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壮仙】我的一个道长朋友(番外)》

*跟群里妹子们一起讨论突然就萌上了壮壮和仙儿,所以又撸了篇番外23333
*文中有摧有壮,修罗场预警,慎入。
*对话流,ooc严重,慎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结局he。

         兰壮壮被李仙捡到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在火光漫天的晚霞中,有一袭白衣,翩然而至。
  
  哎,你还好吧?
  
  这是那人跟自己说得第一句话。
  
  兰壮壮抬头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看不清,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兰壮壮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你醒了呀,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兰壮壮想了半天,才想起那是谁。
  
  你是谁?这是哪?
  兰壮壮本能地问道。
  
  这里是恶人谷,我是李仙。
  
  李仙?
  兰壮壮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发现没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信息。
  
  我不认识你。他说。
  现在不就认识了么?嘿嘿嘿。那人却笑着说。
  
  李仙的笑声似乎有什么魔力,兰壮壮居然慢慢放松下来。
  
  以后你就跟我混吧,你放心,我在恶人谷可是很有势力的。李仙拍着胸脯说。
  
  兰壮壮很怀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哎嘿嘿嘿,很可以,那你告诉我你叫森么名字?
  
  我叫兰壮壮。
  
  那人停顿一下,之后嘴角就忍不住一直上扬着。
  
  怎么嗦,你的父母很有才,像你这样的名字,就很有个性,一听就不是一般人。
  
  虽然在极力克制,但是兰壮壮还是看到了他抖动的面部肌肉。
  
  不,兰是我的姓,壮壮是我自己起的名字。
  为什么要起这个?
  
  以为我觉得天策很威武雄壮。
  兰壮壮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仙终于忍不住笑崩了。
  
  好威武雄壮,好威武雄壮,兄逮你很强。这样吧,兰壮壮,你当我徒弟好不好?
  
  
  兰壮壮看着李仙满脸的真诚,轻声说了句,好。
  
  
  兰壮壮自此成了李仙的徒弟,然而,恶人谷从不收无用之人,你若想在这里活下去,必须靠你自己。
  
  多少人为求安逸逃难入谷,却最终死在三生路上。
  
  这里有着比外面更可怕的铁血规则。
  
  
  李仙曾担心,看起来傻乎乎的兰壮壮能不能通过那些考验。
  好在兰壮壮只是看起来傻。
  
  
  李仙曾认为兰壮壮话很少,然而事实是……
  
  仙儿,战阶是什么?
  
  仙儿,威望有什么用?
  
  仙儿,我怎么提升装备啊?
  
  仙儿,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打攻防跟战场?
  
  仙儿,王谷主的笛声怎么那么难听啊?
  
  
  李仙仿佛觉得自己收了一个假徒弟。
  
  说起来,兰壮壮十分任性,从不肯叫李仙师父,也不愿和别人一样叫他仙人。
  
  自顾自地叫着他仙儿。
  
  李仙曾吼过他不够尊师重道,然而兰壮壮就像没听到一样,自我依旧。
  
  气得李仙没脾气。
  
  
  兰壮壮一直想不起他的过去,往日的记忆如同迷雾一般,寻不见。
  他在恶人谷里,除了李仙之外,熟识的只有另一个人,一个和他一样的天策——落尘。
  
  兰壮壮记得那天他正在小少林那里看风景,一个天策突然向他冲了过来。
  那天策十分激动,对他说你终于回来了!
  兰壮壮一脸茫然。
  
  后来,兰壮壮才知道,落尘认错了人,把他当成了另一个人。
  
  兰壮壮无所谓的耸耸肩。
  
  不过奇怪的是,他把这件事告诉李仙以后,李仙的态度。
  
  李仙看着他半天,笑了一下,说,落尘很厉害的,你可以跟他好好学学。
  
  后来兰壮壮找了落尘切磋,结果被吊着打。
  
  这深深刺激了兰壮壮威武雄壮的心灵。
  
  从那以后,一有空他就缠着落尘让他教他怎么打人。
  
  落尘讽刺他当初在天策府怎么学的,将军怎么就放心把他放出来了。
  
  兰壮壮不理也不服。
  
  落尘心里苦。
  
  
  落尘把兰壮壮缠着他让他教他手法的事情告诉了李仙,李仙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说他的徒弟果然和别人不一样。
  
