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花意未央 (番外)》

*之前那篇《花意未央》是以仙儿的角度写得,然后就想着用摧摧的角度再写一篇,所以有了这个番外~
*之前剧情有些记不清了,衔接上可能有些生硬,见谅。
*文中除了摧仙,还有我暗搓搓加上的五越23333
*有原创角色,与摧仙二人无cp关系。
*因为喜欢万罗,所以私心给他加了戏份,嘿嘿~
*全文瞎矫情,瞎煽情,可能有些虐,人物ooc慎入。
*一如既往,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兰摧玉折没想过他能活下来。
  
  虚尘的那一剑,穿透了他的心脉。
  
  
  然而他还是醒了过来。
  
  周遭的一切,是他陌生又熟悉的万花谷。
  
  ………
  
  “你醒了。”
  
  兰摧玉折寻声望去,只见虚尘子端坐在不远处。
  
  “什么意思?”
  
  这个牛鼻子老道要杀了他,现在又救了他?
  
  “别看了,你是我救的。”
  
  兰摧玉折看到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那人一身墨衣,是高阶万花弟子的装束,只是那气势,甚是逼人,甚至,不像是人能有的。
  
  兰摧玉折本能警觉起来。
  
  “为什么要救我?”
  
  “我救人和杀人一样,从不需要理由。”
  
  “………”
  
  “既然他已经醒了,贫道也该告辞了。”虚尘子起身。
  
  “我帮了道长你那么大的忙,道长这就要走了么?”
  
  虚尘子突然咬紧牙,似乎很不甘心的样子。兰摧玉折没想到,这只冷若冰霜的老羊脸上居然会有这么生动的表情。
  
  “你要如何?”
  
  “这个么……”
  
  “你怎么还不走?”
  
  “………”
  
  “是,在下告辞。”
  
  虽然兰摧玉折搞不清楚眼前的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但是别人的事他也懒得过问。
  
  “对了,我只是暂时稳住了你的元神,之后的事要靠你自己。”
  
  “我知道了,多谢。”
  
  兰摧玉折最后意味深长看了虚尘子一眼。
  
  “怎么你喜欢这样的?”
  
  兰摧玉折走后,那名万花弟子突然上前搂住住虚尘子,十分亲密。
  
  “休要胡言!你到底要如何?”
  
  “我要如何,道长不是一直都很清楚么?这次可是道长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
  
  “………”
  
  “若不是只有你能救他…我又何必…唔…”
  
  突然被人咬住白皙的颈子,虚尘子气息一颤。
  
  “那也只能怪道长你不是么?我很好奇,人是你伤的,却也是你要救的。”
  
  “他并未伤人,也就,不该死…”
  
  “不过一只成了形的小小花妖而已。”
  
  “在您眼中,他自然是不起眼的妖怪,可是…”
  
  “可是什么?”
  “………”
  虚尘子突然不说话了。
  “哦,是为了你那徒弟吧?”
  
  “希望令徒能明白道长你的一片苦心啊。”
  “………”
  
  “不过道长,你这样做,就不怕他日后重蹈你的覆辙么?”
  
  虚尘子身形一顿,而后,像是认命般阖上了双眸。
  
  
  仙儿,你看,这就是妖。
  
  
  
  回到故土,本应该很高兴,然而兰摧玉折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却嘲笑般摇了摇头。
  
  “师父?”
  
  兰摧玉折抬头,看到了自己的许久未见面的徒弟。
  
  “好久不见。”
  
  
  万罗是兰摧玉折的徒弟,在兰摧玉折去纯阳之前。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至少暂时是。”
  “我之前也这么认为,不过…算了,其他人还好么?”
  “都好啊,还是老样子。”
  “嗯,那就好。”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没什么。”兰摧玉折没有多说。
  “嗯…还挺好看的,凝香一定会喜欢。”
  
  
  兰摧玉折笑了。
  
  
  “哎,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你信里提到的那个仙儿呢?”
  
