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 恶鬼 上 》

 恐怖预警,慎入。

 恶鬼雨X夏目体质毛
  
  穆玄英知道自己从小就和旁人不一样,可惜他从来不敢和别人说。因为他知道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反而会把他当成疯子。
  好在穆玄英身边并不是没有其他人,青梅竹马陈月一直陪在他身边。虽然陈月也无法相信那些事,但是她选择站在穆玄英这边。
  穆玄英此时正值高三,他们学校虽然不是寄宿制,但是晚上依旧要晚自习到十点,有时候甚至更晚。
  这天,穆玄英像往常一样抄着黑板上的板书。穆玄英所在的班,是年级里的重点班,大多数人都是冲着重点大学努力的。所以无论什么课大家都特别安静,安静到如果你发出了什么声音,所有人会转过头一起鄙视你。
  然而今天,穆玄英渐渐发觉有些不对劲了。是不是有些安静过头了?
  ……
  ……
  穆玄英猛然发现,声音!连老师板书的声音没有了!同学们抄写声也不见了!窗外也是黑黢黢的一片,没有一点声响!
  就好像整个世界被按了静音键一样!
  
  这时候老师跟同学们突然转过了头,一起直勾勾地看着他。
  …
  …
  
  不要!!!!!!
  
  穆玄英大叫了一声却发觉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一样。
  
  不要!不要!不要!
  
  
  穆玄英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陈月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毛毛你怎么了?”
  “小月?”
  穆玄英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那种喉咙被堵住的感觉还是存在。
  “是我啊,你怎么了?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你都能睡着,真厉害。”
  “我刚刚…”穆玄英还想在说什么,但是想想不过一个噩梦,还是算了。“我去个洗手间。”
  “好的,不过要快点哦,马上要上课了。”
  
  穆玄英去厕所洗了把脸,他的身上全都是冷汗。
  
  我一定是太累了。穆玄英这么安慰自己。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最后一个隔间传来奇怪的声音。
  咚,咚。
  像敲门一样。
  
  穆玄英打了个冷颤。
  最后一个隔间是储物柜,里面除了杂物什么都没有。
  
  然而穆玄英也没有往那边去看,他知道又有东西找上他了。这么多年,他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作死不一定不会死,但是作死就一定会死。所以他像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样离开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有个黑色的影子从最后那个隔间里钻了出来,而那个影子在看到镜子里另一个倒影时,又马上缩了回去。
  
  穆玄英回去后像往常一样的上课,虽然他内心一直很忐忑,害怕那个东西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找上他。
  他时不时看着窗外。
  
  这诡异的动作被老师发现了。
  “穆玄英,上课时间你在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自己成绩好就可以不听了?”
  穆玄英被说得赶紧低下头,觉得分外丢人。
  
  然而直到晚自习结束,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陈月的父亲已经提前来接她回家了,穆玄英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父母双亡的穆玄英,很小的时候就会了自立。穆玄英从前一直是他的父亲生前好友谢渊住在一起。只是谢渊是警察,而且职位很高,工作也忙,很多时候,穆玄英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因为担心自己特殊的体质会给谢渊带来什么麻烦,上了高中以后,穆玄英就从谢渊家搬了出来,房子是谢渊帮他找的,谢渊让穆玄英不用担心房租费的事。穆玄英会趁着暑假打打零散的工,试着赚钱养活自己。
  
  穆玄英住着的小区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治安可以说是整个城市最好的。因为这里面住着很多公安的家属,犯罪分子再嚣张也不敢在这里造次。
  
  此时,小区里只有零星的几盏路灯亮着。夜深了,也没有什么人,穆玄英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风吹动树枝的沙沙声。
  穆玄英突然觉得这条路十分漫长。
  
  直到穆玄英上床睡觉以后,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大概我是真的太累了,我到底有没有听见那个声音呢?穆玄英开始怀疑起来。
  
