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当剑三主播穿越到霍格沃茨》

*某天和妹子们一起讨论霍格沃茨学院后脑洞大开产物,十分有毒。
*对话流,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废话一堆,人物极度ooc,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发糖xjb脑补,慎入。
*架空设定,摧仙二人和其他小伙伴均无其它cp关系。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罪恶的仙人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情。
  他现在不但穿越了,还变小了,原本已经26岁高龄的他突然变成了十几岁。
  小屁孩的年纪。
  最让他恐怖的是,他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他好像只在电影中看到过得世界。
  
  
  
  我一定是在做梦。
  
  罪恶的仙人一脸茫然愣在原地,看着周围人神色正常的交谈聊天。
  
  我他妈绝逼是在做梦。
  
  罪恶的仙人想了想梦里面的人要醒来用什么办法来着?
  对,疼痛。
  
  罪恶的仙人想到做到。
  他趁身边的人都没注意,用头猛得向旁边的桌子上撞去。
  
  “砰!砰!砰!”
  
  怕不够用力似的还撞了好几下。
  
  
  …………
  ………
  …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没有时间管周围的人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罪恶的仙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头很疼,疑惑他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难道是撞得不够用力?
  
  他捂着头,正考虑要不要改撞柱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生大喊。
  
  “啊!!!血啊!!!”
  
  好像是在回应这声惨叫一样,罪恶的仙人倒了下去。
  
  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又在了另一个地方。
  到处都是白色。
  没见过的场景。
  
  哎哟,头好疼。
  
  罪恶的仙人试着转了转头,看到自己旁边坐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绿色长袍。
  因为头很晕,罪恶的仙人没法对焦,看不清那人的脸。
  
  “你傻逼吧?”
  
  很熟悉的声音。
  好像在哪听过。
  
  “你四谁?为什么要骂我?!”罪恶的仙人使劲揉了揉眼睛,慢慢的,终于看清了面前之人的轮廓。
  
  很好看的一张娃娃脸。
  
  咦,怎么好像也很熟悉?
  
  “我没骂你,我在说事实,你说你没事头往桌子上撞什么?是不是傻逼?”
  
  罪恶的仙人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属于谁的了。
  
  “兰摧玉镯??你是兰摧玉镯??”
  “………”
  “你尊的是兰摧玉镯?”
  “我是啊。”
  “哇啊!!!怎么你也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了?!我们赶紧一起跑吧!”
  “跑?往哪跑啊?”
  “往家跑啊,你傻么!”
  “………”
  “还没到放暑假的时候老哥。”
  “森么放暑假兰摧玉镯你脑袋是不是秀逗了,以为自己还小在上学哟!”
  “我们确实在上学。”
  “啊?”罪恶的仙人突然停住,“你说什么?”
  “我们就是在这里上学。”
  “………”
  “上什么学啊!老子早八百年就毕业了好么!!”
  “……我看你是撞坏脑子了,我去叫医生。”
  “你别啊摧摧!快跟我说这里到底是哪里哇!我他妈的又是谁!”
  “这里是圣芒戈医院,你是格兰芬多的李仙仙。”
  
  
  罪恶的仙人,不,应该叫李仙仙彻底傻了。
  
  什么芒果医院听都没听说过啊!!!芬什么多啊我只听过芬达好么!!
  还有李仙仙是什么鬼啊!!!
  
  “兰摧玉镯你别逗我了,我叫李仙仙,那你姓兰叫摧玉镯么?”
  
  李仙仙似乎没搞清楚重点。
  
  兰摧玉折没理他,只觉得他是真的撞坏脑子了。
  
  一个胖胖的外国女人走了过来,李仙仙听到他和兰摧玉折说了些什么,还递给兰摧玉折一个东西。
  
  “你的伤不重,把这个喝了就行了。”
  李仙仙看到兰摧玉折递过来的杯子里一堆绿色的液体。
  直犯恶心。
  “哇啊,这是什么玩意啊,兰摧玉折你要毒死我么!”
  “我没那闲工夫,你赶紧喝了,喝了伤口就好了,头也不会晕了。”
  “真的假的啊?你别骗我哦。”李仙仙不信。
  “不骗你老哥,快喝吧。”
  
  李仙仙还是喝了,心想毒死我吧,说不定毒死了自己就醒了。
  
  然而让他失望了,他并没有被毒死,相反,头上的伤口不疼了,头也不晕了。
  
  简直像魔法一样。
  
  “刚刚那是什么啊?那么厉害,还挺好喝呢,甜甜的。”
  “………”
  “好了吧?好了就起来吧。”
  