  落尘不是很懂这师徒两人的脑回路。
  
  好在兰壮壮虽然起点低了点,但是学习速度很快。
  
  
  短短几个月,比起之前的他,已经进步很多了。
  李仙深感欣慰。
  
  可苦了落尘了。
  
  
  这日,李仙起得大早,正要去练功,就看到兰壮壮光着个膀子已经开练了。
  
  这家伙,看起来年龄不大,身材到挺好。
  
  李仙想到自己小细胳膊小细腿,哎,想哭。
  
  
  李仙围观没多久就被兰壮壮发现了。
  
  
  仙儿,有没有觉得我很帅?兰壮壮说。
  
  没有。哎,我跟你说八百遍了,你要叫我师父!你怎么肥四!
  
  我不。兰壮壮撇过头,任性。
  
  我四里的长辈!你兹道么!李仙企图说道理。
  
  我就不。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兰壮壮不理他。李仙在一边拿他没办法。
  
  
  仙儿,我还有多久才可以上战场?兰壮壮突然说。
  
  你为什么老记着上战场?
  
  …………
  
  
  你还小,战场很危险的。
  
  我不小,你要看看么?
  兰壮壮说得一脸坦然。
  
  李仙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脸涨得通红。
  
  你,你,你……
  你半天也没你出来。
  
  我想和你一起上战场。
  一起打架。
  
  兰壮壮说道,阳光照在他紧实的身体上,衬得他整个人发着光。
  
  咳咳,李仙回过神。
  
  我又救不了你,你跟着我也没用啊,你应该去找个奶妈。
  
  
  ……
  你傻逼吧?兰壮壮看着他,眼神中满是鄙视。
  
  放肆!兰壮壮!你居然说我傻逼!我四里的师父你居然叫我傻逼!你无法无天了哦!
  李仙气的原地蹦哒,但也没有要真动手的意思。
  
  兰壮壮原地运功打坐,完全当他空气。
  
  
  李仙觉得这样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他这个师父不是彻底没有地位了嘛!
  那还了得!
  
  于是他叫了一帮人,他在恶人谷的好友们,一起讨论该怎么对付他这个徒弟。
  
  
  众人约在平安客栈。
  
  喂喂!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啊,壮壮越来越过分了啊!我这个师父,一点地位都没有!
  厉华池刚从据点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问。
  咋滴了啊?你还有徒弟了?
  他捡得一个天策。说话的是阿越君。
  这么强的么?在哪捡的啊?厉华池又问。
  
  这不重要啊,我就想请你们帮帮我管管他。李仙说道。
  他不是在跟落尘学打架么?你让落尘治他。这是冰心。
  
  落尘可以么?我有点不放心啊。
  那就让落叶听松治他。
  ………
  
  冰心又说了一句,只是没人理他了。
  
  哎老铁们,你们没有发现,兰壮壮很像一个人么?三条说道。
  其他人都看着她。
  
  不觉得他很像兰摧玉折么?
  
  众人都沉默了,厉华池偷偷看了眼李仙。
  
  李仙低下了头。
  
  哎?我说错话了么?
  
  你这么一说,真的哎!很像兰摧玉折呢!仙某人你觉得呢?
  
  
  没有吧,我没觉得啊。厉华池说道。
  你见过他么就你没觉得。冰心拆台。
  
  ………
  
  李仙抬起头,说。
  哪里像了,你们眼睛是夹了豆豉么!我徒弟,辣么帅!兰摧玉镯?哼,兰摧玉镯…兰摧玉镯…
  
  李仙突然说不下去了。
  
  啊对了!谷里好像新到了一些绸缎,我去看看,你们慢慢聊。
  我去看伍贰巡视回来了么,我先告辞了哈。
  啊,谷主好像找我有点事,我也先撤了。
  
  三条,阿越君和冰心都借口离开了。
  
  
  李仙再抬起头,发现只剩下厉华池一个人了。
  
  怎么就只剩你了伐伐。
  他们都走了啊。
  哼,没义气!
  说说你那徒弟吧,我听。
  
  李仙突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了。
  
  为什么要捡他?
  
  为什么要带他来恶人谷?
  
  为什么要忍着他的脾气?
  
