们安排这次晶矿的运输路线,刚结束,就见陆凝香笑着向他走来。
  “听陈月姑娘说,少盟主最近一直在协助摇光坛主处理晶矿的事,真是辛苦了。”
  “这是我身为浩气一员应该做的,并不觉得辛苦,只是陆姑娘请恕在下无法陪你回浩气盟了,谢叔叔来书让我留在这里帮忙,而眼下…”
  “无妨,无妨,少盟主正事要紧,还有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能用到我的地方,少盟主一定不要客气。”
  “若有需要,玄英定当告之姑娘。”
  “好说好说。”陆凝香爽朗的笑了,顺手拍了拍穆玄英的肩膀,她的年龄本就比穆玄英大,此刻更是觉得这位少年让人觉得无比亲切。
  “少盟主如果不嫌弃就叫我凝香吧,姑娘姑娘显得有些生疏,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就叫你毛毛吧?”
  毛毛两个字让穆玄英愣了一下,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陆凝香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道歉,“对不起,我是听小月姑娘叫你毛毛所以就…”
  穆玄英却是摇了摇头,说“无妨,凝香姑娘还是叫我玄英好了,浩气盟的大家都这么叫我。”

  “好,玄英。”

  远处那人静静地看着一切,听着不时传来的阵阵欢笑声,捏紧了手里的烙饼。
  “啧,我说你要是因为穆玄英吃味大可不必,你忘了他可是少谷主看中的人。”
  “你想多了,我才没有吃味。”
天策翻了个白眼,饼都要捏碎了还说没有,这叶公子什么时候学会了顾栖风口是心非那招,想到自家那朵傲娇花,天策简直叫苦不迭。

  “这饼你还吃不吃了?”
  “……”手里的烙饼已经不成形,让人一点胃口都没有,况且,这本就不是他买给自己的。
  “给你吧”他随手丢给一旁的天策。
  “喂!老娘才不会吃你不要的东西!”
  “那就扔了吧。”说完便再也不看天策了。

  几月前,莫蕾和莫雨一直在调查墨家宝藏一事。近日,恶人谷和昆仑派在晶矿问题上出了点问题,本来王遗风将此事交给米丽古丽与陶寒亭处理,但是昆仑凛风堡一直是莫雨在驻守,莫雨决定先回昆仑了解一下情况。
  莫蕾却是去了恶人谷。
  莫雨本是让莫蕾在长乐坊等他,奈何莫蕾不愿意,她说她从未去过恶人谷,想见识下传说中的恶人谷到底有多凶恶,更想看一下他的弟弟是在一个怎样的地方长大。
  莫雨无奈,叫莫杀陪着莫蕾回谷,并吩咐莫杀照顾好莫蕾。莫蕾却是笑着说,姐姐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怕什么。
  莫雨没有说话,静静地看了莫蕾一眼。
  莫杀一路都在给莫蕾介绍恶人谷的情况,从恶人谷的成立,壮大,到与浩气盟之间的恩怨,厮杀;从谷主王遗风入谷的历史,到自己入谷的原因。
  莫蕾都安静地听着。
等到莫杀觉得自己把该说的,能说的都已经说完的时候,莫蕾慢慢道。
  “说说我弟弟吧,我想知道这些年他发生了什么。”
  莫杀一下子有点懵,他想了想自己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思索了片刻,莫杀开始缓缓道来,从他与莫雨在洛阳的初识开始,这个桀骜的少年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为了得知他的兄弟毛毛的下落,百般投自己所好,令自己无法拒绝帮助他寻找毛毛;到被谷主收入门下后入谷的第一天就血洗了自在厅,令当时一众恶人闻风丧胆;再到独自一人闯入八角寨中手刃董龙,几乎将巴陵县的鳄鱼杀光。
  莫蕾还是静静听着,没有说一句话。
  “少爷做这些事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却没出过一丝差错。当时我就想,这少年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
  “他从小就机灵的紧。”莫蕾目光悠远,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仿佛想起了小时候莫雨的样子。
  “嗯,少爷真的很聪慧,不过小姐你也知道,十大恶人的名号在江湖中定是不好听的。少爷手上确实有不少人命,江湖中的人大多觉得他嗜血成性,滥杀无辜,不过在我看来那些多是一些死有余辜的人。”
  莫蕾因为这句话笑出了声。
  “是因为他是你主子么?”
  “小姐,你要知道在恶人谷这种地方没有实力,没人能做谁主子的。谷主当年进谷之时,恶人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只知杀戮的蛮人,最后是他老人家凭实力坐上谷主位置并立下条条谷规,恶人谷才渐渐成了气候。不过对少爷这个主子,我莫杀是打心眼里服的。这么多年来少爷带着大伙数次把浩气和那帮正道人士打的落花流水不说,少谷主一招龙影剑分水多少人听到都吓得哆嗦。少谷主虽恶病缠身偶有失控,但对我们下人却也从未亏待过,更何况在谷主的帮助下,少爷的疯病已经很少发作了。”
  此时的莫蕾和莫杀走在三生路上,外谷的低等恶人们看到莫杀纷纷避让,莫蕾匆匆看了他们一眼。
  “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莫杀又说到,“每个走过这条路的恶人都和过去的自己说了再见,无论曾经的他是何种身份,背负着什么样的包袱。”
  莫蕾想着莫雨走在这条路上时,想到的又是什么。
  “关于他的那个好兄弟毛毛…你知道多少?”
  莫杀挠了挠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除了当日在洛阳我帮助少爷打听过毛毛的事,之后少爷就很少提起他。我只知他原名叫穆玄英,和少爷曾经一起流浪过一段时日,然而眼下却在浩气盟,过得似乎也不错,在江湖上也闯出了点明堂,不过少爷从不和我们说起他的这位兄弟或是说曾经的兄弟。而我们也知道那是少爷的过去,也是他的禁忌,所以没人敢提。”
  听莫杀这么一说,莫蕾更加好奇这位穆玄英了。
  进入内谷,莫杀直接带莫蕾去了小少林。途中有几个好色花和尚垂涎莫蕾美色,欲调戏之。皆被莫杀狠狠吓退回去。
  莫蕾没有莫杀以为的那么弱,和同样美艳动人的母亲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猥琐的男人没见过。更何况,自己还是死过一次的人。
  “宝藏是我们的!然而还有比宝藏更重要的是使命等着我们去完成!那是刻在你的血液里的,你绝对不能忘!”
  莫蕾突然想到母亲,自己临走前母亲的话言犹在耳,莫蕾曾不止一次的问公冶菱复活自己的原因,但都被一句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搪塞掉。
  莫蕾始终不懂到底是怎样的执念让母亲一直抓着,到死也不肯放过。
  这么想着的时候,莫蕾已经到了小少林。

评论
热度(24)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