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我的一个道长朋友》

*见题可知本文略虐,be预警。
*一直都是小甜饼,不知怎么就脑抽写了一篇虐……(大概是对没有糖的怨念吧)
*全文第三人称视角,摧仙故事是从中间开始的。
*有很多作者夹带的私货,内含双花内销bg(与摧仙无关)
*壮壮实在太可爱啦忍不住带他出场打个酱油233333
*ooc预警。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万花谷誉为大唐三大风雅之地之一,也正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
  我叫顾栖风,是一名专修花间的万花弟子。我师承棋圣王积薪,乃星弈门下。因为师父长年不在谷中,星弈一门人丁寥落。不过我和其他师兄师姐处的都很好,也并没有遭遇过欺辱。
  我和那位道长的初识来源一次意外。
  
  那日我同往常一样做着每日日常,却突然被告知去长安进购一批药材。
  我并非杏林弟子,对医药也知之甚少。正奇怪为何要派我去,来通知我的师兄却说此时正是谷中用人之际,大唐如今战乱四起,多数杏林弟子已出谷治病救人去了。我忙说,既然如此,弟子必完成任务。
  如今的长安已再也不复往日,不再是记忆中那气势恢宏,繁花似锦的模样。目之所及,满目疮痍和无家可归的百姓。
  我压低了帽檐,尽量使是自己忽略两旁惨不忍睹的景象。
  并告诉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是取药而已。
  
  我按照师兄的吩咐在天都镇中找到了那家药铺,店主看到我的万花衣饰,二话没说便把药材塞到我的手里了。
  店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我接过药,他却紧紧握住我的手,不住颤抖。
  “救救我们吧,大唐,就只有你们了。”
  
  我瞬间如遭雷击,定在原地,不知所措,全然没有方才装作的镇定。
  “好。”
  我答应了老人,老人点点头,满意离去。
  
  我提着手中的药材,瞬时感觉仿佛有千斤重。
  
  我没有按照原路返回,想去茶馆讨一杯水喝,然而去了才发现,这里的老板娘已经换了人。
  茶也不再是曾经的味道。
  
  
  那位道长是我在一群狼牙兵中发现他的。
  
  那时的他被数十个狼牙军包围着,血花飞溅,狼牙兵功夫不敌他,但是胜在数量够多。
  眼看着他即将被打得残血,我在一旁偷偷读起了阳明指,配合商阳指和玉石俱焚。狼牙军被灭掉了,那位道长也因为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我赶忙上前将他扶起,此处靠近狼牙军的驻扎地,不可久留,就在我准备扶着他离开的时候,突然从他身上掉出了几袋粮食。
  
  我顿时明白了,他是为了这些粮食才和狼牙军厮杀起来的吧。
  
  我将米袋挂在脖子上,背着他,一点点转移,终于在一个狼牙军不容易发现的山坳处,将他放了下来。
  
  我并未修行离经心法,不懂得怎么救人,只是知道一些简单的急救之术,只能眼看着他血一点点浸透他的衣衫。
  
  突然想起这里不远处似乎有万花弟子临时搭起的救助驿站。我等在原地,寻找适当的机会,背起道长,往驿站去。
  
  好在位置并不远,同门师妹见我身后背着重伤之人,赶紧帮忙将他放下。我将道长拼死夺来的粮食递给了师妹,师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将食物分发了下去。
  
  我本以为道长身上伤势不重,只是普通剑伤,包扎一下即可。不料师妹告诉我说道长除了外伤外,还身负很重的内伤。
  若不尽快救治,恐怕性命不保。
  我询问师妹能够做什么,师妹说这里的条件有限,不宜救助重伤之人,更何况这里每天都有流民送来,已无多余地方留给道长。
  我看着昏迷不醒的道长和一脸歉意的师妹,一咬牙,背起道长。
  我对师妹说,我带他去万花,长安距离万花不远,我快马加鞭往回赶。
  师妹点了点头,没说什么,递给我一粒丹药,说如果道长中途醒了过来让他服下,可护住他的心脉。
  
