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一个脑洞的衍生》

*阵营梗,一开始真的只是一个脑洞,后来就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一篇文,还越写越长,以至于写完以后名字都没取好……😂
*以游戏背景为主,仙儿形象是纯阳道长,兰摧是万花大神。文中涉及到游戏攻防部分,因为不再是玩家视角,所以有一部分修改,但是大致没有改变。
没有玩过游戏的亲可能不太明白,这里我简单说下吧。剑三pvp世界有两个字阵营分别是浩气盟和恶人谷,通常意义上代表着正和邪,不过玩家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两个阵营互为敌对,游戏中有大攻防和小攻防,本文主要写得是小攻防背景。两个阵营都拥有各自的据点,小攻防时候指挥带着各自人马去争夺对方的点,据点越多,代表阵营越强势,做阵营任务时候也就更加方便。文中出现的地点名称均为据点名称。
*作者脑容量,文笔有限,阵营战全是xjb脑补,望勿深究逻辑。
*因为本人是恶人死忠,写得也是恶人视角,浩气的小伙伴看了可能略有不适,望见谅。
*这篇文人物ooc比较严重,尤其是兰摧,慎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恶人指挥罪恶的仙人,在恶人浩气都是鼎鼎有名。除了指挥技术一流之外,更因为独特的性格,拥有一大帮粉丝。
  恶人们喜欢他。
  对门浩气也有喜欢他的。
  
  罪恶的仙人其实挺费解的。
  
  “为森么老有人说我可爱?我这么爷们的人,为森么要说我可爱?我不可爱!”攻防结束后,罪恶的仙人回到自己的据点,跟身旁的恶人同僚们抱怨道。
  一个身着恶人红装的七秀女子捂着嘴笑着说。
  “统领你很帅啊!你在我们心中是最帅的了。”
  罪恶的仙人听了很受用,甩了甩自己的披风,略有些不好意思,“真,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啊。”
  
  罪恶的仙人很开心,他吩咐手下的人去照顾受了伤的兄弟们,独自一人骑着白马走出了据点。
  美其名曰要去看风景。
  亲信们想要派几个人保护他,毕竟据点刚刚拿下。浩气才被击退,仍有部分残余徘徊在周围没有撤退。亲信们担心他们的统领会被偷袭。
  然而还是被罪恶的仙人拒绝了。
  
  开森么玩笑,凭我的技术会怕别人偷袭么?
  哼!
  
  卧龙坡这个据点,恶人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拿下,之前为了保住马嵬驿,主力部队死守在日月涯,不得不放弃这里。
  这次,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夺回。
  
  不得不说,白龙口的风景真的很美。
  罪恶的仙人从据点后门出来,沿着山坡,缓缓走着。
  周围有一些佃农仍在劳作,罪恶的仙人对他们点了点头,然而,对方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
  也是,无论浩气还是恶人拥有这里,都与他们无关,对他们而言,只有活下去才最重要。
  
  罪恶的仙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
  
  不远处是一处石桥。
  曾经,这里是恶人们运送前线物资必经之地,然而自从阴山大草原被打通之后,再也没有了往来匆忙的身影。
  
  罪恶的仙人将马停在一边,大轻功飞到了石桥的虎头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迷津渡的风景。
  
  微风轻抚着罪恶的仙人的脸,舒服得让人有些犯困。
  罪恶的仙人取下身上的佩剑,侧身,睡了下去。
  
  无人知道,恶人谷叱咤风云的大将指挥,竟一个人睡在一处石桥上。
  
  正如没人发现,石桥另一侧有一个人一直盯着这里。
  
  
  
  待到日薄西山时,罪恶的仙人醒来了。
  肚子有些饿了,罪恶的仙人决定回去吃饭。
  然而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马儿不见了。
  
  你妈啊!那可是里飞沙啊!老子花了很大力气才弄到的!
  
  罪恶的仙人内心一阵咆哮。
  
  这么丢人的事情,罪恶的仙人不想让谷里的弟兄们知道,于是决定自己去找。
  
  想来也不会走太远……吧?
  
  可惜事与愿违。
  直到天色彻底暗下来之际,罪恶的仙人还是没有找到他的马。
  
  肚子又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罪恶的仙人打了一头羚羊,把它烤了吃垫肚。
  什么材料都没有,罪恶的仙人心情又很烦躁,烤出来的肉,一点也不好吃。
  
  呸,都怪那匹傻马,本来可以跟兄弟们一起庆祝吃好吃的,现在却要一个人在这里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真的好烦!
  
