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花意未央》

*很早的一个脑洞,因为最近工作原因一直拖到现在没写完,从开始的脑洞到最后的成文已经修改了无数次。😂😂😂
*有虐慎入,狗血预警,怎么说呢,摧仙本身就自带狗血体质了,自认为我的脑洞不如现实十分之一啊。😂
*圈地自萌,误上升真人。
*kiki妹子你终于可以改名了哈23333333  
  
  李仙仙来到纯阳已经第三个年头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父母送来时的情景。
  白雪覆盖,庄重肃穆的三清殿,第一眼,就让自己心向往之。
  母亲告诉他,纯阳宫里都是有本事的人,他在里面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师弟,出招啊,发什么呆呢?”
  “哦,师兄,我知道了,对不起啦,我在想,师父昨天教我的招式……”
  “还没记下来么?”
  
  李仙仙点点头,不敢看自己的师兄。
  
  “嗯…那你先自己练习练习吧,等熟练了,再来跟我过招吧。”
  “嗯嗯!多谢师兄!”
  “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或者师姐。”
  “好的师兄,我记住啦!”
  
  不用练习了,嘿嘿,李仙仙立刻如脱缰野马撒欢跑了。
  
  李仙仙觉得他才不是偷懒,就是,怎么说,不喜欢那些练来练去的死招式而已。
  
  才不是偷懒哩。
  
  
  李仙仙注意到,今天的太极广场极其热闹,他随便抓住一个师弟问道。
  “这是怎么啦?这么热闹?”
  “师兄你不知道么?今天我们有贵客来访啊!听说孙思邈老前辈首徒裴元携万花弟子,特来拜见我们掌门师祖的!”
  “万花弟子?”
  “是,万花与我们纯阳素来交好,掌门师祖早早便让我们去迎接啦。”
  “这样啊,那我也去看看,我还没见过万花弟子呢!”
  
  
  李仙仙年纪尚幼,无法像他的师兄师姐那样接见万花弟子,他和一 众小师弟小师妹们围在一起,偷偷看着大殿里的情景。
  
  和纯阳弟子不一样,万花弟子们一身墨蓝色长衣,无论男女弟子,皆长发及腰,长身玉立,恍若仙人。
  
  李仙仙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注意到,一众年长的万花师兄师姐中,有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万花。
  
  李仙仙不由得好奇起来,盯着那人一直看。
  
  也许是那视线太过炽热,小万花也回看了过来。
  
  
  李仙仙有些窘迫,但他还是看回去,两个人就你看我我看你。
  
  过了一会,李仙仙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再睁开时,大殿之上已经没有了那名小万花的身影。
  
  咦?走了么?
  
  李仙仙奇怪道。
  

  万花弟子从大殿出来之后,基本都去找纯阳的师兄师姐去了,有些胆子大的和他差不多大的师弟师妹们跑去和他们搭讪。
  
  而他比较好奇那个小万花。
  
  
  他绕着两仪殿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李仙仙越来越奇怪了,这时候他看到,一旁的仙鹤突然吱吱叫了起来。
  纯阳宫豢养的仙鹤都是很有灵性的生物,它们一直都是温顺安静的,李仙仙从来没看到过仙鹤这么暴躁过。
  
  “乖乖,别叫啦,你怎么啦?”李仙仙赶紧上前抚摸仙鹤,想要安慰它,仙鹤却朝着一个方向不停扇动着翅膀。
  
  李仙仙往那边望去,居然一下看到了刚才那只小万花,他躲在树后面,直勾勾看着自己。
  
  “终于找到你啦!嘿嘿,你怎么在这里啊?”李仙仙上前问道。
  
  小万花一张精致的娃娃脸,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李仙仙不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
  “你不会说话么?”
  
  小万花点了点头。
  
  “哦,这样啊,那你听我说话就好了。”
  
  小万花笑了。
  李仙仙觉得他笑起来真好看。
  
  “你是第一次来我们纯阳宫么?”
  小万花点了点头。
  “纯阳宫好好看吧?我第一次来就觉得这里真的好美!也好大,好像怎么都走不完一样。”
  “我带你去天街那吧,那里是纯阳宫最热闹的地方了,有很多好东西哟!”
  李仙仙拉着小万花的手,凉凉的,软软的。
  
  心想这个万花弟子真可怜,不会说话,手还这么凉,身体一定不好呢。
  
  小万花愣了一下,也就任由着李仙仙拉着了。
  
  “我们这的天街呢,就类似于山下面的市集,会卖很多东西。不过呢,多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师父常说修道之人当清心寡欲,所以比起山下,这里卖的东西可真是少太多啦。不过,嘿嘿,我有办法弄到好东西哦~”
  
  说着李仙仙就拉着小万花走向了一个纯阳弟子。
  “杨师兄!你回来了啊,这次怎么去了辣么久,一定辛苦了~我来帮你吧~”
  李仙仙一边说一边帮杨坎摆放新从山下买过来的新鲜的蔬菜。
  
  “小鬼头,知道你等什么呢?来,拿去,我从山下给你带的糖葫芦。”杨坎笑着说。
  
  “哇!谢谢师兄!师兄你真帅~那边还有朋友在等我,下次我再来帮师兄你的忙哈~”说完撒腿就不见了。
  
  杨坎看着李仙仙远去的身影,笑着摇了摇头。
  
  
  李仙仙把糖葫芦递到小万花嘴边,说。
  “吃吧,我从师兄那讨的,可好吃了。”
  
  小万花没有反应,只是看着李仙仙。
  
  “你没见过这个么?这个叫糖葫芦,可甜了,我吃给你看。”李仙仙啵的咬下一口。
  酸酸甜甜的味道萦绕在舌尖。
  “嗯……真好吃,给你。”
  
  李仙仙又递了过去。
  
  小万花尝试着咬下了一块,含在口中。
  “好吃么?是不是很甜?”
  