  那两个字,如一记重锤,砸在兰摧玉折心口,鲜血淋漓。
  
  兰摧玉折扬了扬嘴角,说。
  “只有我一个人。”
  
  万罗点点头,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万罗告诉兰摧玉折,自己走后凝香去了长七秀坊学艺,阿越入了藏剑山庄,都已学成归来。
  
  “他俩现在可厉害了,你不一定打得过他们。”万罗说。
  
  兰摧玉折看到不远处,一群人在仙迹岩旁的绿地上嬉戏。
  
  那抹明黄跟粉色的身影尤其明显。
  
  “他们都在那呢,我去跟他们说。”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嬉闹的众人,并没有发现兰摧玉折的靠近。
  
  秀秀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旁的藏剑挥舞着重剑。
  
  “凝香你够美了,快和我切磋一把。”
  “不要,衣服会弄脏的好么。”
  “不用这么讲究吧……”
  “你找别人去。”
  “只有你一个治疗啊,我想练练怎么打治疗,嘿嘿。”
  
  兰摧玉折刚好听见这句话,他大轻功上前,对阿越君笑着说:“我和你打。”
  
  众人皆是一惊。
  
  阿越更是吓得重剑都掉在了地上。
  凝香也停了下来,愣愣看着兰摧玉折。
  万罗倒是微笑着站在一边。
  
  “你啥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说一声。”阿越拍了拍兰摧玉折肩膀。
  “应该是有一阵了吧,我也没想到会回来。”兰摧玉折难得实话实说。
  “啥?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阿越君一脸懵逼。
  
  兰摧玉折没再解释什么,直接下了切磋的邀请。
  阿越也爽快答应,两人很快沉浸在棋逢对手的喜悦中。
  
  凝香还是愣愣看着兰摧玉折,万罗上前戳了她一下。
  “怎么了?还没回过神?我看到他突然回来也是大吃一惊。”
  “嗯…”凝香点了点头,目光一直看着前方。
  
  
  呆在纯阳那些年,习惯了终年飘雪的纯阳宫,兰摧玉折居然有点记不起四季如春的万花谷了。
  兰摧玉折站在瀑布下,静静吹着笛子。
  
  脑袋里不时回放着旧时情景。
  
  纵然已留不住,却也难放下。
  
  胸口隐隐作痛,伤口不知何时才能愈合。
  
  
  凝香不知道兰摧玉折也会吹奏这么悲伤的曲子。
  她静静走到兰摧玉折身后。
  
  凝香不自觉也闭上了眼睛,思绪跟着笛声飞翔着,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曲终。
  
  “有事么?”
  兰摧玉折收起笛子,问道。
  凝香摇了摇头,淡淡说。
  “来看看你,这些年,还好么?”
  “挺好的。”
  “我以为,你不会一个人回来。”
  
  兰摧玉折笑了笑。
  
  他这些年,经常给万罗他们写信,信中多次提到了某个人。他们觉得兰摧玉折回来时,一定会带着那人一起。
  
  “只有我一个人。”
  凝香看着兰摧玉折波澜不惊的眼眸,想要读出些什么,只是那里面实在是太平静。
  
  “忘不掉他么?”
  
  这下轮到兰摧玉折愣住了,没想到凝香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
  兰摧玉折大方点了点头。
  
  “是。”
  
  是啊,忘不掉,也舍不得。
  
  凝香深吸了口气。
  “没关系,我们时间很长。”
  
  兰摧玉折又笑了。
  
  
  落尘知道兰摧玉折回来以后,也是万分激动。迫不及待和他分享他在江湖中的所见所闻。
  
  记忆中仿佛也有那么一个人跟他说过那些熟悉的地方。
  
  只是那些,跟自己已经无关了吧。
  
  落尘不知道兰摧玉折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
  
  “你这次回来,变得奇奇怪怪的。”
  落尘如是说。
  “哪里奇怪了?”
  “哪里都奇怪。”
  “………”
  “你以前没这么忧郁的,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怎么一个两个嗅觉都这么敏锐。
  
  兰摧玉折叹口气,缓缓说。
  “真没什么事。”
  
  落尘当然还是不信的,不过兰摧玉折也没继续解释什么了。
  
  万花谷和纯阳宫一向交好,这几日,谷中又来了几个纯阳弟子,说是奉掌门之命,前来拜会孙思邈老前辈。
  
  兰摧玉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那些熟悉的道袍难以离开视线。
  
  比某人穿得好看。
  
  
  如果自己当他面这么说,估计那人又是要炸毛吧。
  
  想到那个画面,兰摧玉折不禁笑了出来。
  没想到笑声惊动了那个纯阳道士。
  
  “谁?”
  