  师妹给了我一匹快马,我道了谢,赶紧启程。
  
  回去的路上并不顺利,好在我虽不懂离经,花间心法却略为熟练。
  
  回到万花已经是几日后了。
  中途道长醒了一次,我听到他在呓语但是听不清说得是什么,我按照师妹的吩咐给他喂了药,吃了药的道长彻底安静下来。
  
  我本想直接去找裴元师叔,不曾想,裴师叔被孙师祖吩咐外出办事去了。
  
  道长的伤已耽误不得。
  
  好在万花不缺的就是大夫。
  一位与我关系较好主修离经的小师妹主动前来帮我照料道长。在她帮助下,道长的身体一点点好了起来。
  
  道长醒来的那天我正在和师兄们切磋武功。
  小师妹告诉我情况后,我立刻赶了过去。
  
  小师妹明显比我要激动的多,她上前问了道长很多问题,道长被问得有些尴尬,看向我这边。
  我笑着安抚了小师妹,她到也听话,蹦蹦跳跳去给道长抓药去了。
  
  道长向我道了谢,告诉我他名叫李仙。
  我问他为何会受伤,他说自己寡不敌众,本想从狼牙军那偷几袋粮食给饥民,不想竟然被发现,差点送命,幸好我及时出现救了他。
  我却摇了摇头说,道长你身上的伤远不止此。
  道长,不,应该是李仙不说话了。
  长久的沉默有些尴尬,我借口去看师妹离开了,留他一人在房内好好休息。
  
  小师妹见我出来笑着问我是不是也没问出什么来,我点了点头。
  小师妹说,那道长一身恶人红装束,应当是恶人谷的人。
  
  我一直待在谷内,对江湖中事知晓的并不多,倒是小师妹,经常随其他师兄师姐出谷,对外面的世界知知甚多。
  
  小师妹说她是中立,对阵营什么的不感兴趣,只是现如今浩气盟和恶人谷两方势力相互胶着,不相伯仲,道长身上怕是有什么隐情。
  
  小师妹说李仙道长内伤极重,外伤用药好调理,内伤却需要他人用内力给予补足。
  
  我想了想,花间心法与李仙道长的紫霞心法皆是以内功为主,便决定每日定时去道长那里帮他调养内力。
  
  
  
  小师妹曾告诉我,她经常看到李仙道长对着一个小小的药瓶发呆,那个药瓶很平常,平常到每个万花弟子修行过程中都会得到一个类似的。
  
  道长应当是在思念故人,我说。
  小师妹笑着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哪位师姐呢?我认识的人多,不如我去帮道长问问~
  我摸了摸小师妹的头,告诉她别瞎操心了,这是道长自己的事,他既然知道这里已是万花,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们。
  小师妹也没说什么了。
  
  这天我如往常一样去看望李仙道长,却发现他并不在房内。
  询问了几个同门才知晓,他去了花海。
  
  
  花海是万花谷最负盛名的美景,常有痴男怨女来此表露对彼此的爱意。
  
  我在花海的中央看见了他。
  
  一袭白衣,宛如谪仙。
  
  我走进了他,发现他正在喂一只仙鹿。
  
  他也看见了我,对我说,这里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我说,是啊,不论外面怎样,这里永远也是一个样子。
  
  如果人也可以这样就好了。
  
  他说完摸了摸仙鹿的头,动作很温柔,仙鹿也蹭了蹭他的手心。
  
  我说,李道长,我们该回去了。
  
  他这才收回了手,略不好意思地对我说说,抱歉,我这个一时没有注意。
  
  我摇摇头说没事。
  
  
  像往常一样助他运完功。
  李仙道长说,谢谢你们的帮助,我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
  我对他说道长不用客气,治病救人,是我万花谷的传统。
  
  李道长听完嘿嘿嘿得傻笑,十分的孩子气。
  
  其实比起我来,小师妹对李道长的照顾要多得多,她本就是杏林门下,又主修离经易道,比我能做的要多的多。
  
  
  小师妹会经常和李道长一起聊天,李道长也很喜欢她,常跟她说他的江湖见闻。
  我偶尔也会加入,但多数都是听着他们两个说。
  
  就是在李道长口中,我们知晓了我们另一个江湖闻名的同门——兰摧玉折。
  
  
  李道长愿意告诉我们,也是一个巧合。
  
  那日,小师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她在李道长换洗的衣服里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药瓶。
  我让她把东西还回去,她却笑嘻嘻地问我不好奇么。
  我严肃地说,再好奇那也是道长私人物品。
  小师妹一点也没被我的语气吓住,仍说,那还是好奇咯?
  我无言。
  小师妹又说,那个药瓶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刻了一个字。
  小师妹把药瓶递给我,我看到药瓶上有一个小小的摧字。
  