  
  哪一个李仙都回答不出来。
  
  
  算了,伐伐你陪我喝酒吧。
  
  哎……
  
  厉华池叹了口气,命人多上了几坛西市腔。
  
  
  李仙一杯一杯灌酒,灌得最后自己都忘记了酒的味道了。
  他酒量一般,是属于容易喝醉的那种。
  
  
  厉华池不说话,听着他东一句西一句的说。
  说浩气的都是傻逼。
  说他现在已经是战场指挥了。
  说他参加了名剑大会,虽然没拿到名次。
  说谷主的笛声为什么永远只有一个调。
  说阿越为什么那么能吃。
  说为什么都没有人喜欢他。
  
  说他好想念一个人。
  
  
  厉华池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拍了拍李仙的肩膀,也狠狠得灌了杯酒。
  
  好辣。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厉华池本来想直接扶李仙去客栈睡得了,却不想客栈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天策战甲,目光炯炯,看着他肩上的李仙。
  
  不得不说,厉华池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兰摧玉折回来了。
  
  那人走向他,说,交给我吧。
  
  厉华池本能得将李仙放了下来。
  
  那人背起李仙,没说其他,往门口走去了。
  
  
  兰壮壮从没见过李仙喝醉的样子。
  李仙虽然是他的师父,但是,因为忙于阵营之事,李仙很少待在恶人谷。
  
  他把李仙带回房里,李仙一直在念着什么,他附身仔细一听,听到李仙不停说着两个字。
  
  摧摧。
  摧摧。
  摧摧。
  
  那么刺耳。
  
  
  兰壮壮皱起了眉。
  
  
  
  翌日,落尘在检查兰壮壮练习成果时候,发现兰壮壮一直在分心。
  
  你在想什么?
  你打算用这种状态去战场么?
  
  …………
  
  
  落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你说。
  摧摧是谁?
  
  
  落尘沉默了良久。
  
  他看向远方,轻声道。
  
  你是从你师父那听得么?那应该是兰摧玉折了。
  
  …………
  
  整个恶人谷只有你师父会这么叫他。
  
  他是不是和我很像?你第一次,是不是把我认成了他?
  
  落尘点了点头。
  
  你还挺聪明的。是,你确实和兰摧玉折很像,就连神情也像,不过你不是他。兰摧玉折很强,强到你无法想象。
  
  能有多强。兰壮壮不屑道。
  
  你都打不过他么?兰壮壮又问道。
  
  落尘摇了摇头。
  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
  
  他和仙儿关系很好么?
  
  曾经很好。
  
  什么意思?
  
  具体我不清楚,兰摧玉折已经离开恶人谷很久了。不过据说过几天,他就会回来了。落尘笑着说。
  
  他回来做什么?
  
  我听说,是成亲。
  
  …………
  
  
  兰壮壮注意到,自家师父这几天都很不对劲。
  想来也是因为那个叫兰摧玉折的人吧。
  
  
  他更加对那个人好奇了,那到底是怎样的角色。
  
  
  日子一天天过去。
  
  那日,兰壮壮正在练马上轻功。
  就见许多年轻姑娘们叽叽喳喳聚在一起,很是激动。
  
  一问才知,是那个叫兰摧玉折的回来了。
  
  兰壮壮拉着落尘,非要他带自己去见兰摧玉折。
  
  落尘被念得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兰壮壮在谷中地位一般,因此,他只能远处观望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与自己像么?
  确实有点。
  
  兰壮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只见对自己嫌弃的要死的落尘军爷,对兰摧玉折完全是另一个态度。
  
  兰壮壮很不爽。
  
  
  众人都散去了以后,兰壮壮找到了兰摧玉折。
  
  
  喂,我们打一次,怎么样?
  
  
  兰摧玉折看了眼面前这位天策少年。
  恍惚间如照镜子一般。
  
  回过神来,才说。
  你是何人?
  