  糟糕,居然被发现了。
  
  兰摧玉折暗自懊恼,实在失策。
  
  “道长莫方,在下并非歹人。”兰摧玉折只好现身。
  
  纯阳道士打量了兰摧玉折一番。
  
  “原来是万花师兄,失敬失敬。”
  “道长有礼了。”
  “不知在下方才是否失礼,惹得师兄发笑?”
  “不不不,见到道长,在下想到一位故人,不由自主,还望见谅。”
  “哦?如此,师兄故人必定是位有趣之人了。”
  “是…很有趣。”
  
  于是两人聊了起来,兰摧玉折从道长口中知晓,这次纯阳宫是奉掌教李忘生之命,请万花弟子前去参加纯阳祭典。
  
      纯阳么?
  
  道长见兰摧玉折突然不说话了,好奇问道。
  “师兄?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兰摧玉折摇了摇头。
  
  “道长,不知在下可否向你打听一个人。”兰摧玉折说。
  
  “师兄请说。”
  
  “不知贵派李仙仙道长现在怎么样了?”
  
  “李师兄么?”那道长略一思索后又说,“李师兄几月前就已经下山了。”
  
  “那他是,一个人走的么?”
  
  “具体不知,师兄当日下山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最后是他自己和师尊请辞的。”
  
  兰摧玉折长叹一声,目光幽幽看向远方。
  
  “我知道了多谢道长。”
  
  “师兄客气了。”
  
  
  天大地大,或许是真的,见不到了吧。
  
  
  兰摧玉折突然想大笑,内心却一片空凉。
  
  兰摧玉折回到落星湖畔,湖水中映照着自己那一头雪白的银丝,突然想到虚尘子当时刺入自己心脏时那人的表情。
  
  兰摧玉折闭上了眼睛,捂住胸口。
  
  兰摧玉折坐回凉亭中,打坐休养,这时候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喂,小妖,我之前只是压住了你的元神,若你想恢复自己的元气,就去纯阳宫采一束雪雾桑格。”
  
  “记住了,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命是你自己的,若你自己不珍惜,谁也救不了你。”
  
  “……”
  
  兰摧玉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自己的性命么?
  
  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觉得生命这种东西,自己有什么好挂念忧心的。
  
  然而一个人的出现,却让自己感受到了它的温度。
  
  “你生病了?”
  
  万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兰摧玉折转过身,只见自己的爱徒正一脸担心看着自己。
  
  “说来话长。”
  
  “和你这一头白发有关系么?”万罗又问道。
  
  “嗯。”兰摧玉折点点头。
  
  “那你就听那人的话,去一趟纯阳吧。”
  
  “……”
  
  “我们陪你一起去,正好,我也想去长安看一看。”
  
  “你们?”
  
  “嗯,我和凝香阿越他们,陪你一起。”
  
  
  兰摧玉折心中顿升一股暖意。
  
  “好。”
  
  
  
  阿越明显比其他人都要兴奋的多,万罗说他绝对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阿越本人却只是打着哈哈,说没有没有的。
  凝香和兰摧玉折都是不信的。
  
  四人都会神行千里之术,但是凝香要求所有人必须要徒步走过去。
  
  阿越不开心了。
  
  不过这些等他到了长安就不存在了。
  
  从到长安开始,阿越就神秘兮兮的,兰摧玉折一眼就看出来这只胖叽很有问题。
  
  在兰摧玉折撺掇下,凝香和万罗决定悄悄跟着阿越,一探究竟。
  
  果然,阿越一大早就去了茶馆门口。
  
  三人躲在一棵树后面,兰摧玉折又变出了一些枝叶挡住了他们的身影。
  
  “阿越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凝香说。
  “不知道哎,没听他说过。”万罗说。
  “看看吧。”兰摧玉折说。
  
  没一会,就见一个玄衣铁甲的苍云向阿越走过去。
  
  兰摧玉折,万罗和凝香三人面面相觑。
  “这是谁?”
  “不认识啊。”
  “阿越没说过么?”
  “没有。”
  “再看看吧。”
  
  兰摧玉折看到阿越脸上的表情,在那个苍云出现的瞬间就变得生动明亮了起来。
  
  “这个苍云…有点帅哎。”凝香突然说。
  “确实帅,师父你看, 他们切磋了。”
  “那不是切磋。”兰摧玉折突然说。
  
  “不是切磋是啥啊?”凝香和万罗异口同声问道。
  
  兰摧玉折也不答。

  阿越和苍云的切磋不相伯仲,着实精彩,万罗和凝香沉迷其中不知不觉看得入迷,以至于兰摧玉折何时离开的他们也没注意。
  
  兰摧玉折独自一人去茶馆要了杯水。
  
  茶馆人不多,也有一部分被阿越他们的切磋吸引过去了。
  
  “老板!给我一杯水!要凉的哦!”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兰摧玉折定在原地。
  
  那人和兰摧玉折背对背的方向坐着。
  
  
  “好嘞~客官您稍等~”
  
  兰摧玉折悄悄回过头,对方看起来风尘仆仆。
  
  但是脸上神采飞扬,看得出来,很开心。
  
  “仙某人,谷主这次让你去纯阳干森么啊,跑的辣么急,我的马都要累死了。”
  
  “去取一个东西,我跟你嗦,格桑花只有在一定期限内摘下来药效才是最好的,当然要快一点,你不懂。”
  
  “这么厉害的?”
  
