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秃仙】当兰秃秃遇到仙毒奶》

*写完壮仙以后觉得秃仙似乎也可以有,加上仙儿上五毒那期的兰秃玉折和仙毒奶超级可爱超级萌,所以就撸了这篇。
*不要被开头正经剧情骗了2333
*摧仙这次绝对是he,请组织放心。
*依旧ooc严重,对话流,慎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前面剧情借用了剑三战乱洛阳风雨飘摇任务,因为很心疼那个妹子所以就借用了她的故事。 
  
  

        兰秃秃离开少林寺的时候,师父千叮咛万嘱咐他,要秉持着一颗济世为怀的心,为苍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兰秃秃点了头,说师父我知道了。
  
  从少室山出来,兰秃秃有些茫然自己要去哪里。
  驿站车夫看到他,忙对他说。
  
  “大师要远行么?我送你吧?”
  
  有少林寺坐镇,这里百姓有幸免于战乱之苦,所以当地人对少林弟子尤为感激。
  
  兰秃秃也没想好自己去哪,就问道。
  
  “小哥要去哪?”
  
  “我们要去洛阳,大师也去那么?”
  
  兰秃秃想了想,反正也不知道下一站哪里,随缘吧。
  
  “那我们一起吧。”
  
  
  二人一路驱车南下,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东都洛阳。
  
  绕是兰秃秃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然而看着这满地饿殍,断壁残垣,我佛慈悲也难以化解他内心的触动。
  
  车夫将他送到了茶馆。
  
  兰秃秃找老板讨了杯水,准备休息一会。
  就见不远处几个狼牙兵正轻薄一个姑娘。
  
  兰秃秃正要上前阻止,就听到旁边有人说到。
  
  “哎,这城是弄回来了,可这帮叛军什么时候才能滚回去。”
  “你别说了,王爷为了赶走狼牙,跟回纥又不知道签了什么,就怕虎没赶走,又引了一群狼啊,可怜了我们这群平民老百姓哟。”
  两人在一起又摇头又叹气。
  
  这时候兰秃秃已经冲到那几个狼牙军面前一招横扫六合跟拿云式,一气呵成,杀死了狼牙。
  
  少女涩涩发抖在一边看着他说不出话。
  
  兰秃秃说,“没事了,去找你的家人吧。”
  
  少女连连点头称谢,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大跑着离开。
  
  兰秃秃回到茶馆,对刚刚那几个人说,
  “敢问几位,这里最近的狼牙营地在哪里?”
  
  众人看到兰秃秃刚才轻松解决了那几个狼牙兵,不禁眼神中透露着几丝钦佩。
  
  “这里附近都是狼牙的地盘…尤其是风雨镇那里…”
  说到这,居然哽咽起来。
  “哎……畜生啊畜生…”
  
  兰秃秃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
  “我知道了,告辞。”
  
  
  兰秃秃策马直接赶到了风雨镇。
  已经看不出这座小镇曾经的样子了。
  
  只有受伤的老弱妇孺和凶神恶煞的狼牙士兵。
  
  兰秃秃见一个老者倒在地上,正要去将他扶起,就见一个狼牙兵气势汹汹对他吼道,“喂!你是哪的!少管闲事!”
  
  兰秃秃一棍下去,狼牙兵彻底闭了嘴。
  
  老者见被打死的狼牙兵,赶忙说。
  “多谢侠士,只是这里有他们很多巡视的同伙,这样不安全,我们把他藏起来吧。”
  兰秃秃点了头。
  
  二人合力将狼牙兵的尸体挪到草垛中。
  
  兰秃秃问道。
  “这里到处都是他们么?”
  老者叹口气,道。
  “是啊,巴布尔来了这里之后……”
  
  兰秃秃眼神示意老者继续说下去。
  
  “自从巴布尔来了这里后,我们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镇里有能力的能逃出去的都走了,只剩我们这些走不动路的了,哎……”
  
  “我去杀了他。”
  
  兰秃秃脱口而出。
  
  “侠士好意老朽心领…只是这里狼牙势力太大,巴布尔又极其凶残,贸然前去侠士恐有不测…最近巴布尔又弄了个傀儡镇长梁师道,我们都知道那家伙是狼牙的狗腿子,仗着有巴布尔撑腰作威作福,你不如从他那里接近巴布尔。”
  
