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寻归 01》

        从永王行宫回来已经三天,穆玄英把自己关在房里没踏出房门一步。浩气七星觉得奇怪,穆玄英从小就很听话,从不是那种任性妄为的人,这次从五台山回来却像变了一个人。

  谢渊问了同行的林可人,知道他们遇见了莫雨。

  谢渊叹了一口气,莫雨和玄英的关系早晚会惹出事,哎,自己的爱徒重情重义,可就是太重情重义反而让他对某些事太过执着,放不开,以至于被束缚,吃亏。谢渊走到放门口准备敲门却又放下了手,算了,还是交给他自己处理吧,人早晚是要自己长大的。

       穆玄英这三天来一直在写信,他有好多话想要和莫雨说。然而,永王行宫莫雨的拒绝,让他无法再在他面前张口。所以,他想将自己说得话写下来,等莫雨静下心来的时候拿给他看。

  可是这信穆玄英改了又改,始终也未曾写好。太多话,太多的思绪搅和在一起。

       莫雨哥哥…

       当这封信完成时,已经是第五天了。穆玄英出来以后,谢渊立马把他叫了过去。穆玄英双手抱拳说道“让师傅担心了,玄英知错请求责罚。”谢渊看着憔悴不少的穆玄英,哪里舍得,就让他下去好好休息,并嘱咐他,有什么事可以找大伙一起商量,不要一个人自己憋着。

      穆玄英自责不已,为自己的任性。

       但是只怕自己还要再任性一次了,这封信,穆玄英想要亲自交到莫雨手上。将情况说明后,穆玄英小心翼翼得看着谢渊,果不其然,谢渊的脸色并不好看。“玄英,你知我当日为何阻止你与莫雨结交,诚然你们幼时交好,但是人心是会变得,从他进恶人谷开始,一切都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简单了。”穆玄英低下头,握紧了拳头。“谢叔叔,这些我明白的,可我相信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变得,莫雨哥哥不是一个会以杀戮为乐的人,我相信他,所以我要帮他走出执念,用我的一切帮助他,就像他曾帮助我一样。”穆玄英眼神坚定得看着谢渊,谢渊知道莫雨在穆玄英心目中的地位,盲目阻止他,也许只会适得其反。

       得到谢渊允许的穆玄英快马加鞭赶到恶人谷。

       浩气盟到恶人谷路程漫长,以往和莫雨哥哥在南屏山,或马嵬驿,或昆仑见面时候,莫雨哥哥都会带自己去当地最好吃的包子店。想到往日情景,穆玄英忍不住笑了出来,更坚信自己要帮助莫雨的信念。

       最后一站昆仑,恰好赶上大雪,穆玄英本就身子弱,又急着赶路没带多少御寒的衣物。便在长乐坊多停留了几日。

      穆玄英暂住在长乐坊客栈时偶尔遇到恶人谷弟子前来收租,本以为他们会恶狠狠地向村名伸手要,没想到多数却是被村名追着跑,不经觉得恶人谷的人也挺有趣的。

        待大雪过去,穆玄英准备继续赶路时,却听到

       “哎?你知道么?少谷主这段时间啊,天天泡在醉红院里面!谷里什么事都不管,除了谷主又没人敢说他。”
       “酒池峡的醉红院?我听我在恶人谷的姐妹说那是妓院啊?没听说少谷主喜欢逛妓院啊。”
       “谁知道呢?不过有些事你懂的,尝了之后就忘不掉了。”
       “哦~有道理,不过听说恶人谷里喜欢少谷主的姑娘从小少林能一直排到昆仑呢,少谷主还有必要去妓院么?”
   “哈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

  后面的话,穆玄英不太想听了,其实,从他听到莫雨流连妓院开始,他就听不下去了。

      穆玄英觉得羞耻,可这份羞耻为何而来,他却有些迷茫了。莫雨那个年纪,喜欢美色很正常,恶人谷风气开放,莫雨身边定不会少女子陪伴,只是觉得,莫雨不该是那样纵情声色的人。不该在拒绝自己的关心后还……不对不对,穆玄英摇了摇头,我怎能将自己和莫雨哥哥的关系和女子的作对比,简直荒唐。即使这么告诉自己,穆玄英仍是难掩胸口闷闷的感觉。

  大雪封住了从长乐坊前往西昆仑高地的路,穆玄英前行困难,间或甚至遇到一两个恶人谷弟子,他的一身蓝衣在恶人谷领地十分显眼,好在他们大多在做任务,并未多做纠缠。穆玄英本想与昆仑的浩气弟子打个招呼,但想到此番前来只为私事,便觉得还是加快赶路为好。