  兰摧玉折把外袍甩给李仙仙,让他穿上。李仙仙却很嫌弃地说,“这什么衣服啊,这么丑。”
  “这是校服。”
  李仙仙注意到兰摧玉折也穿着和自己款式差不多的长袍,只是颜色不太一样。
  “那为什么我们两个衣服不一样?”
  “我们不是一个院的。”
  “哦。”
  
  穿好衣服后的李仙仙开始吐槽为什么自己穿得没有兰摧玉折好看,兰摧玉折懒洋洋的说因为你矮啊。
  李仙仙十分不服气,然而此时的自己确实比兰摧玉折矮半个头还不止。
  只能憋回去。
  
  
  长那么高干嘛么,哼。
  
  
  李仙仙同学在兰摧玉折的解释下终于弄明白了他现在在什么样的地方。
  这里是哈利波特波特世界里一个叫霍格沃茨的魔法学校。他和兰摧玉镯在这里读书,兰摧玉折在斯莱特林学院,他在格兰芬多学院。
  李仙仙半天才把名字念准。
  
  
  李仙仙表示他小时候也看过哈利波特,也曾经幻想过自己能收到猫头鹰的邀请函,想不到这个愿望居然在这么不经意间实现了。
  命运真神奇啊。
  
  出了圣芒戈医院,李仙仙注意到有几个女生看到自己后捂着嘴偷笑。
  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不觉脸一红。
  
  
  “就是那家伙。”
  “突然发神经拿头撞桌子。”
  “我看到了,嘻嘻。”
  
  她们的声音不大不小,李仙仙正好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他又不敢吼女孩子。
  
  兰摧玉折看着他为难的样子,忍住笑。
  
  他把李仙仙往怀里一搂,附耳轻声说,“没事,我不嫌弃你。”然后还狠狠瞪了那几个女生一眼。
  
  ………
  ……
  
  回过神的李仙仙把兰摧玉折狠狠推到一边。
  “兰摧玉镯你干嘛!!干森么靠我那么近!”
  “………”
  “你傻逼吧。”
  “你又骂我!我又哪里不对了哟!”
  “………”
  “算了你脑子不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他妈脑子才不好,我…我只是暂时失忆了!”
  
  李仙仙也被自己说得话恶心到了,什么鬼啦,偶像剧哟。
  
  “………”
  “好好好,失忆失忆。”
  
  穿过走廊,李仙仙看到越来越多的学生。
  他们多数是外国人,这让从小在中国长大的他十分不适应。
  
  突然想到一件事。
  
  “哎,摧摧,我刚刚好像听懂那些吕孩子的话了哎,哇,我的英语那么好了么,哎嘿嘿。”
  兰摧玉折静静走到他身边,靠近。
  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揭开李仙仙的外袍。
  “你……你要干森么兰摧玉镯!”
  
  兰摧玉折伸进他的外袍,拿出一个海螺样式的胸针。
  
  “这个,可以帮你自动翻译。”
  “哇,这么神奇么!”
  “开学第一天发得。”
  兰摧玉折确定眼前这货是真的撞坏脑子了。
  “这么高科技啊,可以可以。”
  “魔法世界也要跟时代接轨好么,别磨叽了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说完兰摧玉折抓着李仙仙的手就跑。
  
  “你…你…”
  李仙仙跟不上兰摧玉折的脚步,嘴巴也开始磕巴了。
  “你别抓着我啊,我自己走!”
  “别jb废话了,不一直都是这样么?”
  
  啥?
  一直啥?
  
  李仙仙脑子彻底跟不上了。
  
  
  伏地魔之战结束后,各个学院院长觉得,学院之间应该要消除彼此的成见。因此,整修后的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合并到了一起。
  这样,不同学院的学生可以一起学习交流。
  
  
  李仙仙被兰摧玉折带过去的时候,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面孔。
  “阿越?!”
  “俊俊?!”
  “哇!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你小点声哎。”兰摧玉折拍了他一下。
  
  
  阿越和厉华池抬起头,正看到李仙仙像看到鬼一样看着他们。
  
  “仙某人你好点了么?干嘛想不开拿头撞桌子啊。”说话的是阿越。
  “就是啊,你有啥想不开的啊,刚刚阿越跟我去看你的时候你还睡着,兰摧就让我们先过来等你了。”这是俊俊厉华池。
  
  李仙仙又看了眼兰摧玉折,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
  
  咳,转过头,移开视线。
  
  
  