  兰秃秃皱了皱眉头,他喜欢直接一点的方式。
  不过想想老人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
  
  兰秃秃果然在一处破庙前找到了梁师道,那人穿着一副斯文人的模样,却不知道皮下究竟是怎样的人面兽心。
  梁师道让兰秃秃去讨好村里不配合他的最后几个人。
  处死一个书生。
  恐吓一个寡妇。
  
  
  兰秃秃发现那梁师道果然如老人所说是个衣冠禽兽。
  
  不过比起他,巴布尔才更应该死。
  
  后来兰秃秃才知道这位老者曾经是个明教弟子,名叫肖白居。在老者的帮助下,他顺利帮助了那个名叫曹正中的有志书生假死逃生。
  又顺利协助打渔女阮菱救了一个被狼牙兵掳去的无辜少女秦芹。
  
  曹居正告诉兰秃秃,不远处的山洞里有不少明教弟子,兰秃秃可以寻求他们的帮助。
  
  兰秃秃不想这么麻烦,他想直接过去一棍把巴布尔打死算了。但是想到下山前师父的话,还是决定去找那些明教弟子。
  
  说不定能救到更多的人呢。
  
  兰秃秃找到了那个山洞,山洞里果然有不少明教弟子和一些流民。
  
  一个叫冷天光的明教弟子告诉他,若要除去巴布尔,最好协同此处草寇的势力,只有他们有那个能力和狼牙们抗衡,仅仅靠风雨镇里的民兵,根本不可能。
  
  兰秃秃觉得有些道理,他找到草寇首领袁晁,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好在这个袁晁虽是草寇却也是侠义心肠之人,在国恨家仇面前,没有屈服。
  
  然而他的三弟张度却早已投降狼牙兵,并想暗害袁晁,得知真相后,兰秃秃帮助袁晁清剿了张度和他的手下。
  一切都很顺利,兰秃秃本以为这件事快要结束了,却发现一个女子出现,打乱了一切。
  

  
  
  此刻的李仙后悔无比,早知道当初就不和那人切磋了,丢人丢大发了不说,还要穿成这幅鬼样子。
  
  哎,老哥,当初是谁切磋输了,当着那么多人面,你想耍赖么?
  
  我没有…
  
  那就听话,穿。
  
  我不!我不穿!好像变态!我是蓝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你长这么好看,你不说谁知道。
  
  这还差不多…哎不对啊!你森么意思?你是说我长得像吕孩子么?
  
  虽然很生气,但是李仙还是穿上了女装…
  因为他真的打不过那个和他打赌的人。更何况在摘星楼,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输,真是太丢脸了。
  
  哼,得意什么!等我回纯阳跟师父好好练功,总有一天会打败他。
  
  吊着打那种。
  
  这么想的李仙突然舒服多了。
  
  
  妈的,兰摧玉折这个混蛋,说出去办个事,跑哪去了啊,这里我不熟啊。
  
  李仙骑着里飞沙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风雨镇。
  
  几个狼牙兵见到一个衣着华丽,紫衣金发女子突然闯入这里。
  猜测这人大概是江湖人士不好惹,狼牙兵便偷偷告知了他们的首领。
  
  不过还有个原因,这女人长得实在太美,首领一定喜欢。
  
  
  李仙看到周围惨不忍睹的景象,忍不住唾弃狼牙军真不是东西。
  一个老者突然叫住了他。
  
  “这位女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这里很危险到处都有狼牙,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老——”李仙刚要开口说老子才不怕什么狗屁狼牙呢,才发现自己现在是个姑娘,说话要温柔点,忙捏着嗓子说。
  
  “没事的大爷,我正在等人,我会武功,能保护自己的。”
  
  说完自己都要受不了了。
  
  “如此就好了,不过姑娘还是早点离开这里为妙…说起来刚才还有一位侠士为了我们镇里的事甘愿冒险,老朽很是有些过意不去…”
  老人的眼中满是担心。
  
  李仙顿时好奇起来,向老人询问了事情经过。
  
  
  李仙听完以后胸口怒升一口恶气。
  这什么巴布尔,真是该死!
  