  小万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就都给你吃吧,糖葫芦我吃过很多了。”
  
  小万花拿着糖葫芦,又轻轻舔了一口。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要怎么叫你呢?”
  小万花在李仙仙手掌心轻轻写下几个字。
  
  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你叫兰摧玉折?”
  小万花点了点头。
  “这么别扭的名字,辣我以后就叫你兰摧吧?或者,摧摧?”
  兰摧玉折微笑着,眼中溢满星光。
  
  李仙仙骑马带着兰摧玉折从莲花峰走到霜华林,最后在论剑台上俯瞰整个纯阳宫。
  “怎么样摧摧,我们纯阳很美吧!跟你嗦,我以前和师兄经常来这里练功,不费有人打扰,景色也好。”
  “听说你们万花四季如春?那你是不是没见过雪花?”
  
  兰摧玉折点点头。
  
  “那你来纯阳是来对了,我们这里常年飘雪,来,把手伸出来。”
  
  李仙仙张开兰摧玉折的掌心,牵着他的手举到空中,有雪花轻轻落了下去。
  
  “怎么样摧摧?是不是很漂亮?”
  
  兰摧玉折看着手心的雪花,点点头。
  
  “哎?雪花都不会融化哎。”
  “……”
  “一定是你的手太凉了,摧摧你要注意保护身体啊,你们万花不是很多大夫么。”
  说着,李仙仙把兰摧玉折的手紧紧握住,似乎想要把自己手心的温暖传递给他。
  “……”
  
  “哇,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如果给师父看到我在偷懒又要挨骂了,我们快走吧。”
  
  李仙仙牵着兰摧玉折的手,一步步往回走。兰摧玉折任由他拉着,两排小小脚印,也越来越近。
  
  
  果不其然,李仙仙回去就被师父抓个正着。
  师父罚他在太极广场练五个时辰坐忘无我,不练完不许吃饭。
  
  师兄试着劝阻,可惜没用。
  
  
  练功其实不怕,只是李仙仙真的饿了。
  
   四个时辰过去了,诺大的太极广场只剩下李仙仙一个人。
  肚子一直在咕咕叫,晚上的纯阳宫极其的冷,寒风刺骨。
  
  李仙仙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肚子饿,身上冷,眼泪不停打转。
  
  
  呜呜呜……师父,我知道错了啦……
  
  
  突然,一种沁人心脾的芳香传来。
  李仙仙寻着味道望去,看到了兰摧玉折。
  李仙仙大喜,大叫着摧摧,摧摧,我在这里!
  
  可惜他发不出声。
  
  好在兰摧玉折也看见了他。
  
  李仙仙欣喜地看着兰摧玉折,然而李仙仙满脸委。
  这时候兰摧玉折从身上拿出一个用手帕包裹住的东西。
  李仙仙闻出来,香味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好吃的么?李仙仙双目放光,期待地看着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打开手帕,李仙仙看出来了,那是桂花糕。
  
  兰摧玉折见李仙仙动不了,就撕下一片,喂给李仙仙吃。
  
  李仙仙从未吃到过这么好吃的桂花糕,感动到,泪水不住地往下掉。
  
  兰摧玉折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仙仙终于没有像之前那样难受了,肚子不再饿了之后,身上似乎也暖了起来,他感激得看了兰摧玉折一眼,然而却发现兰摧玉折已经不见了。
  
  刚才的一切忽好像做梦一样。
  
  
  他,走了么?
  
  
  终于练完了功,李仙仙准备回自己房间休息的时候,却发现兰摧玉折站在门外。
  似乎在等着自己。
  
  “咦?你在这里啊!等我么?”
  兰摧玉折点点头。
  “你不去客房休息么?你的师兄师姐应该在那里等你哦?”
  兰摧玉折又摇摇头。
  “那你晚上和我一起睡吧,告诉你,我可是一个人住哦。”
  
  李仙仙李仙仙原本和一个师兄同住,然而那位师兄前不久下山投奔了浩气盟。
  
  便只剩下李仙一人。
  
  
  往日都是师兄睡外面,李仙仙睡里面,今晚,李仙仙把里面的位置让给了兰摧玉折。
  
  “早点休息吧。”
  
  
  听着身旁那人,毫无防备的呼吸声,兰摧玉折突然笑了。
  
  一晚上睡得很熟,李仙仙恍惚中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嘴巴咕哝了几句,李仙仙彻底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李仙仙却没有看到兰摧玉折,心想,估计是找他的师兄师姐去了吧。
  
  李仙仙像往常一样去上早课,却看到太极广场那里又围了一群人。
  
  一问才知,大家正在跟万花弟子们辞行。
  
  李仙仙瞅了瞅,并没有发现兰摧玉折。
  
  已经……走了么?还想给他告个别呢。
  
  噘了噘嘴,李仙仙找自己师兄去了。
  
  这时候他又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
  
  转身,发现兰摧玉折正站在不远处。
  
  兰摧玉折上前,牵着他的手把他领到一边。
  “哇!你还没走嘛?”
  兰摧玉折点点头。
  “够义气,我还以为你要不打招呼就走了呢。”
  兰摧玉折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李仙仙。
  李仙仙打开一看,是个油腻腻,肥硕的大鸡腿。
  
  “这是要干嘛?”
  
  兰摧玉折在他手心里写下几个字。
  
  “你、昨、晚、做、梦、一、直、喊、着、这、个。”
  李仙仙脸唰的一红。
  兰摧玉折笑着把鸡腿递到他嘴边。
  
  “啊…”
  李仙仙就着鸡腿直接啃了起来。
  
  “真好吃!”
  “对了我们纯阳宫不养鸡的,你从哪弄得鸡腿啊?”
  李仙仙问道。
  兰摧玉折摇摇头。
  
  李仙仙吃得直吧嗒嘴,很快也就忘了这个问题了。
  
  兰摧玉折就那样一直看着李仙仙把整只鸡腿啃光。
  “嗝…哇,吃饱了,早饭可以不用吃了呢。”

  李仙仙一直嘿嘿笑,兰摧玉折就看着。
  
  等二人回过神来时,发现万花弟子已经离开了。
  
  “哎?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你的师兄师姐居然也不叫你!”
  