  “当然啦!”
  
  和那人说话的是一个天策,看起来是他现在的同伴。
  
  兰摧玉折转过身,饮尽了杯中茶。
  
  
  “师父师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水?我们该走啦。”
  “阿越呢?他舍得走么?”
  万罗笑着说。
  “他好像还有一会,我们要等他么?”
  

  兰摧玉折想了一下,不自觉又瞅了眼那人的方向。
  
  “不,我们上路吧。”
  
  
  “那我们,不等阿越了么?”
  
  “凝香你留下来陪阿越吧,我和万罗先走。”
  “可以是可以,只是…”
  
  凝香看了万罗一眼。
  
  
  如今的长安城已经不是记忆中繁花似锦的模样了。
  兰摧玉折和万罗骑着马,漫步在天都镇。
  
  万罗看着兰摧玉折神情落寞的样子,本能觉得发生了什么。
  
  
  “师父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骑着马从两人之间冲了过去。
  
  兰摧玉折看着那个熟悉万分的白色道袍。
  
  “………”
  
  万罗看着兰摧玉折表情更奇怪了。
  
  “师父你认识那个人么?”
  
  兰摧玉折回过神。
  
  “不认识啊,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那你刚刚是什么表情?”
  
  “我什么表情了?”
  
  “就……好像被什么人抛弃了一样。”
  
  “……你有病吧。”
  
  “嘿嘿,能骂人就好,那我们走吧。”
  
  “我跟你讲没有的事,别乱想。”
  
  “好好好,没有没有,我们赶路吧。”
  
  天色渐晚,两人决定在天都镇休息一晚。
  
  当然也是为了等阿越和凝香。
  
  第二天阿越就带着那个叫伍贰的苍云一起过来了。
  
  伍贰是个挺英俊的青年,话不是很多,只是对着阿越的时候,比较愿意多说。
  
  阿越说伍贰愿意和他们一起去纯阳。
  
  一路上,阿越一直在强调伍贰特别厉害,滔滔不绝说着他的事迹功勋。凝香和万罗听得很投入,而兰摧玉折兴致缺缺。
  
  某次,伍贰正在指导凝香和万罗,难得阿越没和他一起。
  
  阿越说要买个礼物送给他伍贰,于是拉着兰摧玉折陪他一起逛集市。
  
  
  兰摧玉折突然发现阿越的性格和那人很像。
  阿越见对方看着自己又不说话,感觉怪怪的。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啊?”
  “你在看什么呢?”阿越又问道。
  “看,你这只大胖鸡啊。”
  “喂!!!”阿越怒了。
  兰摧哈哈哈大笑。
  “兰摧你说我送什么比较合适啊?给点意见呗。”
  “不知道,我没送过。”
  “他好像什么都不缺哎,我到底送什么比较好呢。”阿越挠了挠头,很惆怅。
  “把你自己送给他吧。”
  兰摧玉折突然来了一句。
  “啊???”
  “我随便说说,你自己看咯。”
  
  “把我自己送给他?是要给他送一只鸡吃么?他喜欢吃鸡么?”
  兰摧玉折随口一句话,没想到阿越居然听了进去,自己还在嘴里琢磨。
  
  “…………”
  
  “你………”
  “嗯?我怎么了?”
  “他知道你是一只鸡么?”
  “什么意思…”
  “别装傻。”
  阿越低下了头,踢了踢路边的小石子。
  “没有,没事干嘛说这个啊。”
  “我只是提醒下你,这种事早点让他知道,比晚点要好,别…”
  
  像我一样。
  
  后面几个字兰摧玉折没说出口,他深吸了口气。
  
  “哦。我会找机会跟他说得。现在我们还是去找礼物吧。”
  
  兰摧玉折看着丝毫没有被打击到的阿越,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有点瞎操心了。
  揉了揉阿越的脑袋,说。
  “好啊。”
  