  “老人家不用慌,我这就去杀了那个混蛋。”
  李仙说得义愤填膺。
  
  “女侠好意,老朽感激不尽,只是此番已经让那位侠士冒险,实在不好再让女侠涉险…女侠有所不知,其实比起杀死巴布尔,老朽更担心一个叫方一琳的小姑娘,她为了能接近巴布尔,找机会杀了他,以身犯险,甘愿委身于他,却无法得到村里人的理解,甚至是她的母亲…老朽,想让她抽身出来,毕竟,她还是个孩子,不应该背负这么多…”
  
  老人说了很多,最后,忍不住哽咽起来。
  
  李仙听了心中也很苦涩,他对老人说,他会救出那个小姑娘,尽他所有。
  
  老人听完紧紧抓着他的手,那双被绝望浸透的双眸中,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李仙虽是答应了,但是也不知该怎么办,正手足无措时,几个女狼牙兵突然出现在身后。
  
  “喂!你!我们首领要见你,跟我们过来!”
  
  就像招呼牲畜一样。
  
  李仙本懒得理她们,但想到有机会见到那个巴什么东西的,还是跟她们走了。
  
  
  
  李仙立马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被狼牙女兵们一路推搡着,直至巴布尔的营帐。
  
  李仙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巨猥琐的老男人,身边一个妙龄少女。
  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双眼,清澈,明亮。
  
  想到她正在做的事,李仙内心也不禁升出一丝钦佩。
  
  李仙知道从他进来的那一刻开始,那个猥琐老男人就一直盯着他看,忍不住在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
  
  果然,那个老男人张口就很猥琐。
  
  “小娘子打哪来啊?到我们这里来又是要做什么啊?”
  
  李仙想了想,随口胡诌。
  
  “将军有所不知,奴家原住在这里,只是年幼时不懂事跟着一个男人离家走了,不想现在到处战乱,那男人竟然丢下奴家一个人走了,奴家只好回来找父母,没想到,他们竟然也丢下奴家走了。”
  
  李仙说得绘声绘色,自己都要感动哭了。
  
  “竟然如此,小娘子不如就在本将军身边如何?”
  
  “将军愿意收留奴家,奴家感激不尽,将军愿意让奴家做什么都可以。”
  说着还十分暧昧地向巴布尔飞了个媚眼。
  
  一旁的方一琳慌了,她不知道这个女子是哪来的,她害怕此人会打乱她的计划。
  
  正要说什么,却被那个女子眼神制止了。
  
  方一琳退到一边,静观其变。
  
  “哈哈哈哈,老子最喜欢懂事的女人了,喂,你,带她下去,教教她,快去。”
  
  巴布尔突然对方一琳说道。
  
  方一琳点头说是,就拉着李仙一头下去了。
  
  女狼牙兵把她们两个人关在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李仙看周围都没人了,终于放松下来。
  
  “肖白居都告诉我了,你每日都会给那个巴布尔送饭是吧,今天这顿饭就交给我,你赶紧找机会逃出去。”
  捏着嗓子说话太恶心,李仙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音。
  
  “你——”果不其然,方一琳被吓到了。
  
  “哈哈,你不用惊讶,我是蓝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大胆跑,你把饭和毒药准备好,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了。”
  
  方一琳有点懵,可是看到眼前这位姐姐,啊,不对,少侠满是兴奋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天色将晚
  
  兰秃秃听说巴布尔今天又抢了个姑娘,正想去狼牙军营地看看,找机会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狼牙女兵营帐那里,有些不对劲。
  
  李仙本想偷偷杀死营帐周围的几个狼牙女兵,好让方一琳有机会逃出去,却不想自己带错了武器……
  
  他杀不死人…
  
  啊啊啊!老子想念老子的大宝剑啊!!
  
  狼牙女兵受了伤却没死,惨叫着,眼看就要把其他狼牙兵招过来。
  
  此时有一人从天而降,一棍将她解决。
  
  李仙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之人,等看清了那人容貌之后,更是目瞪狗呆。
  
  
  “兰摧玉镯?你怎么来了??你的假发嘞???”
  