  你别管,是男人就跟我打一次。
  
  …………
  
  兰摧玉折本想无视他。
  但是兰壮壮怎会答应。
  
  他长枪直指兰摧玉折,就一次,和我打一次。
  
  兰摧玉折最终答应了他。
  
  
  他们约在了小少林高坡上。
  
  不一会,周围已经围满了围观群众。
  
  
  这是一场胜负早已分晓的切磋,然而兰摧玉折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这位少年有如此勇气。
  
  开场兰壮壮任驰骋上马就被兰摧玉折用太阴指打断,之后的兰壮壮完全慌乱了,落尘几日前告诉他的技巧,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兰摧玉折将他控制的死死,没有一丝一毫反抗机会。
  
  兰壮壮惨败。
  
  
  兰摧玉折看着他。
  
  等你以后学会了除战八方以外第二个技能再来找我吧。
  
  之后冷漠的转身。
  
  群众们对单方面碾压式的决斗似乎大失所望。唏嘘了一下,就各自散去。
  
  
  兰壮壮在原地坐了很久,他想过兰摧玉折会很强,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强。
  
  待到日薄西山,一丝冷风,慢慢吹到山谷时,兰壮壮才想起自己该回去了。
  
  虽然只是切磋,但是兰壮壮依然受了点擦伤,光是从马上摔下来,就伤了不少地方,兰壮壮很郁闷。
  
  他躺在床上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听说你今天挑战了兰摧玉折,怎么说,为师很欣慰,你终于长大了。
  
  不知何时李仙已经到他房间里了,看到兰壮壮发出一阵这样的感慨。
  
  …………
  
  虽然听说你被吊着打得。
  不过还是值得鼓励的。
  
  哼。下一次我一定会赢他的。
  
  好,有志气,是我仙某人的徒弟!来,徒弟过来,为师给你上药。
  
  你给我上?
  
  是啊,不然嘞?你又没有老婆。
  
  兰壮壮觉得这话似乎哪里不对,但是又想不出是哪里。
  
  快过来啊,害羞哦。
  
  我没…
  
  那快把裤子脱了。
  
  …………
  
  快脱啊,还要我帮你哦?
  
  没有,我脱。
  
  兰壮壮整个大腿外侧都擦伤了,李仙一点一点为他抹药。
  
  冰凉的药膏与温热的指尖在自己腿上慢慢摩擦,兰壮壮突然觉得身上一股燥热。
  
  徒弟你怎么了?脸怎么辣么红?生病了么?我去帮你找大夫。
  说着李仙就要走,却被兰壮壮一把握住了手。
  
  我没事,你继续涂你的。
  
  真的吗?你别骗我哦。
  
  没骗你,你涂吧。
  
  哦,辣好吧。
  
  李仙继续为兰壮壮抹药,神情那么专注,以至于没发现自己一直被人默默注视着。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哦。
  
  好。
  
  你干森么要虎头虎脑做这种事,下次别犯了,兹道么?你还是个孩子。
  李仙无奈地说。
  
  兰壮壮讨厌孩子两个字。
  
  
  兰壮壮找兰摧玉折挑战被吊打的事情一下子在谷内传开了。
  有人赞他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有人说他仗着年轻,不知死活。
  
  你知道你现在也是个名人了么?
  落尘对兰壮壮说。
  
  嗯?为什么?
  
  因为你单挑了兰摧玉折啊!
  
  ………
  
  你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想做就做了,没有为什么。
  
  …………
  
  
  落尘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既然兰壮壮不想说就算了。
  

 
  兰摧玉折回来已经好几天了,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想要给他好好接风庆祝一下,众人又相约在了平安客栈。
  老板娘见一下来了谷内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高兴的不亦乐乎,吩咐手下的人务必要好好招待着。
  
  
  兰摧玉折看了一圈,往日的好友们都在,只除了一个人。
  
  那人大抵是不想见自己的吧。
  
  想到这,兰摧玉折心中一片苦涩。
  
  
  你小子,这几年去哪混了?
  
  怎么不把嫂子也带过来啊,弟兄们都很好奇呢。
  
  嫂子一定是个大美人吧,哈哈哈。
  
  真羡慕你啊兰兄弟,哎,如果我也能这么年轻就娶上媳妇就好了。
  
  哈哈哈,就你那模样,谁家姑娘看的上你?
  
  哎哎哎,你们问题太多了吧,没看到兰兄弟都沉默了么?兰兄弟你不用急,可以一个一个的说。
  
  众人哈哈哈哈大笑,或调笑兰摧玉折,或彼此间相互调笑。
  
  兰摧玉折却只是微笑着一杯杯的喝酒。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仙统领啊?
  
  仙统领出谷了,你不知道么?
  
  浩气那帮人又惹事了么?
  