  
  等到两人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万罗和凝香十分吃惊地看着他们。
  “你们这是干啥去了啊?”
  “给——”兰摧玉折刚要说给伍贰买礼物,就被阿越捂住了嘴巴。
  “我饿了,就去买了点吃的,嘿嘿。”
  “点吃的??你们这是恨不得把整个集市卖吃的搬回来吧。”凝香吐槽。
  “没办法啊,长安城好吃的太多了,你说是不是啊兰摧。”
  “是,挑不过来了。”
  
  伍贰君一直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阿越,阿越似乎不太好意思对上他的目光,不由瞥向了一边。
  
  万罗看到阿越不仅买了吃的,还买了其它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正要向他要一些,就被兰摧玉折拦住了。
  
  凝香顿时就明白了。
  
  “哎,真是同人不同命,怎么就没有人特意买东西送给我呢。”
  “哈哈哈,凝香你想要什么呀,来选选,我买了很多。”
  “别别别,这又不是专门买给我的,我可不敢要。”凝香看了伍贰一眼。
  伍贰看着阿越温柔一笑,阿越一下子红了脸。
  
  “哎呦,我们小阿越脸红了呢。”凝香说着上前忍不住揉了揉阿越圆圆的脸。
  
  时间不多了,众人决定不再耽搁马上启程。
  
  好在穿过长安城,就是闻名天下的纯阳宫了。
  
  
  兰摧玉折没想过自己会再次来到纯阳。
  
  这里完全不属于他,这皑皑的白雪也好,这肃穆的宫殿也好。
  
  “这格桑花究竟在何处,纯阳宫这么大,我们要去哪里找?”
  
  “在空雾峰。”伍贰突然说。
  
  众人皆是一惊。
  
  “你怎么知道的啊?”阿越问道。
  
  伍贰淡淡一笑。
  “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啊!”阿越立马回答说。
  
  “那我们就去空雾峰吧,你们……知道怎么走么?”
  
  众人又把目光看向兰摧玉折。
  
  这里最熟悉纯阳的就是他了。
  
  
  兰摧玉折知道空雾峰么?他当然知道。
  
  兰摧玉折不止一次去过那,和某个人一起。
  
  虽然纯阳宫师兄弟提醒过他很多次山上神策军,很危险,但是那人从来没听进去过。
  
  没人陪他,他就拉着自己。
  
  他说他知道那里有一处温泉,倭寇们经常霸占,他很生气,这是他们纯阳宫的地盘,凭什么让那些番邦人占着。
  
  兰摧玉折记得他气鼓鼓的样子。
  
  也记得他被热水蒸腾的绯红色脸颊。
  
  
  ………
  ……
  …
  
  “师父?”
  
  万罗看自己师父半天不说话,问道。
  
  兰摧玉折这才回过神。
  
  “我们走吧。”
  
  “就…这么去么?天要黑了,我们能在天黑前到那么?”
  “我们明早再上山吧,今晚就先在纯阳宫休息一下吧。”
  “好啊好啊,我正想好好看看这纯阳宫呢。”
  “可是我们要在哪里住呢,你们在纯阳……有认识的人呢?”
  
  众人又不由自主看向了兰摧玉折。
  
  “看我干什么?这里认识我的人都恨透我了。”
  
  “……”
  “……”
  “……”
  “……”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纯阳弟子突然出现。
  
  “你是…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少年,奇怪道。
  “你是?”
  
  “我是夆尧。”
  兰摧玉折看着对方,脑中想不出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信息。
  
  “你可能对我的名字不熟悉,我就是当日……跟踪你上山的人。”
  
  兰摧玉折陡然睁大了双眸,往日种种排山倒海而来,不禁皱紧了眉。
  
  夆尧看到了兰摧玉折的表情,有些不好
意思的说。
  “当日师兄弟们确实都误会了你,我很抱歉,代他们说声对不起。”
  
  “………”
  
  “都过去了。”兰摧玉折说。
  
  “如此这般,那是最好不过了。”夆尧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又说道。“看起来师父已经治好了你的伤,你的身体好些了么?”
  
