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仙儿喝醉了》

*珠海之行回来后的脑洞,因为等不到摧仙同框实在太难受了,所以只能自己给自己塞糖了,想想也是虐。😭
*对话流,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我不会说这篇其实是真.友情向的23333

  兰摧玉折珠海之行回来觉得自己累得不行。
  直播也不知道该播什么。
  他真的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不想玩剑三。
  真的,没有想过。
  
  然而抑制住内心依旧想吃鸡的冲动,兰摧玉折还是打开了剑网三的页面。
  
  看了一下好友列表里,貌似多数又吃鸡去了,兰摧玉折想自己要不去散排一把算了。
  
  这时候yy响了。
  
  兰摧玉折看到那个熟悉的图标,愣了一会。
  
  点开看,那人刷频一般,满是。
  “摧摧来我yy!我在唱歌哦!”
  “摧摧快来!”
  “快来!”
  “快来!”
  “快来!”
  “快来!”
  “快来!”
  
  兰摧玉折揉了揉太阳穴。
  这家伙,真是。
  
  
  兰摧玉折还是去了yy。
  一进去,就听到某人正在风骚无比唱着《青媚狐》。
  兰摧玉折想到苏言曾说过的话。
  
  外功骚不过晏殊,内功骚不过苏言。
  他俩加在一起骚不过仙儿。
  
  还真没说错。
  
  高潮处,某人撩人的喘息声,毫无意外的公屏刷疯了。
  
  兰摧玉折看着公屏满是走过三生路,迎娶李叔叔的话。
  忍不住扬起嘴角。
  
  一曲青媚狐唱完。
  yy里突然安静了一会。
  公屏里刷满了问号,还有人问,叔叔是不是又去上厕所去了。
  
  没一会,yy里传来罪恶的仙人的笑声。
  “嘿嘿嘿,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的。”
  口音很重,吐字还不清楚。
  
  不是又喝多了吧?
  
  
  公屏上又是一堆的问号。
  都在疑惑罪恶的仙人等得到底是谁。
  
  兰摧玉折莫名有些得意。
  
  自从yy号暴露以后,他又重新弄了一个小号。
  所以也没人知道是他。
  
  
  然而罪恶的仙人是知道的。
  
  罪恶的仙人做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兰摧玉折拉到了自己的小房间。
  
  
  公屏的人傻了。
  同样傻的人还有兰摧玉折。
  他连麦都忘了开就直接说了。
  “老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理所当然的罪恶的仙人没有听到他的话。
  “摧摧,摧摧你怎么不嗦发?”
  “摧摧?”
  “摧摧?”
  
  兰摧玉折这才想起来自己麦没开。
  “我在呢。”
  
  听到兰摧玉折的声音,罪恶的仙人发出一阵懒洋洋的笑声。
  “老哥你——”
  兰摧玉折话还没说完就被罪恶的仙人打断了。
  “摧摧我唱歌给你听吧。”
  “………”
        “摧摧?”
        “行,你唱。”
  
  兰摧玉折调了下音量,又带好耳机,等待着罪恶的仙人的歌声。
  
  “嘿嘿,那你想听我唱什么歌嘛?”
  “都行,你随便唱。”
  “不行,我要唱你想听得。”
  “………”
  “你嗦嘛,你想听什么歌?”
  “………”
  “摧摧?兰摧玉镯?!”
  “那就那首《男人哭吧不是罪》吧。”
  “嘿嘿嘿,摧摧想听这首,我就给摧摧唱。”
  “………”
  不一会,那边的伴奏就出来了。
  兰摧玉折听到罪恶的仙人在那边清了清喉咙。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我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的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的轮回
人在日日夜夜撑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慢慢后悔慢慢流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
慢慢后悔慢慢流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不是罪——
呜啊……啊……
  
  高潮处,歌声断了,网络那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
  兰摧玉折没说话,静静地听着,然后点了一支烟,用力眨了眨眼睛。
  
  哭声并没有持续多久,等到音乐结束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对面那人又恢复到开始时候的语气。
  