  对比于气呼呼的李仙仙,兰摧玉折却好像一点也无所谓的样子。
  
  “我去告诉师兄!让他们回来接你!你在这里等我哟。”李仙仙这么说道。
  不想兰摧玉折突然拉住他的衣袖,在他的手心一个字一个字得写到。
  “无、所、谓。”
  “哈啊?你想留在这里?”
  
  兰摧玉折点点头。
  
  “这样啊,辣我还是要去问问师兄!你等我一下~”
  
  李仙仙一蹦一跳离开了。
  
  兰摧玉折看到他前脚绊后脚还摔了一脚,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惜,李仙仙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师兄,原来,师兄奉师父命和万花弟子一起去了万花,虽然不知道师兄去那里是做什么,但是听说短时间是不会回来了呢。
  
  李仙仙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拿出纸笔写到。
  “无妨,反正我也并非纯阳门下弟子,正巧你也一个人住,不如,我与你同住吧。”
  
  “好主意!不过这样你不会无聊么?你不会想你的师父他们么?”李仙仙挠了挠头。
  
  兰摧玉折又写到。
  “师父常年不在谷中,我与其他师兄师姐关系淡薄,谷中,并没有牵挂之人。”
  “这样啊…”李仙仙突然觉得对方很可怜。
  他上山握住兰摧玉折的手
  “那好吧!以后我陪你!”
  
  
  
  兰摧玉折就这样在纯阳住了下来。
  
  纯阳弟子众多,门客也是络绎不绝。所以,并未有人发现多了一个兰摧玉折。
  他与李仙仙同进同出。
  每日,李仙仙总能在不远处看到那抹墨色的的身影。
  
  开始李仙仙还觉得怪怪的,一段时间后,竟然也习惯了。
  
  不过自从兰摧玉折来了以后,李仙仙晚上睡觉变得很奇怪。
  
  他总是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梦里面有一片很大的瀑布。
  
  李仙仙的记忆中并没有那样一个地方。
  
  他站在瀑布下,抬头静静看着前方。然而,四周除了水流声,什么也没有。
  
  李仙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样一个地方。
 
  有时候,眼前又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那是李仙仙从没见过的艳丽景色。
  
  李仙仙徜徉在其中,仿佛闻到了那阵阵的花香。
  
  李仙仙从来没去过这些地方。
  
  他把自己的梦告诉了兰摧玉折,兰摧玉折却只是笑着。
  
  
  李仙仙很喜欢非鱼池那的太华龟。
  
  传说那只龟活了上千年,是纯阳众弟子必须尊敬的神兽。
  
  李仙仙可喜欢躺在神龟身上晒太阳。
  
  兰摧玉折却告诉他,万花谷中也有这样一个老乌龟,可是脾气不好,他不喜欢。
  所以李仙仙去和神龟玩的时候,兰摧玉折通常只是远远看着。
  
  纯阳宫有一处地方,李仙仙是怎么也不敢去的。
  第一次被师父吩咐去那里送东西的时候,李仙仙被吓得差点尿裤子。
  幸好那个时候,兰摧玉折一直在他的身边。
  他把胭脂盒放在了少女死时的地方,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直到跑到了老君宫,李仙仙才敢喘气。
  
  “终于出来了,妈呀吓死我了。”
  兰摧玉折看着李仙仙还是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我是很同情那个姑娘,可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再多留恋也无济于事啊。”
  李仙仙摇了摇头。
  
  兰摧玉折若有所思,悄悄握紧了李仙仙的手。
  
  某一天,李仙仙因为贪玩,没能背出师父几日前传授的口诀,被罚抄写一万遍。
  
  李仙仙一边哭一边写,不曾想,竟然睡着了。
  
  睡梦中,他感觉到了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脸。
  
  再醒来时,李仙仙发现自己已经抄好了。
  “哇!我这么厉害的么!!居然已经抄完了!我去拿给师父,嘿嘿~”
  
  兰摧玉折看着李仙仙蹦蹦跳跳的身影,觉得好玩极了。
  
  
  在纯阳宫里,你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的。
  
  李仙仙每天都重复同样的事,偶尔和兰摧玉折一起去霜雪林打打狼,猎猎虎。
  
  有时候他在论剑台上练剑,兰摧玉折在一旁静静弹着琴,悠扬的琴音配合着凌厉的剑法。两人默契十足互不打扰,只是不经意回头,都能看到对方。
  
  
  不知不觉间,他们都长大了。
  
  
  那日,李仙仙终于被告知可以去山下游历了,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兰摧玉折。
  然而,却发现兰摧玉折正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冬天到了,这家伙又变懒了呢。”
  李仙仙嘿嘿一笑。
  他走到兰摧玉折身旁,看到那如水的墨色长发。
  突然玩心大起……
  
  兰摧玉折是被李仙仙的笑声吵醒的。
  他讨厌冬天。
  因为他一到冬天就容易犯困。
  他睡的正熟的时候,某人不绝的哈哈声让他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兰摧玉折十分不爽的抬起头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没想到对方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兰摧玉折感觉头上怪怪的,到镜子前一看,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被人绑上了两个大马尾。
  
  “哈哈哈,摧摧,这个发型就很可爱,很适合你哟~哈哈哈。”
  
  是谁做的不用说了。
  
  兰摧玉折突然上前,把李仙仙扑倒在地,一只手按住李仙仙的手腕。
  
  “好玩是吧?”
  低沉浑厚的声音,李仙仙从未听到过,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摧摧??摧摧你能说话了???”
  
  兰摧玉折暗自不妙。
  
  “我一直都能说话,只是小时候说话很慢,时间一长,就懒得说了。”
  “那你现在怎么能说这么顺了??”
  “………”
  “你骗我!你一直都能说话!你还给我装哑巴!”
  “………”
  “你这个大骗子!!我以为你不会说话很可怜!没想到是假的!你欺骗我!”
  “唔…你骗我!”
  李仙仙越说越激动,竟带了点哭腔,眼睛也红了起来,身体不住地扭动。
  “大骗子兰摧玉镯!你放开我!”
  