  虽然这一切真的和做梦一样,但是李仙仙决定还是不纠结了。
  
  反正他又不是一个人。
  
  想开了的李仙仙突然回头对兰摧玉折笑了一下。
  
  兰摧玉折摸了摸鼻子。
  
  “哎哟,别秀了,赶紧过来想想作业怎么写吧。”好俊俊这时候又恰当的吐了个槽。
  
  
  李仙仙本想问他秀啥了,但是听到作业两个字还是忍不住问道。
  “作业?我们还要写作业么?”
  “你这不废话么?哪有学生不写作业的。”阿越说。
  “就等你啦。”俊俊又说。
  “等我?这么好一起写作业啊,哎嘿嘿。”
  “想多了”兰摧玉折说道,“都等着你写呢,老哥。”
  
  
  哈???
  
  
  “所以你们原来是学渣么??”
  “别说得那么难听么仙同学,大家都是好朋友不应该互帮互助嘛?嘿嘿嘿嘿。”阿越猪猪笑得很贼。
  “是啊,我们可是好兄弟呢。”俊俊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李仙仙回头气呼呼得看着兰摧玉折,然而对方只是悠哉哉打了个哈欠。
  
  “你别看我,我成绩一直很烂。”
  
  
  所以这群人居然让他一个穿越回来的人帮他们写作业???
  
  好吧虽然他们不知道。
  可是他刚刚伤了脑子啊。
  
  
  李仙仙想要掀桌。
  
  
  兰摧玉折看他一脸为难的样子,又说。
  “算了,不想写就别写了,回头我去万罗那抄一份给你们。”
  “哇!摧摧你这么好的么!”
  “那喜不喜欢我啊?”
  “嘿嘿,摧摧你真suai,撒浪嘿。”
  
  兰摧玉折笑着摸了下李仙仙的头。
  
  
  “哎呦我去眼睛要瞎掉了,阿越你有眼镜不?”
  “没有,感觉钛合金的都不够呢。”
  
  
  李仙仙跟着几个人有事没事的闲扯淡,期间招来了周围几个白眼,然而他就当没看见了。
  
  “咦?阿越你和我还是室友啊?”李仙仙没想到。
  “对啊,你不是这都忘了吧,哎哟太伤我的心了。”
  “………”阿越做西子捧心状。
  “阿越猪猪,你要是再瘦一点我就信了。”
  “嘿,你这人!”
  几个人拌嘴扮得不亦乐乎。
  
  
  “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李仙仙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声音很好听,戴着眼镜的少年微笑着走过来。
  “在和仙某人说话呢,这家伙又嫌我胖。”阿越说道。
  “没事我不嫌弃你。”
  “………”
  
  李仙仙看到阿越听了以后就在那傻笑。
  
  一阵恶寒。
  
  “俊俊,阿越是不是有病啊?”李仙仙捣了捣身边的厉华池。
  “习惯就好,不过,你也差不多了。”
  “哎你什么意思?”
  俊俊埋头看书当做没听见。
  “哎你为森么不嗦发?你对我有意见么伐伐?”
  李仙仙还是不明白。
  “别吵了老哥,去看我练习吧,让俊俊静一会。”
  “你什么练习啊?为什么要叫我去?”
  “魁地奇练习啊,马上要比赛了。”
  
  魁地奇?
  李仙仙在脑子里疯狂搜索这几个字,根据儿时为数不多的记忆终于想起来这似乎是个骑着扫帚追着球跑的游戏。
  
  “哇,摧摧你还会魁地奇这么强的么?”
  “………”
  
  “阿越我叫你来也是为了这个,一起去吧。”眼镜少年说道。
  “好,我陪你!”
  阿越说完就和对方走了。
  
  
  李仙仙愣住了。
  
  
  “怎么肥四?怎么阿越也走了?”
  “他陪伍贰去练习了啊,伍贰是格兰芬多找球手。”
  “伍贰,那个人是伍贰么?好像在哪听过…”
  “………”
  “伍贰是不是很厉害啊?感觉好涩费呢。”
  “………”
  “哎?摧摧你怎么也不嗦发了?”
  “………”
  “哎?摧摧你又拉我干森么!”
  “………”
  “兰摧玉镯!你放开我!”
  “………”
  “伐伐!伐伐救我啊!伐伐!”
  