  此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马蹄声。
  
  罪恶的仙人大喜,他寻声望去,只见让自己找了大半时辰的里飞沙正在原地欢快的踏着步子,而马的身旁,立着一个陌生的身影。
  
  罪恶的仙人立马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对那人喊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我的马?”
  
  对方摸了摸里飞沙的头,缓缓说道。
  “我没有偷你的马,是它自己走过来的。”
  很粗犷的声音,罪恶的仙人从未听过。
  然而并不难听,罪恶的仙人想,对方一定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的马为什么会走到你那去?一定是你诱惑它了!”
  罪恶的仙人小心翼翼地向对方靠近,手中紧紧握着剑。
  此时月光突然洒在了面那人的脸上,身上。
  意外的是一个比想象中要英俊的脸,月光下那人一身墨蓝色的万花校服,竖着高高的马尾。
  宛如天人。
  对方身上并明显的阵营标识,罪恶的仙人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
  那人悠然地站在原地,转着手中的笔,自己的里飞沙在他旁边不时蹭来蹭去。
  
  罪恶的仙人气的不行。
  
  “随便你信不信,或许这匹马也比较傻呢。”
  
  万花突然说话,还特地强调了也这个字,这让罪恶的仙人更加火冒三丈。
  
  “你什么意思?你在侮辱我?”
  
  也不管这万花到底是谁了,罪恶的仙人直接一招两仪化形拍过去,然而却被对方用太阴指轻松地躲掉了。
  
  
  这一打,吓坏了本来安顺的里飞沙,这匹被罪恶的仙人称作傻马的良驹突然拼命狂奔,一眨眼就没了身影。
  
  “…………”
  
  
  不是吧!救命啊!!!
  
  罪恶的仙人再也没空管这个奇怪的万花弟子了,立马大轻功追马去了。
  只是罪恶的仙人马术本就一般,更何况对着这大唐第一神驹里飞沙。
  即使是纯阳的轻功也救不了他。
  
  罪恶的仙人跑了半天终于快要追上时,发现已经有人骑在马上了。
  
  “………”
  罪恶的仙人觉得自己没话说了。
  
  那人骑着马,缓缓走向他,然后轻声下了马。
  里飞沙好像终于认出了自己的主人一样,也跑到罪恶的仙人身边,亲热地蹭着他。
  
  万花没说一句话,转身准备离去。
  
  罪恶的仙人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了句,“谢谢…”
  
  万花的身形停了一下,勾了勾唇角,就施展大轻功走了。
  
  回到据点,又是大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
  
  罪恶的仙人真的很想锤自己这匹傻了吧唧的马,害他丢人丢大发了。
  
  他想到那个万花那面无表情的脸就不舒服,对方一定觉得他是个傻子。
  
  “仙某人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的!”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哇啊,小周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无量山么?”
  “我来帮你啊!听说你们这边打得好惨啊。”
  “是浩气被我们打得好惨,哼,有我仙某人在必定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那是,你仙某人可是天选之子!”
  
  罪恶的仙人听着就很舒服,这时候身边又有个温和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听说浩气换了指挥,下次领兵的是兰摧玉折。”这也是恶人指挥之一,罪恶的仙人好友厉华池,不过大家习惯叫他俊俊。
  
  罪恶的仙人皱了皱眉。
  
  “兰摧玉折是谁?听起来好像好厉害啊。”
  “浩气三大新秀指挥之一,实力深不可测,我和他没有正面交过手,但是之前几次攻防听说他都有参与。”说话的是罪恶的仙人,语气突然严肃了很多。
  “嗯,兰摧玉折很神秘,据说很多浩气都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厉华池说道。
  “这么厉害的么?”周公谨张大嘴巴,一脸吃惊的样子。
  “仙人,你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
  
  罪恶的仙人知道兰摧玉折么?
  当然知道。
  曾经他驻守的扶风郡,就是被这个家伙率领的浩气给夺了。
  
  想到这罪恶的仙人就气的牙牙痒。
  扶风郡对恶人来说地理位置非比寻常,所以王谷主才派了他去镇守。
  此时恶人比起浩气虽稍显弱势,但罪恶的仙人已经很熟悉马嵬驿的地理位置,他本觉得守住这个点不会有什么问题,然而没想到,却栽了个跟头。
  
  后来,罪恶的仙人才知道,那次小攻防统领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位,而是那个在暗处的兰摧玉折。
  
  妈的,真猥琐,有种正面刚啊!罪恶的仙人表示很不服。
  
  罪恶的仙人开始查兰摧玉折的底,然而除了知道他师承万花之外,什么也没查到。
  派去浩气的线人也说此人在浩气也颇为神秘,往来之人皆是浩气高层人士,甚至和七星都有来往。
  
  万花,又是万花。
  
  罪恶的仙人突然想到那天晚上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
  
  会是他么?
  