  兰摧玉折看着李仙仙泫然欲泣的脸,嘴里还不停念叨自己,突然上前,封住了他的唇。
  
  一时间,天地都安静了。
  
  感觉不错。

  兰摧玉折没有停下,舌尖一点点探寻李仙仙的chun齿。
  然而李仙仙仿佛彻底傻掉了一般一动不动。
  
  “仙儿?”
  
  兰摧玉折放开了李仙仙,问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过神来的李仙仙大叫着挣扎。
  
  “兰摧玉镯你干森么!!!”
  “………”
  “我不要被蓝人亲啊!!!”
  “………”
  “你快放开我你这个大骗子!!”
  “………”
  “你再吵吵我还亲你信不信?”
  
  李仙仙安静了,只是脸上挂着泪水,满脸委屈。
  
  “你欺负我!我要跟我师父告!”
  “你师父又不认识我。”
  “………”
  “我要跟我师兄告!”
  “你师兄不是还没回来么?”
  “………”
  “我要跟掌门告!!把你逐出纯阳!!”
  “我又不是你纯阳弟子,他怎么逐我?”
  “………”
  
  
  李仙仙要气哭了。
  
  
  兰摧玉折觉得自己不能再逗下去了,不然这只小羊真要伤心了。
  
  兰摧玉折放开了李仙仙的双手,顺势把他抱在了怀里。
  
  “好了,乖。”
  
  李仙仙任由他抱着。
  
  记忆中,兰摧玉折的身体总是凉凉的,现在,却突然有点温暖的感觉。
  
  虽然是个男人,感觉并不坏呢。
  
  
  自从李仙仙知道兰摧玉折会说话之后,有事没事就想让他开口。
  
  “摧摧?”
  “………”
  “摧摧~”
  “………”
  “摧摧你不是能说话么?干嘛还不说哇,装高冷哦?”
  “说什么?”
  
  兰摧玉折一边浇花一边说到。
  
  这片花园,是兰摧玉折自己种的,他在纯阳宫没事做的时候,就自己捣鼓这里,李仙仙偶尔也来帮帮忙,不过通常被兰摧玉折劝退。
  
  “随便说说啊,嘿嘿,摧摧你知道么?今天有个师妹给我送了一个手帕。”
  兰摧玉折停了下来,没说话。
  “………”
  “摧摧你不好奇是谁么?”
  “你们纯阳宫师妹那么多,我怎么会知道是哪一个。”
  “说得也是,不过这个小师妹很可爱哦。”
  “可爱?有多可爱,有你可爱么?”
  李仙仙突然愣了一下,有点脸红。
  “当然比我可爱啊,哎摧摧你真是,我能是可爱么?我是帅!”
  “是帅,贼几把帅。”
  “摧摧你怎么又说脏话啊,你看你,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说脏话,你这样不行你知道么?”
  “那你教我啊。”
  兰摧玉折突然靠近李仙仙,他本就比李仙仙高,低头,正对着李仙仙的眼睛。
  温柔地看着他。
  
  “教,教你什么嘛?你别靠那么近啊我警告你。”
  
  兰摧玉折笑着摸了摸李仙仙的脑袋,离开了。
  
  反应过来的李仙仙突然大吼道。
  “兰摧玉镯!!你刚刚施肥的手洗了么?你就来摸老子的头!!!”
  “你猜啊。”
  “啊!!兰摧玉镯!!你给我肥来!”
  
  
  再过几天,李仙仙就可以下山了,这是他期盼已久的事,这段时间,他总是把下山这件事挂在嘴上。
  “摧摧,你说我们下山以后去哪里比较好呢?先去长安看看吧?师兄师姐说那里很繁华呢,还有枫华谷也不错,听说那里一到秋天就满目枫叶似火。或者去你们万花谷看看?你不是很久没回去了嘛?我很好奇,万花是什么样子哎。”
  “你见过的。”兰摧玉折突然说到。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说。”
  “我在问你哎,你觉得我们去哪里比较好啊。”
  兰摧玉折很喜欢他说的“我们”两个字。
  “随便你,你想去哪都可以。”
  “真的嘛?!”
  “嗯。”
  “那就这样吧,我们先去长安,再去万花,接着去枫华谷,然后顺道去去扬州,还有师姐说七秀坊的女子都是se/艺双绝我想去见识一下!”
  “好好好,都去都去,我陪你。”
  “嘿嘿~摧摧你真好,我去跟师兄师姐们一起做个路线图。”
  
  对于下山,兰摧玉折没有李仙仙表现得那么激动,不过只要和那人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
  
  一切本相安无事,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那日,李仙仙和自己师父说了下山后的打算,师父本没说什么,但是提到和谁一起的时候,师父突然凝重了眉。
  “兰摧玉折?这是何人?”
  “是一个万花弟子,之前他的师兄师姐来纯阳的时候把他丢在这了,很可怜的,我就收留了他。”
  “万花弟子?纯阳宫竟然有万花弟子?你让他来见我,为师想见见他。”
  “哦,好的。”
  
  
  李仙仙把自己师父要见他的事告诉兰摧玉折的时候,兰摧玉折正在房顶上悠哉悠哉晒着太阳。
  “为什么要见我?”
  “不知道,师父没说呢。”
  “………”
  
  
  兰摧玉折回来了,表情有些僵硬,李仙仙询问他原因,兰摧玉折只是摇着头说,商量好第一步去哪了么?
  李仙仙拍拍胸脯说当然想好啦!师兄跟我说长安城有好多好吃的跟好玩的,我们到时候都去看一看。
  