  
  可怜的李仙仙就这样被兰摧玉折拖走了。
  
  厉华池看了一眼,望天,无奈道,都走吧,都走吧,眼睛还能少瞎一次。
  
  
  魁地奇球场通常情况下只有学生们上课,或者比赛时候才允许人进入。
  然而此时比赛在即,学校也允许了各学院选手来此练习。
  
  今天正好来的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
  
  两个学院积怨已久,然而伏地魔之战之后,两个学院都在反思曾经剑拔弩张的意义。斯莱特林不是没有正直的巫师,格兰芬多也不一定都是高尚的人。
  因此,两个学院在各自院长的带领下,逐渐握手言和。
  
  然而这两个学院学生视彼此为对手似乎刻在了骨子里,即是如今没有了曾经怒目而视紧张气氛,却也充满了敌意。
  
  
  李仙仙被兰摧玉折强制按在了观众席上。
  他记得自己是格兰芬多的,为什么坐在了斯莱特林这边。
  有几个斯莱特林学生也很不解看着他。
  
  兰摧玉折上场了。
  因为身高原因,一身银绿色斯莱特林队服的他在人群中很是显眼。
  李仙仙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帅。
  
  兰摧玉折似乎也看见了他,向他所在的方向招了招手。
  
  李仙仙也本能向他招了手,突然在他身后一群女学生疯狂尖叫,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哇,这家伙,人气这么高的么。
  
  
  格兰芬多那边也出场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今天李仙仙见过的戴眼镜的少年。
  身穿猩红色队服的他们走出来又是另一种气场。
 
  嗯,还是格兰芬多的队服好看。
  
  李仙仙坚持这么认为。
  
  
  
  因为只是练习,所以不计较分数,只是以抓住金色飞贼作为结束。
  
  裁判吹了哨后,几个运动员咻得飞上了天。
  
  作为一个意外来到这里的麻瓜,李仙仙觉得这场比赛真的很刺激。
  
  他不是很懂规则,只是根据电影里为数不多的画面猜测。
  
  兰摧玉折和伍贰在金色飞贼放出来的那一刻就冲了上去。
  
  “伍贰加油!!你是最帅的!!!”
  “队长加油!格兰芬多万岁!”
  
  
  李仙仙注意到对面格兰芬多那里在阿越带领下一浪高过一浪的加油声。
  
  伍贰也回头对他们笑了。
  
  
  李仙仙很不服了。
  
  “兰摧玉镯加油!!!你才四最棒的!”
  “斯莱特林!斯莱特林!”
  他的身后,斯莱特林的学生也跟着喊了起来。
  
  “喂!仙某人!你到底是哪边的?坐过去就算了,还帮着斯莱特林加油?!”
  阿越很生气,站在台子上冲斯莱特林这边吼道。
  
  “你管我!我愿意!哼!”
  “你还没嫁过去呢就帮着外人?”
  “你放屁!你他妈才嫁过去!老子才不嫁!”
  “那你帮着那边?!”
  “我高兴!肥雕你闭嘴!”
  ……
  …
  
  李仙仙和阿越君在看台上吵得不可开交。
  球场上兰摧玉折和伍贰到意外的很和谐。
  两人都在步步紧追着金色飞贼,然而兰摧玉折却有空对伍贰君说。
  “喂,练习赛而已,不用这么夸张吧。”
  伍贰也说,“我也不想,只是…”说着目光向观众席望去。
  
  然而就在伍贰君分神刹那,兰摧玉折突然加速,一个反身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金色飞贼。
  
  比赛结束。
  斯莱特林胜。
  
  兰摧玉折拿着手里的金色飞贼,得意洋洋看着伍贰君。
  
  “我怎么就忘记了,你是个斯莱特林啊。”
  
  
  之后的几场练习赛,双方各自有输有赢。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比赛那天才最重要。
  
  
  晚餐时刻
  厉华池下午去图书馆泡了半天,倒不是他多爱学习,只是他实在是没事干。
  嗯,顺便把作业做完了。
  
  他抬头望了一眼格兰芬多那一桌,果不其然,李仙仙和阿越君又吵了起来。
  
  “仙某人你怎么又坐过来了,你不是斯莱特林的么!”
  “我是格兰芬多的!你眼睛夹了豆豉么?没看见我的校服是格兰芬多么?”
  “你是格兰芬多你为什么要给斯莱特林加油?”
  “不就加个油嘛!肥雕你这么小气干森么!”
  “我们本来可以赢得就是你!”
  “哎哟哎哟,输了怪我哦,再说练习赛而已又不是比赛。”
  “那好,比赛那天你不准去给斯莱特林加油。”
  “………”
  “你去不去?”
  “………”
  李仙仙看了眼斯莱特林那一桌,兰摧玉折正在低着头吃东西。
  “别装傻啊,就说你去不去?你要去你就不是格兰芬多的!”
  这是阿越君身旁的伍贰君戳了戳他。
  “别太过,无所谓的,”
  阿越附身小声说了一句话。
  
