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寻归 02》

     莫雨站在城门上,看着穆玄英一步一步离开,那抹蓝色的身影渐渐消失。
  
  毛毛,保重。

  “从他到马嵬驿你就一路派人跟踪,直至恶人谷,你是防他还是担心他?”
  “与你无关。”
  “你用那些话激他?想让他恨你?”
  莫雨淡淡道,“毛毛不会恨我,他可不是你。”
  “哼,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别忘了,他在浩气盟,你在恶人谷!纵使你们现在相信彼此又如何?总有一天,你们会刀剑相向!”
  “若真有那天,一战又何妨?”莫雨从不惧怕那天的到来,甚至有些期待。他始终相信,他的永远是他的。不论毛毛站在怎样的位置。
  “烟,我以为你是最清楚。”
  被戳到痛处不灭烟愣了下“哼,我与那人才不是你们这种龌龊关系。”
  “是与不是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
  “盯好他,以防浩气那边会有人接应,至少等他出了昆仑。”
  “知道了。”
  不灭烟再不爽,也只有领命退下。

  不灭烟走后,莫雨拿出了穆玄英的那封信,紧紧贴在胸口,仿佛挽留那上面,渐渐消散的,穆玄英的温度。
  
  毛毛,毛毛…
  
  虽是完成了此行的任务,但穆玄英却觉得心里面少了一块,空荡荡的,来之前,满心的欢喜,全然不见。
  
  莫雨的话,让他觉得浑身刺痛。原来在雨哥心中,自己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只会拖累他的小屁孩……
  
  小时候的雨哥就很严厉,自己做错了事,会被他狠狠地批评,有时候甚至会被揍。那时候的他会哭会求饶,开始雨哥会心疼,后来他越哭,雨哥就揍得越凶,边揍边骂。“哭!哭有什么用?他们欺负你你就知道哭么?你不会打回去?”“别人的事你瞎管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就那样傻不拉几的把钱给一个不认识的人你让我们这几天吃什么?!”“是是是,他可怜!我们不可怜?我不可怜?带着你这个小拖油瓶不会帮忙就会拖后腿!”小时候自己性子也倔,有时候跟莫雨杠上了,还会跟他吵。“不要你管!你走!你是坏人大坏蛋!”“你见死不救!你不是好人!”“我自己去帮小花不用你帮忙!”然而不论他们吵的如何凶,莫雨还是会帮穆玄英,对他的照顾,也从来没有减少一丝一毫。
  
  有一次,莫雨因为血毒发作,狂性大发,尽管他已经尽力躲着,却仍是不小心打伤了穆玄英。穆玄英被吓傻了,看着他一动不动。恢复过来的莫雨看到满是伤痕的穆玄英,难过的想杀了自己。莫雨想尽一切办法弄来了许多的糖葫芦和穆玄英喜欢吃的想安慰他,然而,穆玄英的反应还是呆呆的。就在莫雨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穆玄英却跑过来抱住他哇得一声大哭,边哭边喊“莫雨哥哥,毛毛会乖,毛毛会听话,毛毛不会惹你生气了,莫雨哥哥不痛,莫雨哥哥不痛。”从不哭泣的莫雨,那时却流下了眼泪,他将穆玄英紧紧抱在怀里,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让他离开自己。

  然而事与愿违,他们终究还是分开了。
  
  穆玄英没注意到自己正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恶人谷的腹地。
  
  “哈哈,一只耗子,胆子不小,敢这么大摇大摆得到这来,来来来,你的人头,爷收下了。”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不少恶人。
  
  穆玄英不慌不忙道“诸位,在下路过此地,并非有意打扰,况且现在盟谷真是联盟时期,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其中一个恶人天策却道“联盟是上面的意思,跟我们可没多大关系,看到耗子让我们不打,嘿嘿,这可办不到。”说完便冲了过来。
  
  是了,恶人谷和浩气盟之间的恩怨,岂是一纸盟约就能化解的了的。
  
  穆玄英堪堪躲过,其他几个恶人却一起冲了上来。穆玄英野外没有遇到过这么多对手有些吃力。远处有一个人从他出谷就一直看着他,然而此刻却扔未见出手帮忙。
  
  突然,其中一个纯阳像是发现了什么般说道,
  “这个浩气好像不太一样。”
  “……”
  “对了,像少谷主的…”

说话间穆玄英看到一个浩气女子骑马穿过,那女子递给穆玄英一个眼神,穆玄英立马会意翻身上马,甩开人群。
  远处的人楞楞看着骑马离去的两人。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
  “应该的,少盟主客气了。”
  “姑娘出身七秀坊?都说秀坊女子巾帼不让须眉,此言不虚。”
  “噗,少盟主,你再这样说我就不好意思了。”
  穆玄英也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不知姑娘高姓大名?”
  “陆凝香,开阳坛主门下,见过少盟主。”
  之后二人去了浩气盟东昆仑高地的驻地,穆玄英本不想多做逗留,然,在刚才的打斗中却不慎扭伤了左臂,所以只能暂回驻地休息。
  穆玄英觉得那位救她的七秀女子很眼熟,似乎在哪见过,本打算好好问下,但是又想,兴许只是在攻防上见过一两次吧,便也不再纠结。都是休养,比起驻扎地,穆玄英更喜欢去长乐坊。虽说那里是恶人谷的地盘,但是那里有着各种美食和好玩的东西,穆玄英很喜欢。。
  穆玄英不会说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的茶馆里的女孩子们最爱讨论恶人谷首领们的私事,讨论最多的,自然是俊美无双的少谷主,莫雨。什么少谷主终于从酒池峡出来了,时常出谷,却并不是为了阵营之事。什么少谷主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女人,看起来比他大却不像恶人谷之人。只有穆玄英知道,那是莫雨哥哥的姐姐,莫蕾。
  
  穆玄英觉得自己很滑稽,关于雨哥的事,竟只能从无关人口中得知,为什么?是什么改变了么?
  