  
  小师妹最终还是听了我的话,在李道长还没发现东西不见了的时候,将东西还了回去。
  只是,她希望李道长能告诉她瓶子的主人是谁。
  我大喝她无礼。
  她反而轻松的说,反正道长和我们已经那么熟了,也说了那么多,不如再多说一点?
  李道长的目光在我和小师妹脸上逡巡,也许是小师妹天真无邪的脸庞让人难以抗拒,李道长最后竟然叹了口气,说。
  
  可以。
  
  
  李道长说这是他曾经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
  之所以是曾经,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朋友了。
  
  李道长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但是我知道,他心里的感觉,一定不是这样。
  
  意外地,小师妹没有问任何问题,和我一样,静静听着李道长的故事。
  
  
  李道长说他和兰摧玉折相识于恶人谷。
  
  那时的李仙刚刚成为十四阶的极道魔尊,有机会能直接替谷主王遗风效命。
  同他一起成为极道魔尊的还有一人,就是兰摧玉折。
  王遗风交给他们一个任务,谁要是能第一个完成,会有重赏。
  而任务的内容,就是盗取浩气盟在黑戈壁晶矿运输的路线图。
  不论对于恶人还是浩气,晶矿都至关重要,运输图也只有各自阵营高层人士才会有。
  所以,这并不是个容易的任务。
  
  然而自信满满的李仙又怎会被吓住。
  
  他略一思考,想到,硬拼是肯定不可能的,只能够智取。
  李仙又通过多方打听知道,浩气盟最近新派了一个武林天骄负责晶矿运输一事。他又花了重价钱,得知那个武林天骄有一个让人十分厌恶的恶习——好色。
  
  李仙曾经想过自己不妨买通一个女子帮自己将路线图偷出来,然而考虑再三,这件事只有自己做才最为放心。
  于是,李仙决定自己化妆成女子潜入浩气内部。
  黑戈壁马贼众多,一日,李仙在武林天骄常出没的地方,洋装成被马贼打劫的少女。
  李仙对自己的姿色还是很有自信的,加上惟妙惟肖的表演,那武林天骄果然中计。
  对方色眯眯看着李仙,并愿意将他带回去救治。
  李仙暗喜,一切都在按照自己想得那样进行。
  
  武林天骄将李仙带回了浩气营地,并吩咐一个七秀照顾他。
  李仙连连称谢,内心,却在琢磨该怎么从武林天骄口中套出路线图。
  然而,没想到,一切竟然比预想的还要顺利。
  照顾李仙的七秀告诉他,他们这位新上任的大人,并不是什么好人,看到有姿色的女子,就想占为己有。盟中已经有很多人对他不满。她告诉李仙,武林天骄房间中有个暗室,此人经常在那里行苟且之事,让李仙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如果被他传唤,千万要小心。
  
  李仙听完以后更是觉得天助他也。
  
  果然,没过一两日,那武林天骄就已经按捺不住。李仙心道正是好机会。
  
  他装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泪盈于睫,哭着说,感谢大人救命之恩,自己身无分文,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希望大人不要嫌弃。武林天骄听完以后大喜,迫不及待向李仙身上摸去。
  李仙忍住内心恶心与他周旋片刻,便一举将他打晕。
  李仙想起七秀说得暗室,便想东西会不会在那里面。
  于是李仙找了半天,终于在床边,找到了暗室的门。
  
  李仙顺利从暗室中找到了路线图,正欢喜时,却发现暗室的门自己关上了。
  门外传来武林天骄得意的笑声。
  原来武林天骄早已觉察出李仙不对劲,方才只是佯装中计,为的只是瓮中捉鳖。
  李仙暗道不好,却不想门外突然没有了声音。
  不一会,门又开了。
  
  一个天罡卫模样的人站在门外,旁边是,已经断气的武林天骄。
  
  那人仔细打量了李仙,对他说,你可真是想的出来。
  李仙听出那个声音属于兰摧玉折。
  
  李仙大窘,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裙子,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女装又怎样!
  兰摧玉折却是笑了,说,可以,你很强。
  
  仿佛发自内心。
  
  李仙却紧紧抱住手中的路线图,深怕兰摧玉折会来抢,大声说道,东西是我先找到的,我死也不会交出去的!
  
