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非原创,来自一位lof太太,因为太太已经删了原文,所以我找到当时问授权的截图。😂 题目有小改动。
脑抽产物,没逻辑,瞎煽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ooc慎入
虐慎入

谎言10题

1、我爱你所有的样子。

“穆玄英,看到了么?这才是真正的我,不想死的话,就快滚。”血,从莫雨的双眼中渗出,宛如修罗,莫雨站立在血泊中。

穆玄英看着四处散落的残肢,颤抖却坚定的说。

“不,永远不。”

他走向莫雨,从身后拥住他。

“莫雨哥哥,我在。”

莫雨陡然睁开了双眸,他推开穆玄英,看到了那双眼睛。

清澈,倔强,就像他的人一样。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无论何时,雨哥,我和你一起。”

因为我爱你,所有的你。

2、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东西是我偷得!跟我弟弟没关系!你们要揍就揍我!”莫雨将幼小的穆玄英紧紧地护在身后。

“好小子,算你有种!哥几个上!打死这个小兔崽子!”

然而这几个家仆并没有放过穆玄英,即使莫雨挡住了大多,仍是不停地有拳头落在他的身上。

莫雨抓着一个人的手狠狠咬了上去,像是咬住的他喉咙一样。

“啊!!!!!!”

那人硬生生被莫雨咬下了一个手指。

“毛毛快跑!!!!”莫雨把穆玄英推到一边,自己独自一人承受毒打。

“妈的!这个小兔崽子敢咬我!我今天非要把他打死不可!”

“打死他!”

“偷东西还咬人!有娘生没娘养的贱货!死去吧!”

……

……

穆玄英不敢跑远,他在不远处找到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呜…呜…”穆玄英不敢哭出声,他把拳头塞在口中,眼泪声声如雨下。

莫雨哥哥,莫雨哥哥…

3、我喜欢你,很久了。

中秋佳节,浩气盟内张灯结彩,上到谢渊,下到普通的浩气侠士,都在欢度节日。

“怎么到现在没看到玄英?以往他这个时候不是最活跃的么?”谢渊瞅了瞅周围,笑道。

“玄英和陈月姑娘几天前就出发去扬州了。”影缓缓道。

“扬州?几时走的?”

“盟主您忘记了么?去年是您亲自批准的啊。”林可人说道。

“去年?去年什么时候?”

“去年中秋啊。”

…………

这小子。

“毛毛,你慢点啊,我都要跟不上你了……”

“小月不行,我们要快一点,好不容易能出来,可不能迟到啊。”

陈月无语望天。

“我们都提前三天出发了…”

然而前方的蓝衣少年根本听不见她的吐槽。

喧闹的扬州街市,欢腾的人群,有一人,凌风而立。

穆玄英远远就看到了他。

“莫雨哥哥!”

4、即使所有人都害怕你,我也不会。

知道真相的莫雨,久久立在原地。

原来这么久,一直是在自欺欺人。

杀死自己亲人的人,居然是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莫雨大笑道,笑声震碎了周围的活物 。

韩非池站在远处,停下琴声,说,“莫公子,还要继续么?”

莫雨浑身杀意弥漫,徒手上前,恨不得将韩非池狠狠撕裂。

然而韩非池也不是等闲之辈,立刻召唤出自己的分身影子,释放出大量的伤害。

“雨哥!!!”

不远处的蓝衣少年终于追了上来,莫雨全身已经被黑影笼罩着,然而少年浑然不觉。

“玄英回来!你想害死自己么!”剑圣传人林可人紧紧握着手中的剑,试图将穆玄英拉到身后。

“不,不,可人姐姐,让我过去,我要过去。”穆玄英声音哽咽。

“你冷静一点!你帮不了他!”

穆玄英摇摇头,发疯状态的莫雨是什么样,他很小就知道了,但是他从来不害怕,小时候不会,现在更不会。

永远不会。

5、我将永远好好保护你。

我会保护你这句话,莫雨从来没有说过。

他只会用行动去证明。

所以小小的穆玄英,也只是傻傻跟在莫雨身后。

当已经成年的穆玄英站在莫雨面前的时候,他希望自己能够像曾经的莫雨一样。

6、虽然我没有那么多钱,可我有一颗真诚的对你的心。

来到浩气盟的穆玄英,每年生辰,都会收到各式各样的礼物。有少女们芳心暗许,所赠相思之物,也有长辈们为表鼓励所赠期许之物。然而,只有穆玄英的青梅竹马陈月知道,在穆玄英心中,所有礼物都比不上一个破布娃娃。

7、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背叛你,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兄弟)啊。

背叛这样的戏码,莫雨从来不陌生,同门相杀,手足相残。

他早已司空见惯。

在还未入恶人谷的时候,他就知晓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值得信任。

除了那抹蓝衣。

然而,当林可人带着浩气大军,包围住小少林时,莫雨知道,原来那一个人,也不在了。

“他在哪。”