  “…………”
  
  兰秃秃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本以为这紫色衣服的是那个被抢过来的姑娘,却不想是个男人。
  
  “兰摧玉镯!你肥答我!你为森么要装成和桑!还有你肥来也不跟我嗦一声!”
  
  “我不是…”兰秃秃觉得他需要解释了。
  “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我不认识你。”
  
  “兰摧玉镯你又开始装了是吧!就四里!”
  
  方一琳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和尚,和另一位号称要救自己的…侠士?
  
  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时候远处的狼牙兵开始往这里看了。
  
  李仙暗叫不妙,把方一琳往兰秃秃跟前一推,说道。
  “兰摧玉镯你赶紧带着她去肖白居那里,或者更安全的地方,这里危险,快走快走!”
  
  李仙把二人往外推,兰秃秃也没想其它,带着方一琳大轻功就飞走了。
  
  待二人走了之后,李仙回房间,端好饭菜,缓缓向巴布尔方向走去。
  
  
  兰秃秃为了方一琳安全把她带回了洞内,又想到肖白居是唯一能证明她清白的人,便赶回风雨镇,将老人一并带了回来。
  
  肖白居将真相告诉了方嫂,方嫂知道后大哭,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是为了大义才牺牲自己的。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周围的风雨镇居民也夸奖方一琳忍辱负重,巾帼不让须眉。
  
  兰秃秃看着眼前的情景,也觉得内心很平静,他退了出去。
  
  然而巴布尔终究没死,所以他又回营地去了。
  
  
  
  李仙发誓他这辈子不会再穿成这个样子了!
  
  这个猥琐老男人好呕熏啊!
  
  李仙莲步轻移,缓缓来到巴布尔身侧,眼神中满含风情。
  
  巴布尔似乎很受用,顺手就要摸上来,然而被李仙躲过。
  
  “将军不喝点么?奴家可是准备了好久的。”
  
  李仙递了杯酒过去。
  
  巴布尔想也没想就接过,直接喝了下去。
  
  “酒本将军喝了,你是不是也要满足本将军一下。”
  说完就要抱李仙,不料却被李仙侧身一躲。
  
  “可是将军,这么好吃的菜您不偿偿么?”
  媚眼如丝,撒娇卖俏,好一个美人儿。
  
  巴布尔十分听话得吃了一口李仙递过来的食物,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了,然后直直倒了下去。
  
  确定那人死了以后,李仙还狠狠踹了两脚。
  
  呕熏呕熏!去死吧去死吧!
  
  百般确定那人是真的死悄悄了以后,李仙在想尸体该怎么处理。
  
  他把巴布尔伪装成喝醉了的样子,偷偷看了眼外面,外面到处都是四处巡逻的狼牙兵。
  
  不如就把他丢在这算了,但是转念一样,若是狼牙兵发现自己首领死了会不会牵连整个镇的百姓呢。
  
  愁啊,李仙挠了挠头,全然没有发现他此刻的样子完全不适合这个动作。
  
  
  兰秃秃见那个女人,不,那个男人进了巴布尔营帐老半天没出来,就偷偷躲在一旁观看。
  
  巴布尔果然被他毒死了。
  不过看起来,他的功夫似乎挺差。
  
  
  李仙突然听到门外几声惨叫声,出去一看,只见门外几个狼牙兵已经倒在地上成了尸体。
  
  “快走吧。”兰秃秃说道。
  
  
  兰秃秃带着李仙,大轻功直接飞到了山顶,李仙穿着裙子感觉特别别扭。
  
  “兰摧玉镯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害我都走光了你知道么!你怎么这么粗鲁啊!!我现在可是吕孩子!”
  
  “…………”
  “哎………”
  兰秃秃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还叹气!你叹森么气!我都没有叹气!”
  “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你认错人了。”
  “不阔楞!你别以为你脱了假发我就不认识你了兰摧玉镯!你这个江湖骗子!哼!”
  “…………”
  “我不跟你吵,我还要赶去冷天光那里告诉他巴布尔已经死了,狼牙这边群龙无首,正是把他们赶出风雨镇的好时候。”
  说完便又大轻功飞走了。
  
  “喂!兰摧玉镯你去哪里我也要去!!等等我啊!!”
  