  嗯。
  兰摧玉折点了点头。
  
  
  午夜时分,兰摧玉折看到身旁熟睡的李仙仙,帮他盖好被子,正要起身时,却看到他的怀中有一个粉色的方巾。
  
  ………
  
  兰摧玉折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珍爱了许久的宝贝,突然被旁人窥伺了般。
  
  他起身,走出了房间。
  
  
  第二日,李仙仙如往常一样早课,练剑。突然听到一众师兄弟嘈杂的声音。
  
  上前询问才知,原来是小师妹受伤了。
  
  原来今日一早,小师妹去采石莲花的时候,不慎从山崖上跌了下去,摔断了腿,甚至倒地时候,伤到了头。
  
  李仙仙听到大家说得,好像很严重似的,不免有些担心。
  
  正要去看看小师妹,却被一人拉住了。
  
  “摧摧?我去看小师妹,你干嘛拉我?”
  “你其他师兄师姐已经去照顾她了,你就别去凑热闹了吧。”
  “凑热闹?摧摧你怎么这么说啊,我是去关心自己的师妹。”
  “不准去。”
  兰摧玉折命令道,手下不自觉用了力。
  
  李仙仙突然觉得兰摧玉折好奇怪,跟之前的他不太一样。
  
  “好嘛,我不去就是了,你怎么了啊?”
  兰摧玉折收回手,对李仙仙说。
  “纯阳宫有这么多人厉害的人,想来你小师妹也不会有事,别太担心了。”
  “好吧。”
  
  李仙仙本想晚上再去看看小师妹,却不想,小师妹比所有人认为的伤得要重,比起腿伤,脑袋似乎问题更大。
  小师妹一直昏迷不醒。
  
  李仙仙越发有些担心了。
  
  他坐在兰摧玉折身边,说。
  “哎,摧摧你兹道么?小师妹本来想和我们一起下山的呢,她说她家在扬州城,她想回家看她母亲。我本来想跟你说的,没想到她却突然受伤了。”
  “这样啊。”
  “真可怜呢,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到我娘和我爹了,自从我来到纯阳……”
  说到这,李仙仙突然抱紧了双腿,身体缩成一小团。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
  “没关系,下山以后,我们一起去看他们。”
  “摧摧你会一直陪我么?”
  “嗯,一直陪你。”
  
  
  可惜,世事总不如人愿。
  
  那日,兰摧玉折如往常一样去霜华林猎一些狼皮,为下山做准备。
  突然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
  
  哼。
  兰摧玉折不屑到。
  
  他手中笔一挥,便没有了踪影。
  
  不远处的人目瞪口呆。
  赶紧大轻功往回走,却不想一转身,就被兰摧玉折一招芙蓉并蒂,定在原地。
  
  “你是…纯阳宫的人?”
  兰摧玉折看到此人一身纯阳初阶弟子装,皱眉道。
  “是,我师兄让我来看着你……你刚刚…”
  “我刚刚……怎么了?”兰摧玉折步步紧逼。
  “你……你是……”纯阳弟子瑟瑟发抖
  
  “我是什么?”兰摧玉折在他耳边轻声说。
  
  伴随着一阵奇怪的滋滋声,那人没有了声音。
  
  
  李仙仙去了兰摧玉折的花园,可惜他人并不在。
  他坐在屋外,那个兰摧玉折特地给他做的秋千上等着他。
  
  一直到晚上,兰摧玉折才回来。
  
  李仙仙坐在秋千上睡着了。
  
  看着那白净的面容,粉色的薄唇。
  兰摧玉折想就这样吻下去。
  然而想到可能会把对方吵醒,兰摧玉折最后还是没那样做。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
  
  说罢,便将李仙仙抱起。
  
  迷迷糊糊中,李仙仙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人怀中。
  那胸膛宽大,温暖。
  
  再次醒来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了。
  
  兰摧玉折还在睡,李仙仙看着那张精致的娃娃脸。
  
  
  这家伙真是好看。
  

  本以为又是平常不过的一天,却不想李仙仙一出门,就被一众纯阳弟子围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叫你房间里的那个妖孽出来!”  
  “妖……孽?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要找的是我。”
  
  兰摧玉折大步从房内走了出来。
  
  “摧摧?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要叫你………妖孽?”
  
  “因为他就是个妖孽!大胆妖孽!还我师弟命来!”
  
  说罢几个纯阳弟子冲来上去。
  
  只见兰摧玉折只是挥了挥衣袖,那几人便通通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李仙仙简直不敢相信。
  
  他从不知道兰摧玉折这么能打,他以为兰摧玉折一直修的都是治疗心法,却不想,并不是这样。
  
  “你………”
  
  “还有要来送死的么?”
  
  李仙仙看到兰摧玉折的眼神变了,声音也是。
  兰摧玉折浑身散发着一种可怕的戾气,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会被他撕碎一样,李仙仙讨厌这种感觉。
  
  “摧摧?摧摧你怎么了?你和师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仙人,你不要被这个妖孽迷惑了!他根本不是人!!”
  
  “………”
  
  “他根本不是什么万花弟子!只是他的本体生长在万花罢了。当日不过是一个万花弟子身上带着他的一片叶子,他便附在了那弟子身上。”
  
  仿若被一道天雷劈中。
  “师兄……你胡说什么啊?摧摧…摧摧怎么可能…”
  “哼,妖孽你要自己说么?”
  
  “我确实不是人,可我不是妖孽。”兰摧玉折冷冷说道。
  
  “不是…人?,是什么意思?”
  
  “我是妖,花妖。”
  
  兰摧玉折看着李仙仙的双眸,静静地说。
  
  “妖?”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李仙仙鼻头一酸。
  “………”
  “你一直在骗我?”
  “………”
  “说话也是,你明明能说话,还是要骗我!!”
  
  李仙仙吼了出来。
  
  四周的纯阳弟子也静了下来。
  
  “我没有故意骗你,说与不说,我并不认为能影响到我,还是说,你觉得我是妖,对你——”
  
  “你住口!好一个巧言令色的妖孽!还我师弟命来!!”
  说罢,纯阳弟子往前冲去。
  
  兰摧玉折本想还击,却见李仙仙挡在了他身前。
  “师兄且慢,待我问清楚,若他真的杀了小师弟,我不会饶他。”
  
  李仙仙转过身,看着兰摧玉折。
  
  “为什么要杀人?”
  