  斯莱特林那一桌,万罗笑着对兰摧玉折说,“那边又吵起来了。”
  兰摧玉折抬头看了眼,说“很正常。”
  “你不会觉得吵么?”
  “不会啊,很有意思的。”兰摧玉折喝了口南瓜汁。
  “你还真是,跟一般的斯莱特林不一样。”
  “是嘛,今天还有人说我很斯莱特林呢。”
  
  
  
  第二天是周末,学生们都放假。
  阿越一早上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仙仙一觉睡到中午才醒。
  
  午饭时间李仙仙特意注意了下斯莱特林那边没看到兰摧玉折。
  
  那家伙去哪了?
  
  这里又没微信,李仙仙想联系对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好他看到了赫奇帕奇桌的厉华池。
  “嘿!俊俊!”
  “干嘛?”
  “一会去哪玩啊?”
  “没想好呢,回寝室吧。”
  “别去寝室了,我们去霍格莫德村玩吧。”
  “你想起来了?”
  “突然对这个地方有点印象,好像以前去过。”
  “可以,很强。兰摧玉折呢?没和你一起?”
  “没看到他啊。”
  “你俩不约会么?”
  “约什么会啊!俊俊你有病吧!”李仙仙脸红了。
  “……”
  “看来还是没想起来。”
  “那你到底去不去嘛!”
  “去,我去,就我们俩?”
  “阿越猪猪一大早不见人了,不管他。”
  “我大概猜到跟谁了。”
  
  
  两人相约去霍格莫德村的糖果屋。
  
  李仙仙当初看电影的时候对那里印象最深。
  虽然他不喜欢吃甜食,但是那里千奇百怪的糖果还是吸引了他。
  
  
  李仙仙像第一次来到霍格莫德村一样,处处充满好奇。
  “你怎么跟刘姥姥似的?”厉华池又在适当时候吐槽。
  “什么叫刘姥姥?我是失忆了!”李仙仙才不会说他现在跟麻瓜是一样的呢。
  “那你想起了多少了?”
  “嗯…我也不知道,很多东西很多人都有种熟悉感,但是又不确定。”
  “………”
  “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好端端你为啥拿头撞桌子,兰摧又惹你了么?”
  “不是他,他干嘛惹我。”
  “不是吵架了?”
  “吵什么架?我干嘛要跟他吵架!”
  “……”
  
  其实李仙仙也不确定他之前跟兰摧玉折关系怎么样,不过他回来之后脑子受伤确实跟兰摧玉折没啥关系。
  
  糖果屋门口的人是最多的,两人挤了半天才挤进去。
  
  正中央有一个大大的正在旋转的波板糖,李仙仙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睛有点晕。
  
  没去看其它的,李仙仙直接拽着厉华池去了搞怪糖果区。
 
  “嘿嘿,俊俊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吃了头发会变颜色的口香糖哦~” 
  “………”
  “还有这个!会变形的巧克力!啊吃了什么动物就会变成什么的动物,很强啊俊俊!啊,虽然只有1分钟……”
  “你想买给谁吃?”
  “嘿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是要给别人吃的?”
  “我猜是兰摧。”
  “别别别,谁说我要给他吃了!好东西,大家要一起分享,走,我们去看其它的。”
  
  最后李仙仙买了一堆糖,脸上的表情美滋滋,俊俊知道某人又要倒霉了。
  
  逛完糖果屋,两人又去破釜酒吧坐了一个下午。
  李仙仙问了俊俊很多这个世界的事,以及关于自己的过去。
  
  他和兰摧玉折,厉华池以及阿越君是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四个人也一起来到了这个魔法世界。兰摧玉折在斯莱特林,他和阿越在格兰芬多,而厉华池去了赫奇帕奇。虽然学院不同,但是四个人关系一直很好。
  
  厉华池把他们过去发生的许多糗事,一件件告诉了李仙仙。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二人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回去,霍格莫德村连着禁林旁的一个湖,那里也能回到学校。
  
  因为离禁林很近,这里鲜少有人来,只是偶尔能看见几个小情侣。
  
  “干嘛要走这里啊仙儿?”
  “哎呀,跟别人走一条路有什么意思啊,快跟我走,我记得这里有好玩的地方呢。”
  “你记得?你又想起来了?”
  “呜,一点点,好像谁带我来过这。”
  
  厉华池觉得这世界上除了某人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了吧。
  
  啧
  明明对方的事记得那么清楚,却偏偏忘了最重要的,厉华池也是觉得心累。
  
  当然是替另一个人累的。
  
  
  天色将晚,两人不知不觉间加快了步伐。
  
  这时候,湖边的两个人影引起了李仙仙的注意。
  
  李仙仙看了厉华池一眼,想一探究竟,悄悄往那边走去。
  
  渐渐看清了轮廓是一男一女,两人相视一笑,估计又是哪对小情侣呢。
  
  李仙仙正想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他们天快黑了这里并不安全,就发现其中一个身影有些眼熟。
  
  
  “兰摧?”
  