  在这之后,在袁晁和方清的帮助下,狼牙军被彻底赶出了风雨镇。
  
  兰秃秃想一股作气,把周围几处狼牙的辎重营地直接毁掉,让他们没有喘息的机会。
  
  
  然而…
  
  “摧摧你跑那么快干森么!兹不兹道我是吕孩子!”
  
  “不知道。”
  
  “你怎么可以仄样!你要去杀狼牙嘛?我陪你啊!我可以给你来血!”
  
  “我不需要…”
  
  “你看不起我么!告诉你我可是国服第一巨奶!哼,一般人我还不奶呢!”
  
  “………”
  
  “摧摧你怎么不嗦发了?哎,你别跑啊!!”
  
  兰秃秃现在很想哭,然而师父告诉他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出家人四大皆空。
  
  只是看到身后那个紫色的坚持不懈的身影,去他娘的四大皆空!
  
  
  兰秃秃冲向武牢关,对着狼牙兵一阵狂揍,开始时候狼牙们措手不及,死了一片,渐渐的越来越多的补充上来,兰秃秃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了。
  
  
  “哇!你这么强的么!就直接往里冲?”
  
  “摧摧你需要我奶你么?需要就告诉我一声哦。”
  李仙坐在一旁的城墙上,翘着二郎腿,笑嘻嘻看着兰秃秃被狼牙兵们乱揍。
  
  “啊,今天天气好好啊摧摧,我都有点想睡觉了。”李仙伸了个懒腰。
  
  “……”
  
  “做完好事以后真是浑身都很舒畅!摧摧你觉得呢?”
  
  “………”
  
  “肚子突然有些饿了哎,摧摧洛阳哪里有好吃的哇?”
  
  “…………”
  
  “摧摧我相信你可以的!这帮狼牙算森么!你可是万发大师兄!干死他们!”
  
  
  “你麻痹我要死了!!”
  
  
  兰秃秃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人一直在旁边乱叫,明明是个治疗却不给自己一口血。
  
  
  “好好好,不要骂人嘛,我来救你啦,摧摧你看,千蝶吐瑞,哎,血满了吧,嘿嘿嘿,摧摧我强不强?”
  
  “…………”
  
  “哇啊!他们发现我啦!摧摧快来救我啊!”
  一个弓箭手看到了李仙,开弓向他射了过去。
  李仙躲了,但是身体没站稳,从城墙上摔了下去,这下好了,狼牙兵彻底发现了他,全都向他冲来。
  
  “救命啊兰摧!!!有好多神经病在追我啊!!啊啊啊啊!!!”
  
  兰秃秃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这边的狼牙兵本被他杀得差不多了,被这人这么一乱吼,不远处的狼牙兵全都发觉了动静,一起往这里冲了过来………
  
  那边那个奶毒还在吱哇乱叫。
  
  兰秃秃一个蹑云冲了过去给了舍身。
  
  “快奶自己啊!不然我们都要死啦!”
  
  李仙不管什么都往脸上糊,血线终于是抬上了点。
  
  “化蝶蹑云扶摇走啊,往城墙那走!”
  兰秃秃吼道。
  
  “辣,辣你呢?”
  
  “我没事!你快点走!”
  
  李仙听了话,跳到城墙里脱战打坐。看到兰秃秃只剩一点血丝了。
  
  有些捉急。
  
  好在这时候来了很多侠士,狼牙兵被其他人转移了注意力。
  
  李仙趁机大轻功飞到兰秃秃身边带走了他。
  
  李仙不太会用五毒的轻功,飞了半天也没找到降落点…
  
  “我们就在那个山头下吧摧摧。”
 
  “………”
  
  “哎呀摧摧不好意思我手松早了,不过没关系,看我仙巨乳帮里奶满血。看我看我,醉舞九天,舒不舒服?”
  
  “………”
  
  兰秃秃突然有种师父说得那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摧摧你怎么不嗦发了呀,我的奶尊的还可以的不如我们再去试试吧。”
  
  “别别别,不用了,我相信你。”
  
  “嘿嘿嘿,真的吗?摧摧?”
  