  兰摧玉折仍是皱着眉。
  
  “无碍,有劳关心。”
  
  夆尧见对方似乎不太愿意搭理自己,也就不再多说其它了。
  “听说你们在找地方住,不如跟我来吧。”
  
  兰摧玉折本不想理他,但想到此行并不是自己一个人,也就跟上去了。
  
  其他几个人不知道兰摧玉折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们一定不是好事。
  
  
  “这里在你和李师兄离开之后我就一直有打扫,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暂时住在这里吧。”
  
  “………”兰摧玉折还是没有说话。
  
  “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我就在这附近,你们早些休息吧。”
  
  “有劳了。”伍贰说到。
  
  “不错不错,终于有地方休息了,只是这床这么小…我们这么多人怎么睡啊。”
  
  “凝香睡床上,我们几个打地铺吧。”
  “啊?这么冷的地方打地铺啊…不如我们挤一挤吧。”
  “我们这这么多人,再挤也不够啊……”
  
  “你们睡吧,我出去。”
  
  说罢兰摧玉折便出门了。
  
  
  让他在这个满是他和那人记忆的屋子里睡…他可睡不着。
  
  天色渐沉,本就肃穆的纯阳宫变得更加安静。
  
  兰摧玉折漫无目的走着,穿过天街,路过老君宫,不知不觉就来到了——
  
  那座花园。
  
  
  摧摧你好厉害!还会种花!
  ………
  你们万花谷的人对花草都很有研究么?
  闲着无聊罢了。
  哦。那我教你剑法啊,不要钱的哦。
  没兴趣。
  我亲自教你哦。
  没兴趣。
  哎你这个人怎么肥四!怎么这么无情的!
  我给你做了个东西。
  什么啊?
  
  ……
  …
  
  
  哇!兰摧玉折你好幼稚啊!还给我做秋千,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不是么?
  不是!
  那你玩不玩?
  不玩!
  真的?
  真的!
  好,那我就把它拆了。
  哎别别别!好不容易做好的,拆它干嘛。
  你不是不玩么?
  我玩,我玩行了吧。不过你要陪我一起玩哦。
  ……
  …
  
  好。
  
  兰摧玉折还记得自己说好时,那人绽开的笑容。
  
  旧时,旧景,却已无旧人。
  
  兰摧玉折不知道,这么久过去了,自己居然能把当日的情形记得这么清楚。
  
  
  他走向小木屋,却看到了若隐若现的灯火。
  
  
  难道是……
  
  
  兰摧玉折不可置信。
  
  脚下仿佛重了千斤,然而本能却驱使他向前走去。
  
  忽然一阵大风,木屋的门被吹开了。
  
  兰摧玉折看到那人趴在案桌上,紧闭着双眸。
  
  ……
  …
  
  千言万语都堵塞在喉间,他像一个突然闯入别人领地的陌生人,不知所措站在原地。
  
  
  “哇,这风真的大。”一个声音传来,兰摧玉折闻声用法术隐住了身形。
  
  “冰心你找到生火的东西了么?仙某人在桌子上睡着了。”
  
  “你先把他搬到床上去啊,我再去看看,院子里有不少花花草草,看看能不能用。”
  
  “好,那我先把他抱进去了。哇啊,仙某人怎么这么沉啊,你能不能过来帮个忙?”
  
  “我手很脏啊,要不你把他叫醒吧。”
  
  “他睡这么熟,不好吧…算了我抬过去。”
  
  “随便你吧。”
  
  
  两人在屋内你一言,我一语,语气中满是熟络。
  
  
  兰摧玉折转过身,正要离去,就听见屋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睡着了吗?哇,天都黑了,你们为什么不叫我!”
  “你睡那么熟,我们不好意思叫你啊。”
  “哦,好吧。那你们忙吧,我出去看一下。”
  “天都黑了你要去哪啊?”
  “这你就别管啦,放心好啦,这里我比你熟得多。”
  
  兰摧玉折闻言立刻躲了起来,以至于忘了自己已经隐住了身形。
  
  
  兰摧玉折看到那人径直走向了那个秋千。
  
  “你还在啊,哈哈。”
  
  那人自言自语道。
  
  “没想到这里还在,这些花,还活着,夆尧那家伙居然一直有照看这里。”
  
  “这里一点没变。”那人坐在了秋千上,摸了摸。
  “你也是。”
  
  那人突然没了声音,周围很安静,只有年久失修的秋千吱嘎吱嘎声。
  
  兰摧玉折静静看着那人。
  
  “真是讨厌,怎么突然有沙子,吹到眼睛了。”
  “哎哟,夆尧到底有没有好好打扫,到处都是灰。”
  
  纯阳宫长年冰雪覆盖,是怎样也看不到扬起的尘沙的。
  
  兰摧玉折听到那人隐隐的啜泣声。
  
  ………
  
  
  “好烦,我回去了。”
  
  “没意思,都没有人。”
  
  “再也不想来了。”
  
  “反正……”
  
  
  也没有你。
  
  最后几个字,那人没说出口,但是兰摧玉折却读出了那几个字。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一步步走向了那人……
  
  
  “我是做梦了么?”
  