  “摧摧?好听么?”
  “好听好听。”
  “嘿嘿嘿,我就知道,那你还想听什么歌嘛?”
  “随便啊,你唱的都可以。”
  “那我就给你唱个《吻得太逼真》怎么样?只给你唱哦。”
  “可以可以,你想唱什么都行。”
  “嘿嘿嘿,摧摧你真好,你怎么那么好啊。”
  “就对你好,行吧?”
  “哎别别别,你这样嫂子要吃醋的。”
  “我日你妈。”
  “嘿嘿嘿嘿,我去找伴奏。”
  
  那边噼里啪啦一阵键盘声,罪恶的仙人一边打还一边念。
  
  兰摧玉折又忍不住发出一阵笑声。
  

无论怎么讲 我都觉得虚伪
陪伴你那么久 你说是受罪
从前到现在当我是谁
你这花心蝴蝶~~
昨夜陪你醉 伤到我心碎
你竟说我和你不配
完全忘记往日为何
能与我彻夜缠绵
(和你吻吻吻吻吻
你吻得太逼真
让我把虚情假意
当作最真心的亲吻)
怪自己 来不及区分
你对我 是酷爱是敷衍
(我想问问问问问
我该怎么脱身)
你却说花花世界
不必当真
多么伤人
让我爱上 薄情的红唇
拿什么心肠 面对我的善良
能不能想一想 你让我多伤
你的爱就像 完美毒药
对手断肠 你依然漂亮
不敢想 曾与你度过
多少真实的晚上
一转眼 热恋后身受重伤~~
(和你吻吻吻吻吻
你吻得太逼真
让我把虚情假意
当作最真心的亲吻)
怪自己 来不及区分
你对我 是酷爱是敷衍
(我想问问问问问
我该怎么脱身)
你却说花花世界
不必当真
多么伤人
让我爱上 薄情的红唇
深渊万丈你把我的爱
用尽后丢弃荒野埋葬
你犯的罪状没人知道
用什么证明你的亲吻真的残忍~~喔~~
(Rap:我不知为什么
你现在对我毫无感觉
以前种种快乐
就好像成为一种罪恶
我的心情 你不闻不问
或者其实所谓爱情
都只是彼此填满寂寞空虚
或者是一种冲动 的幻觉
让自己失去理智 到最后得到教训
何时有感觉 到何时没有知觉
就算你突然失去音讯
你我之间早可能不该继续)
你吻得太逼真
我已无法脱身
喔~最后悲剧发生
我爱得深 你没责任
都怪我太认真
把薄情的红唇
亲~~吻~~
  
  意外的,这首歌,罪恶的仙人居然完整的唱完了,甚至是rap部分都没切。
  
  “摧摧?好听嘛?”
  “好听,贼好听。”
        “真的好听嘛?”
        “真的好听。”
  罪恶的仙人一直问,兰摧玉折就一直说。
  “那你还要听什么歌嘛?”
  “………”
  “摧摧你怎么又不嗦发了!”
  “哎,老哥。”
  “干嘛啊?”
  “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我想找啊,可是没有合适的嘛。”
  “………”
  “那要不你当我女朋友?哎嘿嘿嘿~”
  “………”
  “摧摧?摧摧?你嗦话啊,是不是在认真考虑我这个问题啊?”
  “我考虑你妈。”
  “嘿嘿嘿~”罪恶的仙人又在笑。
  “哎,那要不你找个男朋友?”兰摧玉折问道。
  那边突然安静了几秒。
  “不要!什么男朋友!我才不要!我是直兰!直兰!”罪恶的仙人吼道。
  “好好好,直男直男,最直的那种。”
  也不知道刚刚谁说要自己当他女朋友的。
  兰摧玉折内心吐槽。
  
  “摧摧?”罪恶的仙人又说话了,声音软软的。
  “嗯?”
  “你这几天为什么都不理我哟。”
  “我没有啊,我在珠海呢。”
  “我是说之前。”
  “在准备比赛啊。”
  “哦。”
  语气委屈的不行。
  “哎,你别说我啊,老哥,你不也是一直和周公谨一起玩得么。”
  “………”
  yy那头突然没了声音。
  
  “老哥?老哥?”兰摧玉折问道。
  那边还是没有声音,没一会,传来阵阵憨声。
  ………
  
  “我日你妈,别jb睡着了吧。”
  “呼……”
  “老哥?仙儿?仙儿?仙儿?”
  “呼……”
  