  “真的……”
  
  兰秃秃很想说假的。
  
  
  “嘿嘿,摧摧我在醉舞九天给你爽一下~”
 
  “………”
  “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摧摧…我——”
  
  
  
  “不是让你去茶馆那里等我么?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李仙和兰秃秃都转过身望去……
  
  
  “哇!!!!!摧摧你森么时候学会了影分身!难道你是漩涡鸣人????”
  
  “……”
  “……”
  
  兰秃秃看清了来人,不禁感叹这世间真是神奇。
  面前之人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兰摧玉折也是一副被惊到了的样子。
  
  
  “你……”
  
  “我……”
  
  
  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仙一会看看兰摧玉折,一会看看兰秃秃。
  
  “哇,你们到底谁是摧摧啊,真的好像啊。”
  
  “当然是我!你看他连头发都没有!”
  
  
  兰秃秃:……
  
  
  “嗯,我不信,我问你们两几个问题,答出来才可以。”
  
  “……”
  “……”
  
  “日粗东荒?”
  “……”
  “你一定要这么傻逼么?”
  
  “我是在考验你们!哪里傻逼了?快嗦!日粗东荒下一句是森么?”
  
  “………”兰秃秃依旧沉默。
  
  “唯我不败!”
  兰摧玉折表示并不想喊出那四个字。
  
  “可以可以,下一个。”
  “还要来?我不是都答出来了么?”
  “那不行,还要多考验考验才可以,请听题,说兰摧玉镯为什么喜欢在东北玩泥巴?”
  
  “………”
  “………”
  
  “这么简单都不会么!”
  
  “谁他妈喜欢玩泥巴了?”
  
  “真的答不出来么?!因为他是东北泥王啊!笨死了哟!”
  
  兰秃秃脑壳有点痛。
  
  “两位,在下法号兰秃,来自少林,几天前才刚刚下山,并不认识两位。”
  
  “法号什么?”
  
  “兰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道。
  
  “………”
  
  “兄逮,你这个法号就很强啊,你师父一定是个涩费人,我仙毒奶十分想和他拜个把子。”
  
  “拜你妈,你扯完了么?扯完快跟我走。”
  “我不!我还在跟秃秃说话呢!秃秃?你愿意来我们恶人谷么?我看你骨骼惊奇,十分有前途。”
  
  兰秃秃看到那个叫兰摧玉折的万花眼神突然变得凶残起来。
  
  “阵营之事,我没什么兴趣,阁下好意,小僧心领了。”
  
  “哎?这样的嘛!辣好吧,辣我们拜个把子吧,以后行走江湖你要有森么事,跟我仙某人嗦一声,我仙某人马上就来帮里!”
  
  兰秃秃:………
  
  “拜你妈!快跟我去做七夕任务!”
  “我不!我不要穿仄个去!好像二百五似的!我要换衣服!”
  “好好好,换换换,赶紧走行不行?”
  “摧摧你急什么?我再跟你弟弟嗦发你没看到么?”
  “人家都不想理你好吧!”
  “是这样么?秃秃你不想理我嘛?”
  
  李仙委屈巴巴看着兰秃秃。
  
  “这样吧,若小僧哪日改变主意了,小僧再去恶人谷找你,如何?”
  
  兰秃秃说道。
  
  “阔以兄逮~辣我在恶人谷等你哦!”
  
  “好。”
  
  兰秃秃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忍不住微笑起来。
  
  师父,江湖,原来挺有意思的。
  
  
  “嘿嘿,摧摧我们走吧。”
  “啊!老子的里飞沙丢在风雨镇了!怎么办!”
  “上马我陪你去找。”
  “哦”
  “摧摧你去哪里了啊?”
  “我去枫华谷浩气那了,不是跟你说了么?”
  “哦。”
  “………”
  “让你穿成这样也是怕你暴露,知道吧。”
  “哦。”
  “………”
  “我的吃的嘞?你去枫华谷为森么不给我带好吃的?我很饿!”
  “那里是战场!哪几把有好吃的!”
  “我不管我要吃!”
  “去洛阳吃行吧?我带你去城内吃好吃的。”
  “这还差不多。”
  “摧摧~”
  “干嘛啊?”
  
  李仙搂住兰摧玉折得腰,偷偷地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
  
  
  
  
  end
  

评论(31)
热度(48)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