  不想了,不想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什么事都没有啦。
  
  穆玄英对着父母的照片说了声晚安就熄灯准备睡觉了。
  
  这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穆玄英的床边,他一动不动站在那,就那样静静看着床上的穆玄英。
  
  
  穆玄英一夜睡到亮,什么梦也没有做。这更让他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他太紧张了。
  
  第二天上学,一切照旧。
  课间时候,陈月突然把穆玄英叫到一边,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是知道穆玄英身上发生过一些奇怪的事情的。
  穆玄英笑着跟她说没什么,睡一觉以后就没事了。
  “那就好,周末陪我去逛街吧。”陈月放心了,拍拍穆玄英肩膀说。
  “哎?你不是看不上我的审美么?”
  “是啊,不过我看得上你的力气啊。”
  “………”
  
  
  对高三学生而言,时间可是很珍贵的。学校恨不得一个星期上七天的课。因此穆玄英他们只有星期天一天的休息时间。
  本想在家睡个懒觉的穆玄英,一大早就被陈月给拉出来充当壮丁。
  “小月你真的不考虑找个专门给你拎包的男朋友么?”
  “那多麻烦,我有你就够了啊。”
  “……”
  “再说,毛毛你这么帅带出来多有面子,如果找了一个没有你帅的,那多划不来。”
  “……”
  
  这是重点么???
  
  穆玄英实在无法理解自己青梅竹马的脑回路。
  
  穆玄英和陈月走在热闹的步行街上,来来往往都是人。
  “有点渴了,毛毛你要喝点什么么?”
  “无所谓,都可以。”穆玄英说道。
  “好嘞~”
  说完陈月去奶茶店买饮料了。
  
  穆玄英突然发现前面有个小女孩在哭,在人群中特别显眼。
  他走上前,问道。
  “小妹妹,你怎么了?和家里人走散了了么?”
  小女孩没有回答他,还是捂着脸呜呜的哭。
  “别哭了,乖,告诉哥哥,哥哥带你去找警察叔叔。”
  “呜…我要找妈妈…妈妈不见了…”
  小女孩突然说道。
  “和妈妈在哪里走散的呢?”
  “就在这里啊…妈妈…”
  “这样啊,那哥哥陪你一起等你妈妈好么?”
  小女孩突然不哭了。
  就在穆玄英准备摸摸小女孩的头安慰她的时,小女孩又开口了。
  “不用了大哥哥…妈妈…妈妈已经回来了。”
  “咦?你妈妈么?在哪里啊。”穆玄英向周围看了看。
  “就在…你后面啊。”
  穆玄英转过头,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长头发的女人瞪着眼睛看着他,那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
  女人突然张开嘴向他冲了过去。
  突然,女人在快要靠近他的一瞬间消失了,连带着那个小女孩一起。
  穆玄英吓得腿软,直接瘫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
  
  周围的人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穆玄英,有几个女孩子捂着嘴偷笑,嘴里说着有病什么的。
  穆玄英闭上眼睛,试着调整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拿着饮料站在一边,目睹了一切的陈月看着穆玄英,不禁有些难过。
  
  陈月扶起穆玄英到旁边椅子上休息。
  “你还好吧?”陈月问道,拍了拍穆玄英的后背。
  “没事…”穆玄英说道。但是陈月明显感觉到了穆玄英腿在抖。
  陈月把水递给了穆玄英,穆玄英一口气就喝完了。
  “你刚刚是又看见了什么么?”陈月问道。
  “嗯…”穆玄英点了点头。
  “很可怕?”陈月小声问道。
  穆玄英全身又抖了一下。
  陈月赶忙扶住了他。
  “好好,我不问了,你要害怕就不说了。”
  “小月,你看到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陈月想了下应该怎么说。
  “你突然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然后转过头,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吓得坐在了地上。”
  “果然……”穆玄英抱着自己的头,痛苦得呢喃着。
  
  像个白痴一样……
  
  可是穆玄英,你不是该习惯了么?
  你应该…早就习惯了啊……
  
  之后他们也没有再继续逛街了,陈月看着神情恍惚的穆玄英,赶紧把他送回了家。
  
  毛毛你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哦,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的。
  