  兰摧玉折却是摇摇头说,东西你交我交都一样,我只想完成任务,旁的无所谓。
  
  李仙不可置信看着他,兰摧玉折催促他说,你还不走,等浩气来围攻么?
  李仙这才反应过来。
  正想跑,却被兰摧玉折拦腰抱住。
  
  兰摧玉折附身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想过了,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比较适合这样出去。
  
  
  之后他二人顺利完成任务,王谷主大喜,重赏了李仙。
  
  
  然而比起赏赐,李仙对兰摧玉折这个人更有兴趣。
  
  此次任务之后,李仙在谷中声名大起,而兰摧玉折比起他,却稍逊一些。有人说他为他人做嫁衣,说他不够聪明。
  李仙知道不是这样,那日若不是兰摧玉折,他恐怕无法完成任务,然而兰摧玉折本人,却不解释一个字,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那日,兰摧玉折正在怡红院喝酒,李仙直接冲了进去,大喝道,兰摧玉镯你给我出来!
  周围闲散的恶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忙撒腿腿逃命。
  
  兰摧玉折却是悠哉悠哉喝了杯里的酒,问他有何吩咐。
  李仙说,我是来找你算账的,那天在浩气营地,为何要……
  后面几个字李仙说不出口。
  
  只见兰摧玉折单手托腮,笑着说,哦,那件事啊,有什么不对么?你衣服都被撕了,我抱着你,不也是为了你的清誉么?
  
  你放屁!出来跟老子单挑,我要揍你!清誉两个字彻底激怒了李仙。
  
  这里毕竟是十恶之一米丽古丽的地盘,绕是李仙跟兰摧玉折这样的恶人也不敢在这里放肆。
  
  兰摧玉折答应了李仙出去。
  
  二人来到炎狱山。
  
  兰摧玉镯我要跟你单挑!快拿起你的武器!李仙吼道。
  然而兰摧玉折完全不上心的样子,懒洋洋地说,老哥别无聊了,我不想跟你打,再说你也打不过我。
  
  这李仙能忍么?当然不可能。
  他直接两仪化形就向兰摧玉折身上招呼去了。
  
  然而事实证明,兰摧玉折的话并没有错,李仙确实打不过他。
  
  几次下来,李仙都输了,他气得把手里的剑都扔了。
  
  兰摧玉折看着李仙原地炸毛的样子,心中很是欢喜。
  
  
  之后的几次任务,李仙都会不自觉的去找兰摧玉折,两人一来二去也熟悉了起来。
  
  兰摧玉折的实力,也渐渐被发现。
  王遗风派他偷偷潜入浩气盟,暗中协助恶人谷。
  李仙也逐渐成为恶人谷的阵营指挥。
  两人一明,一暗,相互配合,天衣无缝。
  一时间,恶人的疆土扩大的直逼浩气盟。
  两人因此也被奉为继十恶之后恶人谷的灵魂人物。
  
  而他们私下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李仙离开纯阳宫,就直接去了恶人谷,而兰摧玉折,在未入谷前,就已因为名剑大会而闻名江湖。
  
  他告诉他纯阳的飞雪很美。
  他跟他说天策壮丽的夕阳。
  他们一起去丐帮饮桃花美酒。
  他们同游西湖共赏翠柳画桥。
  
  他找回了他曾错过的美景,每每转身,发现身旁总有一人默默看着自己,心想,所谓江湖也不过如此了吧。
  
  
  只是与兰摧玉折越发熟悉后,李仙才发现王谷主真可谓慧眼识人。
  兰摧玉折太适合去做线人了。
  
  兰摧玉折虽然在恶人谷中威望甚高,却从不过问谷中任何事。
  
  谷中妹子觉得他英俊高冷,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他喜欢的,就是约上二三好友,去长乐坊收租,去酒池峡看妹子跳舞。
  
  兰摧玉折鬼点子一堆,每每倒霉的却是他身边的人。
  
  昆仑有一个叫小遥峰的地方,四季如春,仿佛仙境般,纵使周围都是白雪皑皑,那里也是绿草如茵。
 
  那里有一处温泉。
  
  兰摧玉折最喜欢拖着李仙去泡澡。
  
  两人身材差异较大,兰摧玉折没少因为这个挤兑李仙。李仙每每都会气的脸涨通红,但是也没办法。
  谁叫他打不过呢。
  
  老哥。
  干嘛。
  你怎么这么白啊。
  我怎么兹道!我生下来就是仄样。
  啧啧,腿也细,胳膊也细,你该不会是个妹子吧。
  你才是妹子!你眼睛夹了豆豉么?
  哇,腰也这么细啊。
  兰摧玉镯!你给我滚开!你再摸我我就加你仇杀了啊!
  哈哈哈,别激动,我不过来了。
  