  想起了走之前莫雨对自己说的话,自己的允诺,穆玄英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穆玄英按照原路返回,走之前准备和驻地的七星卫打声招呼,却不想又遇见了陆凝香。
  
  “叛徒!以后见你一次杀一次!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一个天策出身的女将军,骑着战马,长枪直指躺在地上的陆凝香,看起来,她似乎已经被重伤。
  “……”
  “别让我再看到你!”

        穆玄英赶紧将她救起送回浩气盟驻地。
        “多谢少盟主。”盟中大夫正在给陆凝香医治,她对一旁的穆玄英说到。
  “陆姑娘不用客气,这是我该做的,加上之前也幸得有姑娘,我们这是扯平了。”
  “少盟主说得是。”陆凝香笑道,看着温润如玉的穆玄英,她有些明白了少谷主为何会对他如此执着。
  “毛毛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我给陆姑娘再看看。”
  “哦,好小月你忙,我先走了,陆姑娘,告辞。”
  “等等少盟主是要回浩气盟么?”
  “是”
  “那不如我们一起同行,如何?”
  穆玄英愣了几秒,随后说道“好啊,大家一起也能有个照应,只是姑娘你的伤?”
  “没关系的,这点伤只要几日便可,少盟主介意再等两天么?”
  穆玄英挠了挠头。
  “我回浩气盟确也无甚要事,只是我已出来数日,只怕谢叔叔要担心了,这样吧,我先飞鸽传书告知谢叔叔一声。”
  “如此便有劳少盟主了。”
  “没事没事,也不是什么大事,陆姑娘客气了。”
  陈月若有所思得看着穆玄英。
  
  夜色中的昆仑格外得美,即使屋外寒风凛冽,也阻挡不了人们想要欣赏美景的心情。
  “毛毛。”
  陈月走到穆玄英身侧,看到他正呆呆得看向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月?你怎么来了,这风大,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
  “呵呵,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至少是个大夫,知道怎么保重自己,你呢?身子明明不好还到这里来吹风,想生病么?”
  陈月的话句句在理,穆玄英不知如何反驳,对她傻傻地笑着。陈月无奈,叹口气,把手里的披风披到穆玄英身上“披着吧,免得风寒。”
  “谢谢你,小月。”穆玄英裹紧了披风“小月你知道么?这里莫雨哥哥曾带我来过。”
  “……”
  “他说这里夜间会有奇相,会有一束绿光从天空闪现,美得不得了,那个时候许愿的话,愿望一定会实现。”
  “……”
  “不过我们在这等了一夜也没看见…”
  “你们一夜都在这里吹风?”
  “也没有啦,莫雨哥哥带了皮麾的”想到当时和莫雨两人紧靠在一起等待的情景,穆玄英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
  
  穆玄英没有告诉陈月的是,莫雨在这里搭了座小帐篷,两人坐在帐篷中,裹着皮麾,围着火光,紧紧靠在一起。
  
  “我只听说北方极寒之地会出现你所说的奇景,却不知这里原来也有,毛毛……”当真莫雨哥哥说什么你都会信么?后面的话,陈月并未说出口,因为穆玄英此时的眼神让她很难过。

“那日我们聊了很久很久,却一直都是我在说,说我们小时候,说我在浩气盟中发生的事,莫雨哥哥一直看着我静静地听着。”穆玄英低下头,继续说道,“是我太任性,我知雨哥一向不喜欢我在他面前说浩气之事却还是自以为是只顾自己说了一堆。”
  “他一定是怪我做事从不为他着想。”
  “毛毛…”
  “雨哥一定觉得我还是个任性的孩子……”
  “……”陈月走上前,轻轻拍了拍穆玄英的肩膀,像姐姐一样安慰着他。
  
  穆玄英的信,莫雨并没有看,然而却一直紧紧贴着心口处。毛毛会说什么,其实并不难猜。毛毛从小就爱管闲事,流浪的时候即使自己已经很艰难,也依然会去帮助人,自己为这事没少揍过他。待在浩气盟这些年那帮所谓正义人士也定是没少给他灌输大道理。
  
  才会让毛毛像从前帮助那些弱小一样企图来救赎我。
  
  然而毛毛,我并不是那些弱者。
  “少谷主。”
  “人还在长乐坊?”
  “是,还在养伤。”
  “他伤的有那么重?”莫雨微皱了眉头。
  “不是他,是另一个女子。”莫雨转过身,看着眼前的极道魔尊。
  “女子?”
  “是,那女子似乎曾救过他,却不小心被谷中弟子打伤,此时正在修养,穆玄英在等她。”
  “和他一起来的昆仑?”
  “不像,似乎只是在昆仑遇到。”
  “下去吧,继续盯着。”
  “是”
  极道魔尊从小少林中走了出来,他不知道为何少谷主会派他盯住穆玄英,也不知道为何穆玄英会遇见她,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定数吧,忍不住苦笑一番。

  去平安客栈休息了片刻,他遍即刻动身去了长乐坊。

评论(5)
热度(35)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