  不清楚,他谁也没说。
  
  对了,我还看见他那个徒弟跟着他一起走了。
  
  哦,我知道,就是那个敢挑战兰兄弟那个吧?
  
  对对,被吊打的那个,哈哈哈哈。
  
  兰摧玉折听到这,突然问道。
  那个人是仙儿的徒弟?
  
  是啊。仙统领捡的,在哪捡得来着,你们谁记得么?
  
  不记得。
  我也不记得了。
  仙统领自己都不记得了吧。
  
  …………
  
  
  李仙出了恶人谷,经过昆仑,一路往南。
  李仙是在长乐坊发现兰壮壮在跟踪他的。
  
  不得不说,这孩子轻功进步了很多,竟然让他被跟踪了这么久才发现。
  
  兰壮壮大概是没发觉自己已经知道他的存在了。
  
  佯装着第一次来到昆仑的旅人,找别人问路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为了知道自己的徒弟到底要干什么,李仙特地在长乐坊多呆了半天。
  
  李仙喝着酒,听着往来的人有的没的闲聊,而不远处的兰壮壮小心翼翼看着自己这里。
  
  突然,李仙像有什么事一般冲出了客栈。
  
  兰壮壮也赶紧跟了出去。
  
  只是他出去后哪里能看到李仙的影子。
  
  这时候,他恨死了天策的轻功。
  
  
  兰壮壮骑着马到处乱转,问别人有没有看见李仙。
  
  
  而躲在不远处树顶上的李仙笑得直打滚。
  
  李仙叫见兰壮壮如霜打得茄子蔫了一样似的,突然又有些于心不忍。
  
  
  嗦,你跟着我干嘛?
  
  李仙从树上跳了下来。
  
  兰壮壮十分惊喜抬起了头,李仙看到他的眼里有光闪过。
  
  你没走?
  
  答非所问,李仙又问道。
  
  你干嘛要跟着我?
  
  我不知道。
  
  啊???
  
  李仙想过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是没想到兰壮壮会说这个。
  
  我看到你出谷了,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跟着你出来了。
  
  ………
  
  李仙无语。
  
  
  李仙让兰壮壮回去,然而兰壮壮怎么可能听话。
  怎么说都没用,李仙只好带着兰壮壮一起。
  
  两人一路往北,路过浩气营地。
  
  兰壮壮跃跃欲试要向守卫冲过去,被李仙拦住了。
  
  
  你之前不是受伤了么?为师带你去放松放松。
  李仙说到。
  
  我的伤又不重,早就好了。
  
  兰壮壮不喜欢李仙老是记着他受伤的事,好像他多没用似的。
  
  
  二人来带昆仑山下,李仙指着小遥峰的方向,说。
  
  我们去那里。
  
  通往小遥峰的栈道十分狭窄,加上周围又有昆仑派守卫,李仙觉得带兰壮壮上去似乎并不容易。
  
  然后天策的轻功吧……
  
  李仙将兰壮壮的桃李马拴在山脚。
  骑着自己的里飞沙邀请兰壮壮同骑。
  
  
  小壮啊,你好歹也是个天策,怎么能一天到晚骑着桃李马呢,传出去为师都觉得丢脸哦。
  
  然而兰壮壮没听清李仙说了什么,他和李仙靠的那么近,近到伸手就可以碰到他。
  
  兰壮壮看着李仙纤细的腰身,想也没想,就搂了了上去。
  
  李仙大惊,胯下的里飞沙也跟着一个踉跄。
  
  兰壮壮你干森么!
  
  我怕掉下去啊,这里这么高。
  
  ………
  好像也有些道理。
  
  李仙也不管身上那越收越紧的手臂。
  
  好在没多久他们也就到了山顶。
  
  
  这里的景色和李仙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绿树繁荫,四季如春。尽管周围冰雪覆盖,但在这山谷处,却有寒风无法到达的地方。
  
  兰壮壮明显被这里的景色震惊了。
  
  这里很美吧?嘿嘿嘿。我跟你嗦,这里还有一处温泉,对人身体特别好。你不是受伤了嘛?来,为师带你去泡泡。
 
  兰壮壮看着眼前这冒着热气的水池……
  
  …………
  你带我来这里,泡澡?
  
  对啊!
  师傅我对你很好吧,嘿嘿嘿。
  
  …………
  
  我不要。
  
  为森么不要!
  