  李仙委屈。
  他把这件事跟其他好友说,却只换来别人哈哈哈大笑。
  李仙更是气的不行。
  
  
  不过李仙也有自己的办法。
  那日,谷主派他二人去无量山,与驻守澜沧城的极道魔尊商讨攻防事宜。
  完成任务的他们顺道在回龙镇玩了几天。
  一日,兰摧玉折正在客栈内悠闲自在地喝茶,几个年纪很小的小孩子奶声奶气得过来叫他叔叔。
  兰摧玉折不解地看着他们。
  叔叔,你能教我们玩泥巴么?那个叔叔说你玩得特别好。
  兰摧玉折懵逼了。
  叔叔叔叔,教我们嘛。
  叔叔~叔叔~
  小孩子们抓着兰摧玉折的手不放,兰摧玉折看着那个始作俑者,正笑得满地打滚。
  叔叔不会玩泥巴。兰摧玉折尴尬地说。
  那位叔叔说你会的!他还给我们吃糖了,我们相信他!
  嗯嗯嗯!
  对,我们相信叔叔。
  几个小孩子不相信还连声附和。
  兰摧玉折捂着额头,无语。
  
  李仙在一边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说东北泥王你也有今天。
  
  
  两人就这样没事你怼我来我怼你,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李仙也不知道。
  
  某日,恶人又赢了一场大攻防,谷主,少谷主,以及其他恶人首领一起在一起喝酒庆祝。
  兰摧玉折不停地给自己灌酒,一杯一杯,灌到最后,人都坐不住,话也说不清楚了。
  因为李仙坐在他的身边,他直接倒在了李仙身上。
  恶人谷向来崇尚自由随性的生活,没有人介意他出格的举动,王谷主只是笑了笑,就吩咐人把兰摧玉折抬下去了。
  然而兰摧玉折仿佛长在了李仙身上一样,怎么样扒也不下来。
  李仙没办法,也只能告退,亲自把兰摧玉折送回去。
  
  二人出了烈风集,李仙把兰摧玉折推到了一边。
  装够了么?兰摧玉镯?
  
  兰摧玉折站直了身体,全然没有刚才的醉态,笑着说,你怎么知道的我是装的?
  李仙不屑道,就你还想骗我,你说话的样子,我背都能背出来。
  兰摧玉折又说,这么了解我的啊。
  身体靠得越来越近。
  李仙忍不住后退。
  兰摧玉折你要干森么?
  李仙感受到了兰摧玉折身上散发的热气,和浓烈的酒香。
  
  李仙没想到兰摧玉折会突然抱住他,紧紧的,身体贴合,没有一丝缝隙。
  
  李仙的脑子已经乱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兰摧玉折在他耳边轻声说,帮我保管一样东西好么。
  
  话音刚落,李仙就觉得手里多了个凉凉的小东西。
  此时,兰摧玉折也放开了他。
  
  额头相抵,仿佛交换彼此气息。
  
  
  我……
  
  
  
  兰摧玉折话没说完,就被李仙仙狠狠推开。留下一句你又要干嘛!别玩了啊!
  
  他看不清兰摧玉折当时的表情,正如他看不清自己的心一样。
  
  心乱如麻,仿佛有千军万马在他脑壳里驰骋疆场。
  
  他不确定兰摧玉折我字后面是什么。
  
  他不想赌。
  
  
  
  后来,李仙被派去枫华谷协助义军抗击狼牙,而兰摧玉折,则被调到了战乱长安协助万花弟子,击杀那些残暴的狼牙军。。
  
  他们很久都没有再见到彼此。
  
  渐渐的,他们很少出现在同一张地图。
  
  攻防时,也各自有了新的同伴。
  幸好,他们还身在恶人谷,为着阵营出生入死。
  
  之后的几年,李仙不仅是攻防指挥,更成为了战场统领,风头一时无人能及。
  
  荣誉加身的背后,竟已渐渐忘了,身旁不知何时已少了一个身影。
  
  兰摧玉折的名字,也渐渐淡出了视线。
  
  一代新人换旧人,阵营从不缺乏能人异士,也不缺乏有野心之人。
  
  一日,李仙正在酒池峡温泉处泡澡,就听见谷中几个恶人在讨论着什么。
  
  李仙本没什么兴趣,只是兰摧玉折四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而之后的两个字,更是让他呆愣在原地,成亲。
  