  “我说没有,你信么?”
  
  “………”
  
  “还再狡辩!若你没有,那我师弟人呢?”
  
  “哼,道长口口声声称在下为妖孽,自己做的事却也不见得多正人君子,不知贵派师弟为何会鬼鬼祟祟跟着在下?”
  
  “那是…”
  
  
  “扰风,你太冲动了。”
  
  这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我…”
  
  虚尘道长对李仙仙点了点头。
  
  “贫道记得曾和阁下说过,无论阁下做什么,切不可滥杀无辜,更不可伤害我纯阳弟子。阁下莫非忘记当时是怎样答应贫道的了?”
  
  “我没忘。”兰摧玉折说到。
  
  
  “那为何洛苓会从山崖落下?”
  
  众人皆是一惊。李仙仙更是瞪着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低下了头。
  
  
  “呵呵呵,道长是如何得知的?是,是我弄了个幻境,可我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那么笨。”
  
  “仙儿,你觉得可爱的那个小师妹,比你还笨。”
  
  兰摧玉折嘴角挂着笑,但是那表情怎么也不像是在笑的样子。
  
  “是你害了小师妹?!”
  
  
  “是。谁叫她要喜欢你,谁叫你不讨厌她。”
  
  兰摧玉折走近李仙仙,想搂住他,却不想李仙仙却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
  
  “好一个狠毒的妖孽,拿命来!”
  
  扰风说着要往前冲,却被虚尘道长拦下。
  
  “仙儿,看到没有,这就是妖。”
  “………”
  “妖的执念是很可怕的,这种执念有时候不仅会害了他们自己,更会害了身边的人。”
  “………”
  “仙儿,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不知什么时候,李仙仙手里多了一把剑。
  他一步步走向兰摧玉折。
  
  李仙仙恨不得这段路没有尽头。
  
  兰摧玉折看向他,轻声道。
  “怎么,想杀我?”
  
  “你害了洛苓,杀了夆尧,我该留你么?”
  
  “如今看来,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是吧?好个牛鼻子老道,怕是你早就看我不顺眼要除去我故意摆了这一道吧!”
  
  “住口!兰摧玉折!你以为你在纯阳许久,师父当真不知道么?师父是在给你机会,可惜妖终究是妖!”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妖终究是妖!”兰摧玉折突然大笑起来。
  “仙儿,你也这么觉得么?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比不上一句妖终究是妖?”
  
  “………”
  
  “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一直骗我。”
  “你做的那些,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你为什么要害人!”
  
  “回答我!!”
  
  “………”
  
  
  “罢了罢了。”
  
  不知谁人一声叹息。
  
  
  
  “仙儿,我们缘分已尽,各自珍重吧。”
  
  兰摧玉折在李仙仙耳旁轻声说到。
  
  
  李仙仙抬头看着他,仿佛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力气。
  
  突然,四周黑影越来越浓密,渐渐淹没兰摧玉折的身形。
  
  “妖孽哪里跑!!”
  
  扰风使出全身力气拍出了一招两仪化形,其他纯阳弟子也跟着使出三才跟五方。
  
  “不要!!”
  
  李仙仙一声大喊。
  
  
  虚尘子一剑,刺中了兰摧玉折的心口。
  
  
  兰摧玉折口吐鲜血,目光却一直看着李仙仙。
  
  直至,消失不见,化为一缕青烟。
  
  
  仿佛天地间,兰摧玉折从未出现过一般。
  
  
  “仙儿,原谅为师。”
  “………”
  “你的人生还很长,切不可因为一时情动,迷失自己。”
  
  
  李仙仙还是呆愣在原地。
  
  
  虚尘子本想让李仙仙休息一阵子再下山,却不想,李仙仙说他没事。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只不过是没有了兰摧玉折而已。
  
  
  这有什么。
  
  李仙仙这么告诉自己。
  
  
  他还是和当初自己想的那样,去了长安,去了枫华谷,去了扬州。
  
  却一直没有去万花谷。
  
  然而那些景色,看过,也便忘了。
  
  李仙仙觉得自己师兄师姐骗了。
  
  哪里有那么好看,哪里有那么有趣。
  
  
  所幸的是,李仙仙也认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
  
  师父的话他一直记得。
  
  他的人生,很长,不应该为了片刻留恋。
  
  心之所向,剑之所指。
  快意江湖,自在逍遥。
  
  
  后来,李仙仙变成了李仙。
  再后来,李仙去了恶人谷。
  
  
  李仙第一次见到王遗风的时候,并不觉得他有传说中那么恐怖。
  不像那个屠了整座城的杀人狂魔。
  到像是个远离江湖的隐士。
  
  所以,当王遗风问他为何要入恶人谷时候,李仙说。
  
  他觉得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希望能在恶人谷找到。
  
  
  后来的后来,李仙成了恶人谷的极道魔尊。
 
  一次南屏山攻防中,恶人需要有人去武王城下随时报告浩气盟人数。
  
  李仙自告奋勇前去。
  
  他本相信自己的轻功,却不想被武王城弓箭手守卫发现,万箭齐发之下,李仙负重伤被浩气所擒。
  
  李仙本以为自己死定了。
  
  鲜血染红了他的道袍。
  
  闭上双目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某个人,某个他让自己努力忘记的人。
  
  不知道自己死了以后,能不能见到他呢。
  李仙突然好奇。
  
  可惜,期待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李仙睁开眼睛的时候,将他重伤的浩气武卫不知为何已经死去。
  
  “………”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李仙赶紧起身,这里是武王城,久留的话,早晚会被其他浩气发现。
  
  李仙从水路,逃到江对岸恶人营地。
  
  再次醒来时,李仙看到了一个熟人。
  
  “仙人你好点了么?”
  