  那人抬起头,看着他,愣愣地说。
  
  兰摧玉折也微笑着看着他,正要开口,却听那人又说道。
  
  “这也算见到了吧。”
  
  那人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啪嗒,化为一根针,刺入兰摧玉折心底。
  
  
  
  兰摧玉折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休息了。
  
  伍贰和阿越打了地铺,万罗在床边搭了个椅子,凝香睡在里面。
  
  
  一夜无眠,兰摧玉折闭上眼睛,都是那人流泪的样子,月光落在他惨白的脸上,满是悲伤的影子。
  
 
  第二日,他们早早就上了山。
  
  伍贰君大致和大家说了下格桑花的样子,众人连连点头,道,伍贰你知道的真多。
  
  伍贰只是笑笑,目光一直看着阿越。
  
  
  兰摧玉折并不确定这里有没有自己要找得东西,甚至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兰摧玉折和众人商量过,不想惹上山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所以,在伍贰君带领下,他们沿着峭壁,小轻功直接飞上了山顶。
  
  然而,一切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顺利。
  
  兰摧玉折看到有另一队人马和山顶上的神策军打了起来,一个和尚和一个天策,而那个天策,看起来有些熟悉。
  
  “怎么办,我们要去帮忙打么?”
  “不用了吧,我们的目的只是来取格桑花的。”
  “可是……他们只有两个人哎。”
  
  伍贰君这时候已经冲了上去,他转身对身后的兰摧玉折说。
  
  “我去拖住他们,你们赶紧去取花。”

    
  阿越随后就跟着伍贰君一起上前。
  
  万罗看了兰摧玉折一眼,兰摧玉折点了点头。
  
  
  兰摧玉折在山崖处,看到了那朵正在盛放的紫色格桑花。
  
  正要伸手摘下,就见一个白衣红衫的纯阳飞到他的面前,先他一步,握住了花茎。
  
  
  ……
  
  ……
  
  兰摧玉折从那人的眼神里看到了震惊,欣喜,甚至兴奋,随后又被一种让他难过的讽刺代替。
  
  那人甩甩脑袋。
  
  “真是的,大白天做什么傻梦呢。”
  
  说罢遍摘下花,没有再看兰摧玉折一眼。
  
  兰摧玉折所有的话语,都哽在了喉咙。
  
  
  “小周!冰心!花已经拿到了,我们走吧!咦?这些人是?”
  
  “不知道,突然过来帮忙的朋友。”
  
  凝香看到兰摧玉折傻站在原定,而那个纯阳,手里却拿着格桑花。
  
  “不行,把花留下!”
  
  “你们是谁?”纯阳立刻警惕起来。
  
  
  “仙某人小心!!”和尚突然大叫起来。
  然而当和尚看清了那个来阻止纯阳的七秀是谁时,去突然停住了手。
  
  “凝香……”
  
  只见七秀对着纯阳就是一招剑破虚空,被纯阳凭虚御风化解。纯阳又借此一招五方行径,然而此时,兰摧玉折一个南风,将凝香稳稳定住。
  
  
  凝香以为兰摧玉折是在救自己,却听兰摧玉折说。
  
  “给他吧。”
  
  “不可以!这可是你用来——”
  
  “我说了,给他!”
  
  兰摧玉折大叫道。
  
  此时,打斗的人也停了手。
  
  
  李仙这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梦。
  
  他傻傻地看着兰摧玉折,不可置信说。
  
  “你是……兰摧玉折么?”
  
  
  兰摧玉折。
  
  这是他第一次叫对自己的名字,然而也是最后一次了了吧。
  
  兰摧玉折却转过身,摇摇头,说。
  
  “不是。”
  
  “那你是谁!”
  