  泡澡不是要脱衣服么?…
  
  对啊!
  
  那我不要。
  
  你怎么肥四!脱衣服而已,又不是没脱过!来,师傅帮你脱!
  
  ………
  
  怕森么!大家都是蓝孩子!
  
  你看师父我脱给你看。
  说着李仙解开了自己的衣带。
  
  啊啊啊啊!你走开!!
  兰壮壮大叫着跑开。
  
  你肥来啊!很舒服的!别跑啊!
  小壮!壮壮!
  
  两人像孩子般追来追去。
  李仙衣衫半开,看起来,十分的暧昧。
  
  
  两人都没注意到不远处有隐隐约约的琴声。
  
  咦?还有人在这里么?
  
  李仙停了下来,对兰壮壮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两人缓缓走向山头。
  
  只见不远处一个人端坐高处,拨动着琴铉。
  
  琴声哀婉,悲切,却灵动,悠扬。
  
  李仙不忍打扰,正要退到旁边,却见弹琴之人突然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刹那间,万物都已经静止了。
  
  
  兰摧玉折?
  
  竟然是兰壮壮先喊了出来。
  
  兰摧玉折一直看着李仙,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人。
  
  兰壮壮站到李仙身边,问道。
  
  你和他约好的么?
  
  李仙这才回过神。
  
  怎么可能,我跟他,好久都没见了。
  
  ………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兰摧玉折问道。
  
  我带他来的,那天和你切磋不是输了么,他受了点伤,我带他来,泡泡澡,放松一下……
  
  
  我出手原来有那么重?兰摧玉折笑道。
  
  
  不是,是我要带他来的啦。
  
  
  这样啊。
  
  兰摧玉折低下了头,闭目,继续弹起了琴。
  
  李仙突然觉得琴声似乎变得刺耳起来了。
  
  兰壮壮看了看兰摧玉折,又看了看李仙。突然一把握住李仙的手,说道。
  
  仙儿我们去泡澡吧,不要打扰别人了。
  
  闻声兰摧玉折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李仙,李仙却没注意到,大叫着。
  
  说了八百遍了!我四你师父!你要叫我师父!
  
  
  仙儿,仙儿,仙儿。兰壮壮连着叫了几声,生怕李仙听不到似的。
  
  然后突然心甘情愿脱起了衣服。
  
  
  怪怪的。
  
  
  李仙觉得奇怪,但是也懒得管他了。
  
  
  只要他能顺利下水就好了。
  
  
  周围又响起了熟悉的琴声,是李仙曾经经常听得那种。
  一阵烦躁涌上心头。
  
  虽隔着距离,但是李仙仍然看清了兰摧玉折弹得那把琴。
  
  夜雨沁荷。
  
  李仙当然知道那是怎样的信物。
  
  
  决定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李仙对兰壮壮说。
  
  徒弟我来帮你擦背吧。
  
  
  
  兰摧玉折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心情再弹琴了,能坐在这里,只不过想离那人更近一点。
  其实如果他想,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加入他们中间。
  
  只是,有些事发生就是发生了。
  
  错过也就错过了。
  
  
  想到这,兰摧玉折心里一阵痛。
  
  琴声终了。
  
  
  兰摧玉折看到不远处拴着的里飞沙。
  
  
  哇啊!摧摧你这么强的么!里飞沙哎!你怎么弄到的!
  抓的啊,哎,我说你,就你那骑马技术,好意思说自己是纯阳的么?
  我们纯阳是轻功好又不四马术好!
  那你可是我见过马术最差的纯阳怎么说。
  兰摧玉镯!你看不起我!哼,那有种跟我比轻功啊?
  不比,有了里飞沙,还要轻功做什么呢。
  别别别,摧摧,里飞沙,辣个不是嗦好,给我嘛,嘿嘿嘿…
  摧摧?
  好,给你,都给你。
  嘿嘿,摧摧你真好,如果我是吕孩子我就嫁给你!
  
  回忆纷沓而至,兰摧玉折决定还是不要想了。
  
  兰摧玉折这才发现,李仙也起身了。
  
  
  不多泡一会?兰摧玉折说道。
  不了,我徒弟晕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啊。
  兰摧玉折突然注意到李仙身后背着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兰壮壮。
  
  我们先告辞了,你先忙你的哈。
  
  李仙背着兰壮壮向里飞沙走去。
  
  
  慢着。
  
  兰摧玉折叫住了李仙。
  
  你给他下了什么?
  