  兰摧玉折无语了。
  
  现在时间并不晚,他准备问一下罪恶的仙人yy群里的管理。
  然而公屏上刷得乱七八糟,几个管理都在忙着解释。
  
  哎。
  兰摧玉折叹口气,决定去散排jjc,yy就一直挂着了。
  
  开了直播,兰摧玉折大概解释下今天晚上闭麦,就去排队去了。
  不出意外弹幕又开始刷频了。
  
  然而兰摧玉折也没办法。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
  
  “嗯啊……”
  “哟,老哥你醒了?”
  “摧摧?我睡着了么?”
  “是啊,一个小时了都。”
  “那你一直连着麦啊?”
  “嗯。”
  “哇!摧摧你怎么这么好啊!我要是吕孩子我一定嫁给你!”
  “你别别别,你要是女孩子我可不敢要。”
  “哼!我要是吕孩子,追我的人可多嘞!不一定排的上你嘞。”
  “哎哟。”
  “摧摧你在干什么啊?”
  “jjc啊。”
  “散排嘛?”
  “嗯。”
  “那我来陪你吧。”
  “你酒醒了没啊?”
  “哎我就喝了一点点,我没有醉,我来陪你打jjc。”
  兰摧玉折也不说破他,就说道。
  “那你来吧,我这把马上结束了。”
  “好,我马上上线。怎么说,我要用我的苍云号跟你打,我跟你嗦,我苍云号有橙武,等下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流批!”
  “流批流批,等下我再去找个奶。”
  “找什么奶!打22!看我国服第一橙武苍云带你飞起。”
  “老哥你悠着点嘿,别飞不下来了。”
  
  出了竞技场,兰摧玉折就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苍云在自己面前蹦来蹦去。
  “哎哟老哥别嘚瑟了,排队吧。”
  “摧摧我是不是很帅?你看,你看嘛?”
  “帅帅帅。”
  “哎嘿嘿~摧摧~”
  “嗯?”
  “12月13号你有没有空嘛?”
  “不一定,怎么了?”
  “哦,没事,我们打jjc吧。”
  “我知道,吃饭是吧?”
  “哎嘿嘿嘿,你怎么知道的?”
  “……”
  “你看了我直播?!”
  “没有没有”兰摧玉折岔开话题,“那个,我这个月假请的有点多,不一定。”
  “没事啊,我就说说。”
  “不生气吧?”
  “生什么气哎哟,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
  “你等下。”兰摧玉折突然说到“宝贝过来下。”
  
  罪恶的仙人听到yy里一声小小的“爸爸干嘛?”
  然后罪恶的仙人听不太清了。
  
  过了一会。
  
  “宝贝来,对着这个说。”兰摧玉折的声音,罪恶的仙人从没听过的那种,温柔到让人融化。
  
  “叔叔好,叔叔生日快乐~”
  
  奶声奶气的祝福。
  
  罪恶的仙人直接愣住了,一向反应快,会说话的他,嘴巴像是打结了一样。
  
  “嘿,给点反应啊老哥。”
  “哦哦…你也好啊,宝宝,谢…谢你,也祝你快乐啊,要听爸爸妈妈话哦,好好学习,不能网恋哦。”
  “哦。”重重答应了一声。
  女孩子说完就走了。
  
  “摧摧,这是你女儿么?”
  “是啊,是不是很可爱。”语气中满满的自豪。
  “你怎么那么幸福啊!”
  “哈哈哈哈,”兰摧玉折大笑道,“老哥你也会有的。”
  “真的嘛?”
  “真的真的。”
  “好,我相信你。”
  “那就排吧。”
  “好好好,排队。”
  
  兰摧玉折看了眼弹幕,都在疯狂的让他开麦,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开了。
  
  哎,就是这么任性。
  
  
  
  end

最后的碎碎念:怎么说呢,感觉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听仙儿的直播跟yy,感觉他是真的有点累了,很心疼他,但是又不好在别的地方说,所以就自以为是的码了一篇文,希望,仙儿能在兰摧那里得到一点安慰,也算是一点私心。在我看来,仙儿和兰摧都是很好很好的人,真心希望他们能一起玩下去,成为好朋友。QAQ

 
评论(23)
热度(35)
© 忘莲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