  这是他在恶人谷认识的好友,苍云弟子,厉华池。
  
  本以为他去了别的地图,不想却在南屏山见到了他。
  
  “我没事,是你救了我么俊俊?”
  
  “不啊,我一进来就看到你躺在这了。伤的话,是个万花给你治的。”
  
  “万花?”
  
  “嗯,她进来了,你问她吧。”
  
  李仙看到一个秦风装的万花女弟子捧着一碗 汤药走了进来。
  
  “仙统领你醒了,先把这碗药喝了吧,对您的伤有好处。”
  
  “………”
  
  “喂,你别这样盯着人家姑娘看啊,怪吓人的。”
  
  “哦,多谢了。”
  
  那万花女弟子掩嘴一笑。
  “无妨,二位慢聊,我先出去了。”
  
  
  “俊俊,我好像……碰到鬼了。”
  
  
  李仙把他之前的经历告诉了厉华池。
  
  厉华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他也摸不清是怎么回事,只嘱咐他别多想,好好休息。
  
  别多想?
  怎么可能不多想。
  
  李仙一直记挂着这件事。
  某个不可能的念头突然冒出来。
  
  
  之后的几次攻防,李仙都主动请命前往南屏山。
  然而,再也没有遇到上次那样的怪事。
  
  
  李仙这一直记挂着这件事。
  
  那日,在黑戈壁。李仙陪同恶人谷守卫一同运送晶矿,却不想,遇见了一位故人。
  
  
  “洛苓?”
  
  李仙看到一个道姑,在自己不远处,悄悄跟着矿车。
  
  “师兄?”
  
  记忆中的小师妹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李仙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好久不见,你还好么?”洛苓问道。

      “我很好,你呢?我走的时候,你还昏迷着,所以就…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洛苓摇了摇头

      “你的伤好了么?”

      “早没事了,不用担心。”

      “那,那还可以。”

      “师兄,你想知道当时的真相么?”

      咚的一声,仿佛有什么敲在了李仙的心上。

     “什么真相啊,哈哈哈,都过去辣么久了,谁还记得啊。”

      “你不在乎么?”

      “………”
  
  见李仙没说话,洛苓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
  回过神时候,二人才发现矿车已经走了很远。
  
  相视一笑。
  
  
  李仙问洛苓什么时候来的恶人谷,洛苓说,知道你的消息后。
  
  李仙看着她。
  
  两人骑着马,慢悠悠走在黑戈壁滩。
  
  “师兄。”洛苓突然说到。
  
  “嗯?”
  
  “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李仙不知所措。
  
  “你…你这个…”
  
  “哈哈,师兄你的反应真可爱,跟以前的一模一样,一点没变。”洛苓笑得很开心。
  
  被比自己小的师妹说可爱,李仙其实并不高兴,但是小师妹许久不见了,李仙决定原谅她。
  
  “怎么可能没变啊,我离开纯阳已经很久了。在这个这个江湖也很久了…”
  
  “一直一个人么?”
  
  “什么?”
  
  “没有喜欢的人么?”
  
  李仙蓦的脸一红。
  
  “我很忙,没有时间喜欢别人。”
  
  洛苓听罢又大笑起来。
  
  “你笑森么?是真的,谷主很器重我的!”
  
  “这样啊,难道不是因为,一直忘不了一个人么?”
  
  “………”
  
  
  再见到小师妹,往日旧事滚滚而来。
  
  李仙尽力让自己不去回忆,因为回忆只会让自己难过,也改变不了任何。
  
  人应当向前看不是么?
  
  
  恶人谷里的妹子们都发现了,她们的李仙统领身边多了一个人。
  
  有人说那是他的师妹,有人说那是他的情缘,师妹什么只是幌子,那姑娘看他的眼神,明显是充满爱意的。
  
  有人呜呼哀哉,自己忍住没下手的小羊就这样被拐跑了么。
  
  但是大家笑归笑,到没人去李仙面前提这件事。
  
  洛苓的功夫不弱,却也算不上多强。
  
  李仙告诉她,要想在恶人谷待下去,不学点本事可不行。
  于是洛苓便让李仙指导她剑法,李仙答应了。
  
  谷中的传言他倒是听见了,只是清者自清,李仙也懒得去解释。
  
  
  李仙是恶人谷的极道魔尊,经常会去替十恶处理一些极其危险的任务。
  洛苓刚入谷不久,不过才三阶,却总想跟着李仙。
  
  李仙不想让她以身犯险,奈何怎么也劝不住。
  
  某日,李仙奉少谷主莫雨之命, 去马嵬驿,剿了那帮他早就看不顺的欺压bai姓作威作福的狼牙。
  
  狼牙气数已尽,早已不成气候。
  
  只是李仙手上的炮火,连狼牙一半都没有。
  此番任务可以说甚是危险。
  
  李仙本想叫上厉华池跟阿越君一起,三人悄悄潜入兵营,偷袭他们的首领,再一鼓作气将那里炸个稀巴烂。
  然而,洛苓坚持要跟着一起。
  
  “师妹,你一个剑纯真的不用跟我们一起。”
  “师兄你是看不起我么?”
  “我没有,只是你一个女孩子,用不着跟我着我们去冒险。”
  “女孩子?这恶人谷里十四阶的姑娘又不是没有,别人能做的,我也可以。”
  “………”
  
  李仙不说话了。
  
  “哎呀仙某人,人家妹子是在担心你啊,这你都听不出来么?”
  “你好聪明啊岳不群。”
  “比你聪明一点点啦林平之。”
  “这样吧,你到时候站在我和阿越君的后面,小心一点。”
  