  兰摧玉折要成亲了。
  
  
  李仙觉得整个身体都麻木了,明明是在温水中,整个身体却觉得十分的冷,从心脏处蔓延开来的冷。
  
  李仙沉到池底,拒绝周围一切的声音。
  
  
  虽说这些年他与兰摧玉折联系较少,但彼此之间多少还有些同伴之谊。
  李仙想自己应该送一件什么样的礼物给兰摧玉折。
  
  视线落在了小小的瓶罐上,李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带着它,那个摧字,一笔一划,仿佛扎入心底。
  
  
  那日回谷,李仙看到了桌子上那张红色的请帖。
  
  却不是给自己的。
  
  
  李仙静静看着手里的雪凤冰王笛,身上那些为了得到笛子而留下的伤口,仿佛更加疼了。
  
  
  李仙梳洗一翻,正要去烈风集告知王谷主重要情报,就见兰摧玉折正在屋内。
  
  李仙退到一旁,倒不是他有意偷听,只是这声音就那样自己传进了他的耳朵。
  
  多谢谷主。
  不必。
  谷主答应我的请辞,我就很开心了。
  
  请辞?
  
  他是要离开么?
  
  李仙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这时,王谷主突然叫了李仙。李仙应声进屋。
  因为此时的兰摧玉折对阵营之事管的较少,他也自觉自己不该多听,刚要告辞,就被王谷主叫住。
  兰摧玉折只好站在一旁,静静听李仙说话。
  
  直到李仙把话说完。
  
  王遗风看了他们俩一眼,笑着说。
  两位都是我恶人谷的大功臣,如今兰兄弟即将大婚,王某人本当前去祝贺,可惜,近日无法抽身。不如就请李兄弟代我出席,如何?
  
  两人听完都看了彼此一眼。
  王遗风仍然笑着。
  兰摧玉折先开口说,谷主实在是客气了,仙统领是属下好友,就是谷主不说,属下也会邀请他。
  
  李仙咬紧牙,心想,兰摧玉折你又在装。
  
  然而知晓王遗风的用心,李仙不好当面拆穿兰摧玉折,只好点头答应,两人告退。
  
  出了烈风集,两人都沉默下来,曾经无话不谈的好友,此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成亲那天……
  我没空。李仙口气不善。
  ……
  为什么。
  你为什么生气?
  先拒绝的不是你么?
  
  连发的质问,李仙被逼到了死角。
  兰摧玉折目光灼灼看着他。
  
  我该接受么?我能信任你么?
  
  兰摧玉折面对这样的反问竟也呆住了。
  他们看着彼此良久,还是兰摧玉折先开口。
  算了,都过去那么久了。
  

  有多久了呢?李仙也不记得了。
  莫名的,一种酸涩的感觉萦绕心头,他想快点离开这里。
  那天,我真的有事,这个,就当成礼物送给你,新婚快乐。
  
  兰摧玉折接过李仙递过来的白色笛子。
  
  李仙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多谢。
  
  祝你和嫂子幸福。
  李仙说道。
  
  兰摧玉折刚想说你比我大,又想解释也没什么意义,只好点头说。
  
  好。
  
  
  兰摧玉折结婚那天,整个恶人谷都非常热闹。
  听说少谷主亲自给他主持。
  听说迎亲队伍,从昆仑一直排到三生路口。
  听说那天所有人都很开心。
  
  
  李仙却在那天回纯阳看望了自己的师父。
  
  并换下了那一身血染的道袍。
  
  纯阳宫终年不化的冰雪渐渐消散了李仙身上的杀伐戾气。
  
  他每日按时去太极池逗乌龟。
  去三清殿扫积雪。
  听三圣问天论道。
  和师弟师妹们切磋武艺。
  李仙觉得往日听起来不甚厌烦的早课竟也有意思起来。
  
  
  渐渐的,李仙萌生退出江湖之意。
  
  
  在纯阳待的越久,他越发留恋这里了。
  新来的小师妹小师弟都很可爱,他们听说李仙的事迹,都喜欢围着他说外面世界。
  
  李仙觉得日子就这样过似乎也不错。
  
  
  回到恶人谷之后,李仙把他的想法告诉了王遗风。
  王遗风捻着胡须,说道。
  人各有志,李兄弟既然有意如此,王某人也不可强求。只是兰兄弟不日前才陪同爱妻离开恶人谷,谷内一时失去两名大将怕是有些不妥,不如李兄弟再等几天,等吾找到合适人代替阁下,如何?
  李仙没有意见,他不可能说走就走。
  