  昆仑的美景,比之南屏山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此时的穆玄英已来不及欣赏。

  终于到了恶人谷,以穆玄英的身手躲过恶人谷守卫和雪魔武卫都不是困难的事。穆玄英虽未带过大攻防,但也曾来过此处,想来还是莫雨带他来的。

  想到莫雨,穆玄英加快了步伐。

  从恶人谷内谷绕过,穆玄英轻而易举得用轻功飞到了酒池峡门口,正奇怪为何恶人谷的守卫如此松散时,就看到莫雨身边的一个婢女走了过来。

  “穆少侠,我家少爷此时正忙,恐眼下无法见你。”
  “哎?啊,哦,没事,我可以等他忙完,不急不急的。”
  “那穆少侠恐怕要多等一会了,红泥先告退了。”

       说完婢女便离开了,穆玄英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

       穆玄英瞅着大门心想,毕竟自己是浩气之人,这样堂而皇之地进去…却是有些不妥。哎……穆玄英纠结万分。
  “这是浩气盟的穆少侠么?久闻大名,却不想今日在自家门口看到了真人。”一个美艳的女人款款走了出来,想来是这酒池峡的主人恶人谷十恶之一米丽古丽。
  “只是穆少侠这般不请自来,怕是有些不妥吧”
  “米丽古丽前辈…在下并非有意叨扰,只是…只是想见兄长莫雨…” 穆玄英窘迫的不行,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哈哈哈,兄长?穆少侠,我这里可没有你的兄长,只有我们恶人谷的少谷主小疯子莫雨。”米丽古丽看着穆玄英,似乎并不把他看在眼里。
  “……”穆玄英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反应。
  米丽古丽见穆玄英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心想,这小耗子真是有趣,难怪莫雨那么喜欢逗他。
  “罢了,穆少侠既然远道而来,我们怎么也得招待一下,想来穆少侠是第一次来娼馆吧?”
  乍一听那两个字,穆玄英耳朵根都红了。在浩气盟,谢渊和七星管教甚严,别说青楼,就是酒楼集会,穆玄英都很少去。即使去了,要不是和小月一起,要不和可人或者月弄痕,而她们又皆是女子,又怎么会去秦楼楚馆。
  “来来来,穆少侠,今儿给你介绍下什么叫真正的快活,我们这儿,可比外面那些青楼要有意思的多了”说着就把穆玄英往里面领。

  穆玄英哪里做好这种准备,然而反应过来时候他已经到了房子里面了。
  
  穆玄英首先感受到的是一阵浓烈的脂粉味,之后便看到不少衣着甚少的美艳女子在跳舞。最后是,端坐在高处闭目着的莫雨。

  穆玄英在看到莫雨的一刹那就呆住了,心里咯噔一下,很难受,但是他却不知是为何。他想要走上前,却看到有个女子捧着酒杯,倚靠在莫雨神侧,女子神情妩媚,一颦一笑,皆是有情。此时的莫雨突然睁开双目,那道视线直直射向穆玄英,有很多穆玄英读不懂的东西。

  “莫雨哥,兄长…我”穆玄英不知怎么开口,在他看来这样突兀地到来简直是…无礼极了…
  那位女子也看出少谷主与眼前的人关系匪浅,退到一边。
  兄长?啊,兄长。

  莫雨直勾勾得看着穆玄英。

  “我…”穆玄英看着周围的人,米丽古丽正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有一封信要交给你。”穆玄英从怀拿出信,这封信穆玄英一直贴身带在身上,此刻都带着他的体温。
  “信?”
  “是我对你想说的一些心里话…”穆玄英走向莫雨,舞女们在米丽古丽的示意下都退到一边。
  “……”莫雨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知你那天是被琴声蛊惑才会发狂,所以这些话我想你冷静下来后再对你说,于是我,给你写了这封信…”
  穆玄英将信递给莫雨。
  “哟,原来是送信来的,穆少侠真是有心,不远万里亲自送来,少谷主,不接着么?”