  厉华池念出了自己想说的那个名字。
  
  “………”
  
  李仙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袋懵了一下,然后就在那傻傻看着。
  
  只见兰摧站在女孩子身边,女孩子比他矮很多,显得十分的小鸟依人。
  
  距离原因听不清两人之间说了什么,也不是很清楚两人在做什么,只是背影看起来相当亲密。
  
  
  “仙儿…”
  厉华池试着叫了一下李仙仙,但是对方并没有理他,仍是注视着兰摧玉折的方向。
  
  突然女孩像是突然爆发一样肩膀抽动起来,应该是在哭。兰摧玉折拍了拍她的肩膀,女生摇了摇头。
  
  
  李仙仙看不下去了,大跑着离开了。
  
  
  厉华池也跟着走了。
  
  
  李仙仙跑得很快,厉华池根本追不上他。
  
  李仙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心里不舒服,很不舒服,就像被人骗了一样。
  
  
  尽兴而归的阿越看到李仙仙带回来的一堆糖果,十分开心地打开了包装。
  
  李仙仙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哎?这个豆豆糖真好吃!仙某人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
  “你什么不喜欢吃哦岳不群。”李仙仙表示自己不想嗦发。
  “林平之你怎么了嘛?”
  “岳不群你给我打一下好不好。”
  “哈啊?”
  “给我打一下嘛。”
  “我不要。”阿越说着又塞了一口糖。
  “阿越猪猪。”
  “干嘛?”
  “你怎么这么胖啊。”
  “………”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有点烦。”
  李仙仙躺在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总是回放着兰摧玉折和那个女生的背影。
  “别烦啦有这么多好吃的还不够么?哦对了,今天我和伍贰在禁林那里好像看到了兰摧……”
  阿越的声音突然变小了。
  “你不是因为那个才烦的吧?”
  “才不是嘞,关我屁事。”李仙仙转过身,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
  “………”
  
  李仙仙从那以后就有点蔫蔫的,做什么都没有劲似的。
  魔药课时候把舟形乌头当成了狼毒乌头,被老师大骂了一顿不说,还害得格兰芬多扣了分。
  
  “什么你说仙儿看到兰摧跟一个女生在一起?”受不了的阿越把厉华池叫到一边,问他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在湖边看到的。”
  “这就很强了啊……”
  “可不咋滴。”
  “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啊?”
  “别了吧,这他俩自己的事,我们别参合了吧。”
  “嗯……好吧。”
  
  
  兰摧玉折觉得很奇怪,一早上都没见到李仙仙,今天早上的课是和拉文克劳一起上的占卜跟黑魔法防御术。
  那个神神道道的老巫婆兰摧玉折一向都不喜欢,所以课也什么都没听。黑魔法防御课他倒是喜欢,只是…没了那家伙在一边叽叽喳喳,少了很多乐趣。
  
  中午吃饭时候,兰摧玉折特地看了几眼格兰芬多那边,只有阿越跟伍贰在一起嘻嘻哈哈。
  
  兰摧玉折皱紧了眉头。
  
  吃完饭,他就在大堂门口处堵住了阿越。
  “仙儿呢?怎么没看见他?”
  兰摧玉折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他啊,身体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怎么会不舒服?”
  阿越耸了耸肩,“不知道,那天和俊俊从霍格莫德村回来之后就怪怪的。”
  “他和俊俊去了霍格莫德村?什么时候?”
  “就前几天星期六啊。”
  “………”
  阿越见兰摧玉折突然不说话了,语重心长道。
  “小东啊,不是我说你,做人啊,千万不要三心二意。”
  兰摧玉折听出了对方话里有其他意思,只是有些不明白。
  “他严重么?”
  阿越摇了摇头,慢慢说“就是没精神而已。”
  阿越见前方的伍贰已经频频回头几次了,便不再和兰摧玉折说了。
  