  陈月临走前是这么说的。
  
  这是学校里那个么?
  还是另一个?
  为什么老是不放过自己…
  为什么自己要看到这些…
  
  穆玄英蜷缩在沙发上,痛苦非常。
  
  一团黑影渐渐聚集在穆玄英身后,形成了一个人形。他飘到了穆玄英身旁,伸出一只手, 放在了穆玄英的头上,轻轻抚摸着。
  
  穆玄英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这次他做了个梦。
  梦到了古代,说不清是哪个朝代,穆玄英看到自己变成了小孩子,穿的很破烂。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闹市街头。
  全身像是被定住一样,完全动不了。穆玄英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只有那样看着,看着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突然有个人向他跑了过来,穆玄英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是莫名觉得很开心,好像一直等待的就是那个人出现一样,那个人跑到自己身边,拉住了自己的手。突然,像是定身咒被解除般,穆玄英也跟着跑了起来。
  两旁的景色在不断后退,穆玄英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身旁的人也一直看不清面容。
  
  
  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穆玄英还沉浸在那个梦里,脑袋昏沉沉的。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
  
  穆玄英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自己居然睡了那么久。
  
  “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穆玄英准备去开门,猛的,他想到了下午的经历……
  穆玄英忍不住打了个战栗,他哆哆嗦嗦向门口走去,从猫眼往外看…
  
  没有人…
  
  猫眼显示门口位置并没有人…
  
  “叮咚…”
  “叮咚…”
  “叮咚…”
  
  门铃却一直在响。
  
  
  穆玄英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门铃声停了。
  
  穆玄英立刻躲进房间里给谢渊打电话。
  
  “玄英么?怎么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 谢…谢叔叔…”穆玄英忍住哭腔。“您…您,我……”
  “发生什么事了么?怎么吞吞吐吐的?好好说,不要怕。”
  “谢叔叔…我…又看到奇怪的东西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而后传来谢渊沉稳的声音。
  “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来。”
  
  谢渊住得离这里不远,开车的话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
  
  穆玄英紧紧攥着手机,他也不想把谢叔叔牵扯进来,只是他太害怕了…
  
  真的太害怕了……
  
  
  过了一会。
  “叮咚”门铃声又响了。
  是谢叔叔到了么?穆玄英这么想到,赶紧去开门。
  穆玄英从猫眼处看了一下,果然是谢渊。
  
  穆玄英大喜。
  
  “谢叔叔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把你叫过来…”
  穆玄英知道谢渊工作一向很忙,这样冒昧把长辈叫到家里来真的很不应该。所以谢渊一进门穆玄英就赶紧道歉。
  然而谢渊没有说话。
  
  “谢叔叔?”穆玄英又问道。
  谢渊还是没说话,只是向着客厅走去。
  
  穆玄英脑袋像是被敲了一下。
  谢叔叔该不会,也碰到那个东西了吧?
  
  天哪!
  
  就在这个时候穆玄英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玄英,前面出了交通事故,路被堵住了,你先等我一会。我手机要没有电了,你如果还是害怕的话就打电话给影。”
  
  短信是谢渊发过来的。
  
  穆玄英手机“啪”一声掉在了地上…短信里说谢叔叔现在堵在半路上,那么进来的这个是………
  
  “谢渊”这时候突然转过了头。
  只转了头。
  身体没有动,而脑袋360°转了过来,直直盯着穆玄英。
  
  
  “啊!!!!!!!”
  
  
  谢渊在车子上等得很焦躁,手机在他发完短信的瞬间,彻底没电了,更倒霉的是车子上也没有usb线。
  谢渊只好在车里自己干等。
  
  等到谢渊赶到穆玄英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要12点了。
  他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
  警察的本能告诉他情况不太对,谢渊直接一脚踹开了防盗门。
  
  客厅里没有穆玄英。
  谢渊冲到卧室里,看到穆玄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睡着了么?
  为什么会这么熟?我踢门都没有醒么?
  