“与你无关,你的对手,是我。”

8、你真的要走了么?好的,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没人知道,莫雨曾经是想把穆玄英丢弃掉的。

在那个战乱四起,烽火连天的年代,莫雨自己是还是个孩子,尚且自顾不暇,更何况带着一个比他还要幼小的穆玄英。

“毛毛,你在这等我,我去找一艘船。”莫雨带穆玄英到江边说。

“好,我在这里等你哦。”穆玄英抱紧了手里的布娃娃,重重点了点头。

莫雨觉得心口很难受,他摸了摸穆玄英的头顶,将怀里仅剩的几个冷馒头塞给他。

“毛毛,乖,我走了。”

莫雨最后看了穆玄英一眼,头也不回的往前冲。

天色将晚,莫雨躲进一个山洞里,啃着做了一天苦力才得到的一张早已干掉的烙饼。

少了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莫雨想自己终于可以把这张饼完整的吃完了。

然而,也许是饼太干了,莫雨吃着吃着被噎住了喉咙,呛得眼泪直流。

竟再也止不住了。

莫雨双膝跪地,拳头狠狠砸进土里。

他讨厌现在的自己。

讨厌那个无法保护穆玄英的自己。

讨厌那个无法保护他弟弟的自己。

他只能像一只孤独的野兽,痛苦地发出阵阵嘶吼。

“你知道么?江边上飘着一个小男孩的尸体,啧啧啧,才五六岁的样子,真的惨。”

“我到觉得,淹死也比饿死好,不然活下去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

“哎你这就不对了…”

淹死?五六岁的小男孩?江边?

莫雨听到这些立刻冲了出去。

不会的,不会是毛毛。

莫雨反复这么念叨着。

等到他到达江边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周围一片安静。

莫雨拉住一个正要收网的渔夫,问他有关江上飘着小男孩的事情。

渔夫告诉他,小男孩的尸体没有人领,扔在岸边,现在可能被什么野兽叼走了。

莫雨不敢相信,愣在原地,痛苦地抱着头。

渔夫不知道面前的少年怎么了,刚要问他,就看到少年突然跳到水里,大吼着毛毛,毛毛两个字。

猜测这位少年可能认识那个男孩,渔夫深深叹了口气。

莫雨潜到水底,就算看不清,他也要摸到毛毛的尸体。

渔夫被少年的执着感动了,他将船停靠在一旁,在岸边生了火。

莫雨折腾了几个时辰都没能找到他想要的,渔夫将这位快要虚脱的少年从水里捞起来,抬到火堆旁,递给他一条刚刚烤熟的鱼。

莫雨抬头看着他。

“吃吧小兄弟,你弟弟你是找不到了。”

莫雨不说话,只是盯着火堆。

渔夫又扔了几条鱼给莫雨,摇摇头,就离开了。

周围很安静,除了火苗的噼啪声。

呜…呜…

有人在哭。

莫雨听见了哭声。

他立马站了起来,拿着火把,往哭泣声方向望去。

“谁??”莫雨大吼道。

哭泣声还在断断续续。

莫雨冲上了旁边的土坡。

觉察出,哭声是从土坡的另一侧传来的。

那里也有一个山洞。

莫雨看到了穆玄英,那个瘦小的,正在哭泣的孩子。

“毛毛,别哭了,莫雨哥哥来了。”

名叫毛毛的少年立马止住了哭声,他抬起涕泗横流的小脸,扑闪着眼睛看着莫雨。

“对不起毛毛,我来晚了。”

“莫雨哥哥!!天黑了,毛毛怕…呜…呜…”

莫雨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发誓自己再也不要放开他的手了。

9、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莫雨从未想过自己会和穆玄英分开,即使是当日穆玄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他也相信自己早晚会将穆玄英带回。

直到林可人将穆玄英的尸体送给他的时候。

“都是因为你,莫雨。”

莫雨看着那个尸体,面无表情。

“他全心全意信任着你,可你呢?”

莫雨抱起穆玄英的尸体,不说一句。

他唯一想说话的人已经不在了,永远,不在了。

10、你是不是忘了,这是谎言10题。

穆玄英躺在莫雨怀里,手里翻着一本叫《剑侠情缘》同人志的书。

“雨哥,我们在这里面的结局好惨啊,不是你死了就是我死了,要不就是我们一起死了。”

莫雨正在用手机回复邮件,听到穆玄英的话,说。

“假的而已。”

“我知道啊,可是很有意思呢。嘿嘿,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我去看看。”

说着就要起身。

莫雨陡然环住穆玄英的腰身,顺势把他压倒身下,说。

“假的有什么好看的,我来告诉你真实的结局。”

说罢,便是狂风骤雨般的吻。

穆玄英笑着,双臂不由自主环着莫雨的颈脖,那本书,被扔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26)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