  兰摧玉折看着阿越跑过去的身影,心中百味陈杂。
  
  
  魁地奇比赛在即,各个学院之间的训练更加密集。
  兰摧玉折是斯莱特林的队长自然要负责所有。
  伍贰君也是格兰芬多队的队长,兰摧玉折经常能在训练场上看到他,以及他身边的另一位。
  
  几乎是每场练习赛,阿越君都会在一旁加油,体型上他是最明显的那个,声音也是。
  
  看着伍贰君也不急不慢的样子,兰摧玉折莫名很烦躁。
  
  
  这天比赛完,兰摧玉折约了几个好友去猪头酒吧喝酒。
  
  “为什么要来这家啊。”说话的是一个女生,仔细一看竟是那晚和兰摧玉折一起的那位。
  好友们表示不理解,明明有条件更好人气也更旺的三把扫帚酒吧,为什么要来破烂不堪的这里。
  兰摧玉折没说话,灌了一杯兰姆酒。
  
  众人摇了摇头,心道这人也是任性惯了的,也就没说什么了。
  
  这时候有个人姗姗来迟了。
  
  “你们都来了啊,实在是抱歉有点事。”
  是厉华池。
  
  兰摧玉折抬头看了他一眼。
  厉华池被看的有点不自在,坐到了万罗旁边,小声问道。
  “咋了啊这是?”
  万罗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郁闷了呗,还能咋滴。”
  说话的是冰心。
  “咋就郁闷了啊?”
  厉华池又注意到兰摧玉折投过来的视线,嗯,很有杀气。
  
  “哦,我大概知道了,你俩还没和好啊?”厉华池吸了一口南瓜汁。
  “我找不到他。”
  
  想到这,兰摧玉折郁闷的不行。
  以往都是对方强势出现在他的世界中,以无法忽视,不可替代的姿态。
  
  甚至他们之间不清不楚的开始也是那人…
  主动跨出那一步。
  
  如今…
  
  兰摧玉折想到这,又狠狠灌了一杯酒。
  
  
  “哎,你喝慢点,别一会醉了。”厉华池好心提醒,眼神在兰摧玉折身上飘来飘去。
  “上次,阿越说他病了,我想去看他,他不愿见我。”兰摧玉折开始说话。
  “我甚至想用复方汤剂装成格兰芬多学生混进去。”
  “可以很强,好感动。”厉华池又在适当时候吐槽。
  “可惜,我不会配。”
  “……”
  “……”
  “……”
  “噗嗤。”
  万罗第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其他人也掩住嘴,使劲憋笑。
  “哎有什么好笑的,你们几个会配那玩意么?”
  “不会不会。”
  “嗯,不好笑不好笑,你继续。”冰心捂着嘴说。
  “不知道怎么说,很烦。”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时候厉华池又说话了,“阿越也跟我说过,仙儿这几天老说自己烦。”
  “………”
  “要不你俩见个面说一下吧,我们帮你想个办法。”
  “这都是因我而起的误会,要是你们真的…我罪过就大了啊老铁。”
  “三条不关你事,是我自己。”
  
  
  李仙仙觉得这几天日子过得挺快的,都没怎么见到阿越猪猪跟俊俊。
  正好O.W.Ls考试快了,他要好好读书了。
  说实话李仙仙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不真实,像做梦一样,奇怪的是他居然开始慢慢适应它了。
  
  做个巫师,想想就很刺激呢。
  
  李仙仙自动把他之前身体各种不正常状况理解为青春期综合征,嗯,跟某些人没关系的。
  
  
  这天李仙仙正抱着书准备去图书馆,就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堵在自己前面。
  那人抱臂站在一旁,眼神拽得二五八万似的。
  
  李仙仙暗嚎自己真倒霉。
  
  
  “哟,你好啊。”还是那种低沉的,典型东北大老爷们的声音。
  “哈哈哈哈,摧摧好久不见啊,最近好嘛?我都忙死了。”李仙仙笑得自己都觉得尬。
  “哦,都忙啥呢?”兰摧玉折问得不经意。
  “忙考试啊,哎呦,你不知道有多烦人。”
  “………”兰摧玉折不说话,就直直看着李仙仙,李仙仙被看得浑身发毛。
  “摧摧?摧摧你还有事么?没事我去看书了哟。”
  “………”
  兰摧玉折还是没说什么。
  李仙仙以为他默认了,就一步步往旁边挪,“摧摧我走了哦?”
  最后问了一声,李仙仙在拐角处立刻撒腿就跑。
  
  兰摧玉折看着他的身影,内心比开始还要烦。
  
  
  李仙仙心跳的很快,快到要跳出胸腔了。
  即使坐下来,反复呼吸,李仙仙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眼前的字跳来跳去糊成一团,李仙仙一个也看不明白。
  
  李仙仙突然想起来,自己明明已经26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屁孩似的。
  少男情怀总是诗?
  