  什…什么啊,你说什么?
  
  你怕是我忘了我是哪来的了。
  
  李仙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忘记了,兰摧玉折来自万花谷,虽然他不修离经易道,但是对医药或多或少也会知道一些。
  
  大概是看出来了吧。
  
  哎。李仙叹口气。
  就是普通的迷药,我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不想他跟着我。
  
  ………
  
  我想把他送回长乐坊,再拜托谷里的兄弟把他带回恶人谷。
  
  你不怕他醒来以后到处找你么?
  
  不会,他哪都不认识。我会让人跟他说,在谷里等我回去的。
  
  ………
  
  你要去哪?我陪你去。
  
  啊?
  
  去哪?
  
  不用了,多麻烦啊,你才回来,多陪陪嫂子吧。
  
  ………
  
  还有我这是私事,嘿嘿。
  
  好。
  兰摧玉折也没强求。
  
  那你小心点。
  
  嘿嘿,那我走了,你保重。
  
  李仙把兰壮壮放到马上,自己也上了马,驾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兰摧玉折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想,如果他不知道件事,他一定能无所谓这一切。
  
  然而,为什么要让他知道。
  为什么。
  
  兰摧玉折握紧了拳。
  
  
  安置好兰壮壮,李仙快马加鞭赶路,他要去的地方很远,更何况,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赶到枫华谷的时候,已经是几日后的事情了。
  
  
  幸好,李仙在午阳岗见到了自己要等得人。
  
  你可到了。厉华池对李仙说道。
  
  不好意思耽误了些时间,大家都到了么?
  
  嗯,都到了,就剩你了。
  
  只见厉华池身后分别站着阿越君,三条,衍涩,落尘,花开。
  
  很好,那我们今天就出发吧。
  
  你不用休息一下么仙某人?阿越不放心。
  
  不用了,我们早点完成任务,也能早点回去。
  
  
  还是休息一下吧,毕竟这次挺辛苦的。
  厉华池说。
  
  众人点点头,表示厉华池说得没错。
  
  那好我们先制定计划,明天一早出发。
  
  大家都没意见。
  

  然而第二天,队伍里却突然多了一个人。
  
  这是谁?李仙问道。
  
  这位兄弟叫朱传识,我叫来帮忙的。厉华池说。
  
  可以可以,谢谢你朱兄弟。
  
  那位叫朱传识的和尚戴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一句话也没说。
  
  伐伐,这位朱兄弟好好高冷啊,看起来很牛批哎。
  
  嗯……他不喜欢说话,不用管他。
  
  这么强的么?
  
  嗯……
  
  
  在进入荻花圣殿的之前,李仙特意看了眼那个名叫朱传识的和尚,对方也看了他一眼。
  
  莫名熟悉。
  
  
  兰壮壮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恶人谷。
  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出去过。
  
  头有点晕,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做的。
  
  兰壮壮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所以他又去找了落尘。
  
  却被告知,落尘也出去了。
  
  谷里和李仙熟悉的人都不在,大概是他和他一起了吧。
  
  只有他。
  
  
  
  平安客栈里,几个闲散恶人正聚在一起八卦聊天。
  那个上次找兰摧玉折切磋的小天策你们看见了么?
  怎么了?
  他在尚兽苑门口杀了一天了,再这样下去,要惹兽王不开心了。
  哈哈哈哈哈,你管那么多呢,一切有仙统领。
  那倒是,说起来兰摧玉折回来以后,仙统领就不见了。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问题。
  
  你们原来不知道么?
  
  老板娘花蝴蝶也忍不住加入进来。
  
  这仙统领和兰摧玉折的事啊,我可是最清楚的~
  
  
  兰壮壮不记得自己在这里杀了多久了。
  回过神,只见四周躺了一堆豺狗和蛇的尸体。
  兰壮壮擦干净自己脸上的血,转身回去了。
  
  
  李仙一行人用了整整一天时间,终于从荻花圣殿逃出。
  
  
  李仙握着手中的雪凤冰王笛。
  
  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
  
  虽然大家都是江湖中的高手,但是,还是不同程度受了点伤。
  
  李仙很不好意思。
  
  这次真的麻烦大家了,为了我个人冒了这么大的险。
  尤其是这位朱兄弟,你我素不相识,却几次将舍身决给了我,仙某人无以为报。
  
  朱传识看着李仙,视线落在了他手中的笛子上,还是没有说话。
  
  别客气了仙人,大家都是兄弟,帮忙不是一句话的事么。
  只是我能问一句,这只笛子你准备送给谁啊?厉华池说。
  
  这还用问么?一定是妹子吧!仙某人!你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可以啊,够拼的!阿越很激动。
  