       莫雨的表情有些狰狞,冷冷地瞪了米丽古丽一眼,像是在压抑什么。穆玄英再次走上前,担心道,
  “莫雨哥哥你怎么了?”穆玄英一紧张将二人间最亲密的称呼喊了出来。
  莫雨扭过头,这次没有推开穆玄英,而是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那又如何?那些人我还是杀了。你又怎知我只有发狂时才会杀人,而不仅仅是,我想杀人而已。”莫雨口气冰冷,面无表情。
  穆玄英胸口一窒“因为我相信你!”
  “哦?”莫雨讽刺道“那又为何说出让我离开恶人谷的话?为何让我放下手中的力量?”
  “我……”
  “毛毛,想不到多日不见,浩气盟的虚伪你倒是学了几成。”
  “不是这样的!莫雨哥哥,你在我心中,在毛毛心中,从未变过!只是,雨哥你选择的路是一条死路,看不到未来!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啊!”
  “死路?你凭何而说?”莫雨走近穆玄英,扼住他的颈脖,却并未发力,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毛毛,想让我相信你相信的,先用我相信的,打败我,然而现在的你,远没有资格。”
  穆玄英全身定住,呼吸急促,眼睛渐渐发红。
  “所以,别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你知道的,对我莫雨而言,那些没有意义。”莫雨放开了穆玄英,转身的瞬间眼神中却闪过一丝痛苦。
  “没有意义么……”穆玄英喃喃,“若到了那时,我能够打败莫雨哥哥的时候,莫雨哥哥愿意回头么?”
  “若那时你觉得我还能回头的话。”
  莫雨的伸出手想要轻抚着穆玄英的脸颊,然而最终还是放下了。
  “我等你。”
  “好,莫雨哥哥,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毛毛,这种事可不是靠说出来的。”莫雨自信的笑了,只是那笑容不再有往日的温度。
  “……”
  米丽古丽看了眼莫雨又看了眼穆玄英,笑道“呀,在我这可不用这么严肃,穆少侠,来,我带你去玩好玩的放松下。”米丽古丽睨了莫雨一眼,嘴角沟笑。
  莫雨按住米丽古丽挽住穆玄英的手。
  “把手放开。”
  “少谷主你这是何意?现在不是攻防时期,况且我们与浩气有猛约,我请穆少侠做客,不过分吧?”米丽古丽手臂吃力,心想,这小耗子在莫雨心中地位可真不一般。
  “我不想说第二遍。”
  “穆少侠你觉得呢?”米丽古丽改看着穆玄英。
  穆玄英看着莫雨,脑子一时没能回过神。
  “啊?哦,我,我该回去了,既然信已经送给莫雨哥哥了,我,我也没其它事就不打扰了…米丽古丽前辈好意玄英心领了,只是谢伯伯还在等着我回去,所以,实在抱歉…”穆玄英深深作了个揖。
  米丽古丽捂嘴偷笑。
  “无妨,咱们以后还有机会,少谷主,你说是么?”
  莫雨没有回答。
  “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莫雨看着穆玄英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视线。
  
  “咦?这是浩气盟毛少侠么?长得真俊啊,啧啧。”
  “呸!什么毛少侠,人家姓穆,叫穆玄英,对吧穆少侠?”
  “是…”
  “原来是穆少侠啊,真是抱歉,一直都以为你姓毛呢,哈哈哈,穆少侠不要介意哈。”
  “无妨,无妨…”
  穆玄英刚一出门就被热情的恶人谷姑娘们围了起来。斯文内敛的穆玄英哪见过这架势,被几句话弄得脸红不已。
  “穆少侠别害羞啊,我们又不会吃了你,嘻嘻。”
  “瞧这细皮嫩肉的,我们昆仑天寒风大的,穆少侠可千万别冻坏了身子啊,哈哈哈哈。”
  穆玄英听得脸涨的通红。
  “多谢…几位姐姐……”
  “嘻嘻,她叫你姐姐呢~”
  “姐姐怎么了?好歹我也是个极道魔尊,怎么也担得起一声姐吧?你说是吧,穆少侠?”
  “……”
  “哎~穆少侠你这大衣真好看,在哪买的啊?”
  “……”
  “没想到耗子那边裁缝手艺这么好。”
  “其实,我们这边也不差的,内谷那新招了个裁缝,做的衣服可好看了,下次我们一起去。”
  “……”
  莫雨在屋内恶狠狠得看着米丽古丽。
  “你瞪我也没用,外面那些可都是有战阶的姑娘,我可管不着,怪只怪你家小耗子太招人,哟,现在担心小耗子会被拐跑了?”
  
  莫雨并未理会米丽古丽的挑衅,转身离去。
  
  穆玄英正不知所措时候,天空中飞来一个子母爪,把穆玄英拉到一边,一个大轻功,穆玄英被甩到了恶人谷南门口。
  “多谢烟…烟大侠相助”终于脱困,虽说是被甩过来的但是穆玄英还是感激不尽。
  “我可不是什么大侠,浩气盟的虚礼免了罢。”不灭烟讽刺道“穆少侠,这里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仅此一次。最后,奉劝一句,穆少侠,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烟大侠,此话怎讲?”穆玄英目光灼灼。
  “莫雨的事,你还是少管为妙,你们并不是一路人。”
  “我不同意烟大侠的说法,莫雨是我的兄长,是我的亲人。我们一起流浪,一起长大。难道说要我看着自己的兄弟误入歧途却视而不见么?”穆玄英有些激动。
  “兄弟?”不灭烟不屑道,“你当他是兄弟,他可未必把你当兄弟,何谓歧途?难道你们浩气就是所谓正途?简直自以为是!”
  “并非……我没有让兄长和我去浩气盟。我只是希望 兄长不要陷入力量的执念中。”穆玄英低下头“就算他入了恶人谷,他也是我的兄长,这点,永远不会变。”
  “……”似是被什么触动般不灭烟没有立刻回击。
  “哼,你好自为之。”
  
  恶人谷的酷热天气,终究让穆玄英难以适应,虽入谷不到几个时辰,他却已感觉身体有些不适。
  
  算了,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
  
  穆玄英最后看了一眼恶人谷门前的石碑。
  一入此谷,永不受苦。
  莫雨哥哥,你在这里,真的不用受苦么?

评论(5)
热度(37)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