  谢渊试着叫了穆玄英。
  “玄英?玄英你怎么样?”
  
  穆玄英又做梦了。
  他梦到一个山崖,他跳了下去,身后有个人一直叫着他的名字。
  
  “毛毛!”
  “毛毛!!”
  ……
  …
  
  
  下坠的感觉是那样真实,以至于穆玄英以为自己真的会摔得粉身碎骨。
  
  然而他醒过来了。
  
  穆玄英睁开双眼,看到谢渊正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担忧得看着自己。
  “啊啊啊!走开,快走开!!!”穆玄英推开谢渊,大叫着。
  “玄英是我啊!谢叔叔,你怎么了?”
  是谢叔叔的声音,表情也很正常。
  穆玄英上前摸了摸谢渊的身体,有温度,软的。
  
  “谢叔叔!”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穆玄英实在忍不住了。
  谢渊安慰着穆玄英,稳定他的情绪。
  看来眼前是真的谢叔叔了,穆玄英慢慢平复下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谢渊皱着眉头问道。
  
  穆玄英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告诉了谢渊。
  谢渊久久不语,而后说道。
  “玄英别害怕,我在客厅,今天晚上我陪你。”
  穆玄英拼命点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没事的,别怕。”谢渊连声安慰。
  穆玄英终于抬起了头,这时候他看到谢渊的身后聚集着的黑影。
  “谢叔叔你的背后!!!”穆玄英指着谢渊身后,吼道。
  谢渊转过头,然而他什么也没看见。穆玄英再仔细一看时,黑影也已经不见了。
  
  “………”
  “………”
  “玄英…”
  
  
  谢渊最后好不容易把穆玄英哄睡着,关上房门,走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穆玄英的精神状况看起来似乎越来越差了。谢渊心中一直有些愧对自己这位挚友之子。当年一次任务时,穆玄英的父亲穆天磊为了救自己不幸殉职。穆玄英的母亲生下穆玄英之后不久又生病故去。谢渊工作也很忙,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穆玄英。对于穆玄英一直以来的出现幻觉的问题,谢渊也很苦恼。几次想带穆玄英去看心理医生,然而穆玄英都非常的抗拒。看自己的眼神,很复杂,就像自己已经不被信任一样。
  好在穆玄英幻觉次数越来越少了,谢渊以为一切都应该渐渐好起来。
  可惜没想到。
  
  谢渊一根根抽着烟,烟缸里的香烟头越积越多,最后,谢渊也不记得自己抽了多少。
  
  第二天。
  穆玄英一早起来,就看到客厅里的谢渊。
  只见谢渊斜靠着沙发上深锁着眉头,旁边是堆积如山的香烟头。
  
  …………
  
  谢渊此时却突然醒了,他揉了揉脸,看到穆玄英,直接说。
  “玄英今天别去上课了,好好休息,一会我安排天璇影来照顾你。”
  “谢叔叔…”
  “不用担心,老师那里我会去说。”
  “好…”
  “只是玄英,最好还是去一下医生那吧,听话啊。”谢渊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
  听到医生两个字,穆玄英眼神透露出一丝悲伤。
  
  谢渊离开后,只剩了穆玄英一个人。他倒在沙发上,直直看着天花板。他想了好多,却好像什么也没想明白。
  
  不知不觉间竟然又睡了过去。
  
  穆玄英又做梦了。
  
  这次的梦境是一片海。
  一望无际的海。
  梦中的他,没有再穿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只是站在海边。
  周围很安静,只有海浪拍打在海岸的声音。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光点…
  光点渐渐变成一个人的轮廓
  越来越近…
  
  穆玄英不自觉的向那束光走去…
  
  近了,更近了……
  
  
  
  “穆玄英!!!”
  