  是不是给兰摧玉折的啊?三条悠悠的说道。
  
  李仙的表情一瞬间裂开了,尴尬的笑了笑。
  
  众人也沉默了。
  
  真的是兰摧玉折么?
  哇啊!你们不是吵架了么?
  阿越直接叫出来了。
  
  其他人也都看着李仙,包括那个朱传识。
  
  没有啊,我和他没吵架,人家要成亲了,我怎么也得送份礼物吧。
  
  哇,你这礼物就很强了啊。三条又说。
  
  衍涩跟花开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看了彼此一眼又看了看落尘。
  
  落尘也摇了摇头。
  
  这时候朱传识突然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李仙不解地看着他。
  
  厉华池赶忙说,我去看看他,你们聊。
  
  
  朱传识走出客栈,他觉得他如果再不出来,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想到李仙在圣殿中流的血,想到他刚才的表情,说得话。
  竟然是为了自己。
  这一切竟然是为了自己!
  
  朱传识一掌劈开了树。
  
  
  这么生气?你不去跟他说你就是兰摧玉折么?厉华池说道。
  
  不。
  
  兰摧玉折收回了掌,默默说道。
  
  没什么好说的,只会让更我们尴尬而已,更何况,我也要成亲了。
  
  兰摧玉折终于摘掉了面纱。
  
  我走了,照顾好他。
  
  …………
  
  
  李仙只看到厉华池一人回来,好奇地询问朱兄弟去哪了,厉华池却说他有事先离开了。
  
  李仙也没怀疑其它,众人踏上了回谷的路程。
  
  
  李仙回来的那天,兰壮壮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是为了憋住一口气的原因还是什么,他独自一人跑到烈风集的最高处站了一天。
  
  傍晚时分,血色夕阳漫天。
  
  你在这里傻站了一天,是要干嘛?
  
  兰壮壮听到那个他最相见,却又最不想见的人说道。
  兰壮壮不理他。
  
  下来啦,谷主的笛声我都受不了,会折寿的。
  
  还是不理他。
  
  兰壮壮!你下不下来!李仙怒了。
  
  原来你也知道生气么?
  
  酸酸的一句话,李仙立马怂了。
  
  哎呀,壮壮为师是担心你啊,你不知道那里很危险的,为师都受伤了!
  
  可你和兰摧玉折——
  
  嗯?兰摧玉折怎么了?
  
  兰壮壮突然不知道自己在不忿什么了,他和兰摧玉折认识了这么久,又一起为恶人谷效力,并肩战斗,不是很正常么?
  
  自己,又算什么呢?
  
  没什么,我去找落尘了。
  
  嘿!你这个不肖徒弟!我一回来就过来看你,你居然去找别人!你给我肥来!
  
  然而兰壮壮已经飞得没影了。
  
  
  李仙突然觉得兰壮壮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在一点点成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他的眼神中透露着光明,那里有他想要追寻的东西。
  
  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
  
  
  那日,他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笛子送给了兰摧玉折。
  兰摧玉折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
  
  
  兰摧玉折成亲那天,李仙回了纯阳,李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那么想念那里。
  那里的人,物,和不变的风雪。
  
  李仙想留下。
  
  
  
  他把自己心中所想告诉了师父,师父对他说,今日你所失去的,会在别处寻回,无论你在哪,纯阳宫都会等着你。
  
  于是他又离开了纯阳。
  
  
  
  几年后。
  
  狼牙军节节败退,却仍垂死挣扎。
  
  李仙冒死将物资运至前线,却不想被狼牙暗哨偷袭。
  同行的侠士不小心中了埋伏,李仙也受了伤。李仙命悬一线之际,一匹战马从天而降,踩死了狼牙军。
  
  
  
  那人微笑着对他说,仙儿,我来了。
  
  
  
  end

评论(31)
热度(51)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