  洛苓点点头,微笑着看着李仙。
  
  
  任务比他们想象的要容易,只是没发现狼牙bing的首领。
  
  几人决定先把这里炸个底朝天再说。
  
  李仙和厉华池偷偷溜进了火药库。
  二人偷看了眼,这火炮的数量跟威力,若是真炸起来,说不准会影响到马嵬坡的bai姓。
  
  不过,这也是难得的机会。
  
  众人商量一会后决定让洛苓去百姓那里,说服他们尽量撤离。她一个姑娘,又是从纯阳来的,bai姓比较容易听她的话。
  
  阿越和厉华池负责点燃火药桶,李仙在一旁接应他们。
  
  一切本来很顺利。
  
  只是突然阿越君在出来的时候被一个狼牙发现,那人也是不怕死的,直接往他冲了过来,一刀砍过来。
  阿越没能跟厉华池一样顺利逃出,远处的李仙看到了赶忙去救他。
  
  只是此时,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断传来,处处都是狼牙兵们的惨叫声。
  李仙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了满身是血的阿越君。
  
  他背着阿越君赶紧往回跑。
  
  厉华池也过来帮他。
  
  二人齐心将阿越君带了回去。
  
  李仙看着昏迷不醒的阿越君,十分气愤。
  
  “俊俊,你带阿越先回去。”
  “你呢,你要干什么?”
  “我看了一下,我们只炸了一处,还有一个弹药库,我要去把它炸了。”
  “你别了吧,他们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不,既然做了就要斩草除根,别废话了,你赶紧带着阿越走,到时候跟洛苓说一声。”
  “喂!你要我跟洛苓怎么说啊!喂!”
  
  厉华池话没说完,李仙已经飞走了。
  
  
  李仙躲在一个乱石处,看着仓皇而逃的狼牙们,好不快意。
  那个火药库的位置有些远,暂时没有被搏击,只是,有狼牙正在往外运火药。
  李仙冷哼一声,直接将他们斩杀。
  
  拿出身上的火雷弹,扔到了火药库最里面。
  
  伴随着轰隆一声,火光漫天。
  
  李仙正要大轻功离开,就见有个狼牙死士突然向他冲过来,而他的身上,绑着炸药。
  
  
  李仙刹那间脑袋一片空白。
  
  他想自己这次大概是真的死定了吧。
  
  
  轰的一声巨响,李仙闻到了一股火药味,那是来自他自己身上的。
  
  
  ……
  
  哭。
  李仙听到有人在哭。
  哭谁?
  哭自己么?
  
  为什么要哭啊,我在这里啊。
  
  哦不对。
  我死了吧。
  我大概是死了吧。
  
  哎。
  
  哭的好伤心啊,别哭了啊。
  哭的我都好难受啊。
  
  
  
  你以为,我能救你几次?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仙蓦的睁大了眼睛。
  
  
  “兰摧玉折??是你么兰摧玉折??”
  
  
  洛苓被吓了一跳。
  她本以为李仙已经死了,却不想断了气的李仙突然醒了过来。
  
  “师兄?”
  
  李仙像是没听见一般,不停的念着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你在这里么?出来见我!!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出来!!出来啊!!”
  
  “让他自己冷静一下,我们先去看看阿越吧。”
  
  洛苓还是不放心,然而看着眼神里完全没有自己的李仙,洛苓觉得是时候放弃了。
  
  
  “兰摧玉折!你出来啊!!!听见没有!!出来!!”
  
  李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个快要被自己遗忘的名字,就这样轻而易举念了出来,就好像这么多年,他从未离开一样。
  
  在他听见了那个声音以后。
  
  
  “你出不出来?你不出来我就在你面前自杀!我的命不是你救的么?那我就还给你!”
  
  说着李仙就要拿剑往脖子上抹。
  
  
  “还我?那你怕是一次死不够。”
  
  那个声音终于回应了他,伴随而来的是那个墨色的身影。
  
  那人的五官没有一丝变化。
  唯一变得,就是那曾经如墨的长发,变成一缕银丝。
  
  “…………你的头发?”
  
  “没什么,拜令师所赐。”
  
  “………”
  
  “不是说要自杀么?来啊,我看着呢。”
  
  兰摧玉折说,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李仙瞬间觉得万分委屈,这人,这么久没见了,一见面就要看着自己自杀。
  
  明明刚才还救了自己。
  
  “兰摧玉镯…”
  
  “你那是什么表情?跟谁欺负了你似的,你不是说要自杀么?自啊。”
  
  “兰摧玉镯!!”李仙大吼了出来。
  
  
  “干嘛!!”兰摧玉折也不甘示弱。
  
  
  “我好想你…”
  
  
  
  李仙突然冲上去,抱住了兰摧玉折,深埋在对方的胸口。
  
  
  “………”
  
  
  兰摧玉折浑身僵硬,任由对方抱着。
  
  
  “我真的好想你啊摧摧…这么多年你为森么不来找我…”
  “你不也一样么?”
  “我以为你……”
  “以为我被你师父杀了么?”
  “摧摧…摧摧…摧摧…”
  “………”
  
  李仙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一味的念着兰摧玉折的名字。
  
  兰摧玉折本想说的话,却全都无法开口。
  
  竟也不由自主搂住了李仙。
  
  两人就这么久久相拥着,谁也不忍心放开。
  
  
  
  李仙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里面他见到了兰摧玉折,他好久都没有放肆自己做那样的梦了。
  
  此时的洛苓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笑着对李仙说。
  “师兄,我决定放弃了。”
  “嗯?”
  “我决定放弃喜欢你了。”
  李仙刚喝的药差点喷了出来。
  “那人已经回来了吧,始终没有我的位置呢,罢了,师兄,我祝你幸福哦。”
  说罢洛苓便离开了。
  
  李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到。
  
  “不追么?说不定走了就不回来了哦?”
  
  
  原来不是梦。
  原来那是真的。
  原来你真的回来了。
  
  “摧摧。”
  “………”
  “摧摧~”
  “………”
  “兰摧玉镯!”
  “………”
  “干嘛!”
  “我爱你。”
  
  
  ……
  
  
  后来,恶人谷的姑娘们终于知道了谁才是她们李统领真正的情缘。
         只是再也没有人敢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ri拿下那只羊了。
  

 
评论(18)
热度(44)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