  穆玄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人。
  
  头好疼…
  
     那是谁的声音…
  到底从哪来的…
  穆玄英捂着脑袋,痛苦非常…
  
  这时候手机响了。
  穆玄英拿起来看,居然是陈月。
  
  “小月?”
  “毛毛你还好么?今天没有来上课啊。”
  “嗯,身体不太好,请假了。”
  陈月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又说道。
  “昨天又发生了什么么?”
  “嗯,不过我没事,谢叔叔一直陪着我。”穆玄英应道。
  “毛毛…”
  “小月你别担心啦。”
  “……”
  “毛毛你在家等我哦,我放学去找你。”
  “不用来看我啦,我真的没事。”穆玄英笑着说。
  “不是啦…总之你在家等我哈!我放学就来!”
  “好的好的,我等你。”
  穆玄英挂了电话,摇了摇头。
  陈月的关心让他忍不住心头一暖,暂时忘记了脑袋中的那个声音。
  
  害怕在梦里又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穆玄英镇定精神,决定不去睡觉。
  他拿了几本书,泡了杯热水,躺在沙发上,决定看书。
  
  书里面的内容,穆玄英都一字一句的看进去了。但不知为什么,穆玄英总觉得有双眼睛,在一直盯着自己。
  
  是那种东西吗?
  
  “你还在吧。”
  穆玄英深吸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一直跟着我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可以,我们谈谈好么?”
  
  穆玄英受够了,与其没有尽头的害怕下去,躲藏下去,不如正视他们的存在。
  
  穆玄英仔细得看着周围,没有发生一点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仍是没发生什么。
  穆玄英把书盖在脸上。
  
  算了。
  也许根本不是同一个吧。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穆玄英内心很绝望。
  
  这时候,穆玄英感觉有什么人向自己靠近了。
  穆玄英不敢动。
  书被拿开了。
  
  穆玄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抱住了自己。
  
  穆玄英呆呆得看着前方,还是没有动。
  那东西越抱越紧,穆玄英感觉到自己在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东西的怀抱里。
  
  很恐怖……也很诡异……
  
  
       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无法相信吧……

       穆玄英静静等待着,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你……”穆玄英尝试着开口询问。

       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伤害自己的意思,穆玄英试着跟它说些什么。

       “我能帮你什么么?”

       没有回应。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呢?”

       还是没有回应。

      “虽然我不确定一直以来跟在我身边的人是不是你,可不可以请你的朋友们不要再吓我了?我真的很害怕,也不想被别人当成神经病一样……”

       身上的力量消失了。

      穆玄英向周围看了看,没有看到对方。

      

      离开了么?

      

       中午的时候,陈月就急匆匆赶过来了,跟穆玄英说了一堆怪力乱神的东西,穆玄英没怎么听明白。
  
   “小月你别激动,慢慢说。”
  “毛毛,我找到一位学长,他们家有亲戚认识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我们去找他看看吧! ”

         “………”

  “毛毛你不想搞清楚一切么?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些奇怪的事。”

  “当然想啊,可是…有用么?”

  “试试吧!你也不想谢叔叔逼你去看心理医生把?。”

         “………”还真给陈月说中了。

  陈月告诉穆玄英,那位她跟那位学长约好这个周末一起去,因为他们要找的人住的比较远,所以他们可能要坐长途汽车。

  穆玄英本来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陈月,然而当他想要说出口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喉咙,他无法说出一个字。

   ……

  一直到周末,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穆玄英怀疑是不是那天的话奏效了。

   
  那位学长已经从J中毕业了,现在在读大三。穆玄英也不知道陈月是从哪里认识的这位学长,只是对方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整洁干净,面相也很和善,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
  
  他们坐上长途汽车,一路上,陈月都在和学长说话。开始时,穆玄英还尝试加入他们话题中,后来穆玄英发觉自己根本插不上嘴,于是决定闭上眼睛休息。
  
  一路颠簸,穆玄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最后来到了一座小县城。
  这位学长复姓长孙,名字什么,穆玄英没记住。

     
  
  
  

 
评论(4)
热度(43)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