  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成熟点啊李仙仙同学啊。
  
  
  时间一晃眼又过去了。
  魁地奇比赛来临。
  这对被学业压的透不过气的五年级学生而言,是难得的放松。
  
  几个学院观众席上早早就坐满了人,李仙仙也被阿越君硬拽过来看比赛。
  “我允许你给斯莱特林加油,但是你必须坐在格兰芬多这里。”
  “………”
  第一场是格兰芬多对战拉文克劳,伍贰君带领着格兰芬多们轻松赢了比赛。
  阿越说,拉文克劳们都在忙着考试,训练都很少,不然不会是这样的成绩。
  李仙仙看着赛场上神采飞扬的伍贰君,莫名想到另一个人。
  
  啊,下一场是斯莱特林的。
  自己要不要去给他加加油呢?
  
  这么想的李仙仙已经从观众席下溜了下来。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是在哪里来着?
  
  问了无数个人,李仙仙终于找到了。
  
  他从门缝悄悄往里看,兰摧玉折正在给队员们说战术,李仙仙听不是很清楚。
  
  兰摧玉折背对着他,然而其他球员们看见了他。
  兰摧玉折突然转身,和李仙仙目光撞在了一起。
  
  李仙仙被尬在原地,对兰摧玉折招了招手。
  “嗨…嗨~”
  
  
  “你怎么来了?”
  “哈哈哈,摧摧你不是要比赛嘛,我来给你加油啊,哈哈哈。”
  “………”
  “哈哈哈摧摧你刚才训练球员的样子很帅你知道么?”
  “我敢说这次你们一定会赢,不赢的话我就把阿越吃了哈哈哈哈。”
  “………”
  李仙仙释放出全身功力吹嘘。
  兰摧玉折突然笑了一下,那笑容,李仙仙看了觉得自己这趟没有白来。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傻傻看着兰摧玉折。
  “你别笑了老哥,跟个二傻子似的。”兰摧玉折突然出声打破了平静。
  “兰摧玉镯!我来给你加油你居然说我是二傻子!你没有酿心!”
  李仙仙又炸毛了。
  “好好好,你别吓着我队友了,乖,先去看台,一会见证你男人我的英姿。”
  “这还差不多,哼。”
  
  等等…
  我什么?
  我男人?
  我男人是谁啊???
  
  “兰!摧!玉!镯!你给我肥来!嗦清楚!你是谁男人!!!”
  
  然而兰摧玉折已经溜走了,还关上了门。
  
  气的不行的李仙仙回到了格兰芬多看台,阿越君问他到哪去了,他说他去看了一个神经病。
  阿越大惊他不知道霍格沃茨居然有神经病。
  
  两个学院出场时,场上尖叫声一片。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比分咬得特别紧,找球手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伍贰君和兰摧玉折都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李仙仙也跟着捏了把汗。
  然而魁地奇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比赛,队员们彼此之间的配合才是根本。
  追球手位置上的万罗突然递给兰摧玉折一个眼神,兰摧玉折立马飞到了下方,和伍贰君呈现一高一低的姿势。
  所有人不解他的意思。
  此时万罗突然狠击打鬼飞球,鬼飞球向金色飞贼冲去,长着翅膀的小球立刻更换了运动轨迹,这时候兰摧玉折立刻加速。
  紧紧握住了金色飞贼。
  
  比赛结束。
  
  斯莱特林的欢呼声响彻整个比赛场。
  绿色的蛇院旗到处飘扬,虽然李仙仙自己的学院输了,但是他还是很开心。
  
  
  “怎么样老哥,赢了,我讲不讲究?”
  “将就将就,摧摧你真帅!”
  “我这么讲究你有什么奖励么?”
  “奖励?你要什么奖励嘛?给你唱歌?”
  “换一个老哥。”
  “那你想什么嘛!”
  “我想……”兰摧玉折突然凑近,在李仙仙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要这个。”
  
  !!!!!!!
  
  “兰!摧!玉!镯!你偷袭!!我要杀了你!!!”
  
  李仙仙举着魔杖满比赛场追杀兰摧玉折,两人乐此不疲怼来怼去。目睹了全过程的历先生表示,是时候该买一副眼镜了。
  

END

 
评论(23)
热度(40)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