  你要走了么?
  这天李仙正在收拾东西,正好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李仙说道。
  可以带我一起走么?我还什么都不会。
  李仙笑着说,会有人教你的,你可是我仙某人的徒弟,早晚有一天你会变成一匹真正的东都之狼。
  你会回来看我么?
  你长大了,壮壮,没有我你也可以的。
  我不信。
  天策神情哀怨看着他,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
  李仙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可以的。
  大狗眼睛湿了,他一把抱住李仙,低声说,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等我长大了,我就去纯阳看你。
  好。
  
  
  李仙把能交代的都交代了下去,和兄弟们喝了最后一次酒,就打算彻底离开了。
  
  来时无一物,离开时,仍是无一物。
  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
  
        李仙念着这十个字良久,良久。
  
  
  后来李仙独自一人又去了很多地方,虽不在阵营,但他仍希望能为这个江湖做些事情。
  
  
  李道长说完了。
  我和小师妹都沉浸在了他的故事中。
  
  那你的内伤是?
  小师妹又问道。
  
  李道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我当日虽是轻轻松松离开了,但是,有人觉得我是背叛了恶人谷,想要我的命。
  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了恶人谷做了这么多!他们怎么能觉得你是叛徒!小师妹很激动。
  李道长倒是无所谓的笑笑。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旁人强求不得。好在我的功夫也能保住自己。不过这次是意外,是我判断失误,所以真要多谢顾兄弟了。
  我笑着对他说不用客气。
  
  我能最后问一句么?小师妹又说道。
  道长你为什么要一直带着那个药瓶呢?
  李道长没有说话,我看到他眼睛慢慢有些红了,有什么情绪正在他的身体里膨胀,好像要迸发出来。
  
  你很喜欢他,对么?
  
  一滴眼泪沿着李道长眼角滑落,滴了下来。
  
  是啊。
  我喜欢他。
  好喜欢好喜欢。
  
  喜欢到分不清他的真情还是假意。
  
  
  说完李道长的眼泪竟然止不住的涌出。
  小师妹轻轻抱着他,安慰他。
  
  我的眼睛不知为何竟然也有点酸。
  
  
  又过了几日,道长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他说他要走了。
  
  我看着他,突然有了他徒弟当时的心情。
  道长,我也可以陪你。
  
  他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说道。
  
  不用了,比起我,你有更需要陪的人。
  
  李道长说完了眼门外。
  
  我看到小师妹正捧着一盒新鲜的水果走了进来,眼里充满笑意。
  
  
  李道长离开了,什么也没留下。
  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做着每天该做的事。
  
  倒是小师妹,来的越来越少了。
  她和我说她要跟师兄师姐出谷很久很久。
  我说哦。
  她说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我跟她说师兄我会给你写信的。
  她没有再理我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再看到她。
  
  我猛得发现了一件事,一件被我忽略了很久的事。
  
  我四处寻找小师妹,但是大家都说没有看见她。
  
  我慌了。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慌过。
  
  我找遍了小师妹常在的每一处地方,但是都没有她的影子。
  
  我要失去她了。
  
  
  就在我将要放弃的时候,我却在一处断崖那里发现了她。
  
  她对我说,师兄你知道么?我经常在这里偷偷看你。
  看你傻兮兮地采药。
  看你傻兮兮地喂着那群怎么也喂不熟的鹿。
  
  看你傻兮兮地从不知道抬头。
  
  
  我上前紧紧搂住了小师妹。
  
  一颗心,终于彻底安定了下来。
  
  
  
  多年后,我和小师妹成亲了。
  那一日,我们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把同心锁,上面镶刻着我和小师妹的名字。
  
  我和小师妹,不对,应该是我的妻子,都想到了一个人,我们相视一笑,共同握紧了手中的锁。
  
  
  END
  

 
评论(33)
热度(42)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