  兰摧玉折没有回答,只是纵身,从悬崖处跳了下去。
  
  
  李仙冲到悬崖旁,已没有刚才那人的身影,一切仿佛真的只是个梦而已。
  
  
  李仙捏紧了手中的花,就像什么东西捏紧了他的心一样。
  
  众人见状也无纠缠意义,便也转身离去了,只是七秀在听到和尚的那声凝香后,停顿了脚步。
  
  然而只是停顿了而已,她并未真正停下,和尚也并没有真正上前。
  
  

  回去时,众人皆沉默,阿越本是好奇,却在沉默中,自觉闭了嘴,他看了看伍贰,伍贰也是摇摇头。
  
  
  “兰摧,刚才那个,就是你想忘记的人吧。”到是凝香先开了口。
  
  兰摧玉折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真的是他。”
  “他是谁?”
  “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我只想告诉你,你的命,不止你一个人在乎。甚至说,有人比你更在乎。”
  
  兰摧玉折猛然抬起头,看着凝香。
  
  万罗看了看这两个自己最亲近的人,突然觉得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他们有了各自的世界,而自己,却只能看着。
  
  气氛一下凝重起来,没有人愿意说话。
  
  “这是我的决定,还有,多谢你们。”
  兰摧玉折语气十分诚恳。
  
  阿越走过去拍了拍兰摧玉折的肩膀,万罗还是和从前一样站在他的身旁,只有凝香,不再看着兰摧玉折。
  
  
  “你们先回去吧,我很烦,想回一趟秀坊。”
  
  “我送你吧。”万罗主动说。
  “不用了。”凝香随口拒绝了。
  
  这时候阿越突然说。
  “我和凝香一起吧,正好我要回一趟藏剑山庄,七秀和藏剑又那么近,方便。”
  “嗯,我和阿越陪凝香一起。”伍贰也说。
  
  “你们…”
  
  “怎么了?不愿意么?我和伍贰两个帅哥给你做护花使者,开不开心?”
  “呸!”凝香没好气。
  
  兰摧玉折投向阿越感激一眼。
  
  
  纯阳之行结束了。
  
  兰摧玉折本以为自己能够找回些什么,可结果是一无所获。
  
  当那人问他花带回来了么的时候,兰摧玉折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一个字。
  
  
  “想不到,你还挺深情的。”那人讽刺道。
  “与你无关。”兰摧玉折语气冰冷。
  
  “确实与我无关,你的命我从来就没兴趣救,不过既然是他的请求,我就是万般不情愿也拒绝不了。”
  
  兰摧玉折看着他,勾起嘴角。
  “你也不过如此。”
  
  在情面前,纵使你法术再强大又能如何。
  
  当你想拥有的已不再属于你时,你就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说,还要痛苦。
  
  “用不着讽刺我,至少我还能见到他,而你呢?你能如何?”
  
  “………”
  
  
  兰摧玉折知道自己伤害了李仙,用他的自以为是。他想过要道歉,可是却不知那人是否会接受。那日的李仙,兰摧玉折每每想到都会心痛。只是,他已经有了自己新的生活,而自己,无非是回到之前的状态罢了。
  
  又能如何呢?
  
  人生一世,如此短暂,就算痛,又能多久?
  
  他早晚会习惯的。
  
  
  “你真的残忍,对自己,对别人都是。”
  
  “你想了那么多,有没有想过他的想法,接不接受,决定权是他,不是你。”
  
  知道对方大概是读取了自己的心思,兰摧玉折却没有心情生气。
  
  
  “我这里有一种蛊,可以救你,但是代价是,必须要你喜欢的人,心口上的一滴血。”
  
  “这是交易么?”
  
  “是,虽然是为了他,但是我也不能白白救你。”
  
  “你要血干什么?”兰摧玉折不解。
  
  “这与你无关,你只要取来就是,这个蛊可以暂时救你,但是若你做不到我要你做的事,它会让你痛不欲生,甚至要你死。”那人的表情突然狠厉起来,兰摧玉折终于想起,面前之人是比妖怪还要可怕的魔物。
  
  “如果我拒绝呢?”
  
  “你拒绝不了,因为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
  
  “师父…”
  “兰摧!”
  “………”
  
  兰摧玉折看了看一旁的万罗,阿越和凝香。
  
  
  “好,我答应你。”
  
  
  兰摧玉折再次离开了万花谷,离开了他昔日的朋友。
  
  他要去哪里,无人知晓。
  
  
  

         虚尘子看着兰摧玉折远去的背影,莫名心头一紧。
  
  最了解自己的,果然是他啊。
  
  
  “怎么样道长?这件事我完成的漂不漂亮?”
  “……多谢你了。”
  “好说,道长,你知道,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的。”
  说罢,那人的身子紧紧贴着虚尘子,将他搂在自己怀里。
  
  
  黑影渐渐将两人吞没。
  
  
  
  
  END
 

 
评论(8)
热度(23)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