  罪恶的仙人立刻又甩了甩头。
  既然是浩气之人,自己一看就可以认出,那人…不像。
  或许只是个中立吧。
  
  
  “仙某人!我在这里好闷啊,出去爽一波怎么样?”
  罪恶的仙人抬头,看到周公谨正往自己这边走,脸上满是期待。
  “我没空啊,我还要想下次攻防怎么对付兰摧玉折啊,你以为我是你哦。”
  “你别啊,下次攻防还早着呢,我们去成都看看怎么样?我好久没去成都了。”
  
  罪恶的仙人有些犹豫了。
  前线战事紧张,加上各处都有狼牙军作乱,自己和周公谨一类的指挥为了守住据点,确实很久都没有一起放松一下了。
  
  “辣好吧。”
  “嘿嘿嘿,我们叫上俊俊一起,想我们三个阵营指挥一起出去,哇,怎么说,就很帅!”周公谨满脸兴奋。
  没想到罪恶的仙人却大骂起来。
  “你是傻子么!我们三个都走了,据点谁来管!你以为不打攻防时候就安全了哟。”
  “那你嗦嘛”周公谨被吼得一脸懵逼。
  “所以当然是偷偷走了,哎嘿嘿嘿。”
  
  
  于是我们的厉华池晚上就看到一封信。
  
  看完信的厉华池恨不得马上变身大魔王。
  
  
  
  成都是几个主城之一,自是热闹非凡,尤其是晚上。
  
  罪恶的仙人和周公谨换上了平常的门派装,身上少了些阵营杀伐戾气。
  白衣蓝衫的纯阳道子和红衣铁甲的天策将士,人群中,也是一道风景 。
  两人骑马奔驰了一会,就到了。
  “哇,广都镇还是这么多人啊,小周我们去喝酒吧!我好久都没好好喝一顿了!”
  “好啊兄逮~我也好久没有喝酒了!无量山那个地方真的好没意思的。”
  “走走走,去杜老板家喝酒去,最想念的就是他家的酒了,别的地方根本没有那种地道的味道。”
  
  罪恶的仙人跟周公谨刚一踏进门,就注意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准确来说是罪恶的仙人注意到了。
  墨衣紫衫,竟是那个万花。
  
  小二这时候已经过来招呼他们了。
  周公谨没注意到罪恶的仙人的目光,自顾自点了一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时不时问了下罪恶的仙人。
  罪恶的仙人随口说了声随便。
  目光仍不时飘向那个万花。
  
  万花此时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
  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在这个喧闹的酒馆中,宛如一道清流。
  
  啧,真是有钱,喝茶而已,还跑来这么好的酒馆。
  罪恶的仙人忍不住吐槽。
  
  “仙某人你在看什么啊?怎么像个弟弟似的好猥琐。”
  “你才像个弟弟似的!我仙某人这么强你居然说我是弟弟!”
  罪恶的仙人忍不住声音就要比周公谨高一点。
  “你小点声啊大哥,不要闹我们是出来喝酒的。”
  “我没有要闹!是你在那说我像个弟弟!我哪里像弟弟了!”
  罪恶的仙人又忍不住往万花的方向看了去,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这边,那嘴角,还带着笑。
  罪恶的仙人脸立马变得通红。
  
  “哇啊!仙某人你是中毒了么!脸怎么那么红!好恐怖啊!”周公谨突然被吓得大叫。
  “你你你……他妈才中毒了!你是傻的么?你见过谁中毒脸是红的?”
  “那你是怎么了嘛?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像个弟弟。”
  “你他妈…你他妈再说老子像弟弟信不信老子杀了你!”罪恶的仙人受不了了,炸毛。
  “你别啊,我们是兄弟啊老铁。只是你这个样子真的好恐怖啊,我们去看个大夫吧。那边正好有个万花,我帮你去问问。”
  周公谨往前一指,罪恶的仙人顺着方向看去,正好看到那个万花。
  
  正在使劲憋笑。
  
  罪恶的仙人气的火冒三丈,脑瓜子都疼。只见旁边的这位天策已经走到那个万花跟前了。
  
  “你好啊老铁,在下周公谨给你抱个拳。我有个兄弟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红得像个猴屁股一样,老铁能不能帮忙看一下?”
  万花在周公谨说完话的时候没说话,只是向罪恶的仙人这悠悠看了过来,那眼神………
  啊啊啊啊,罪恶的仙人想杀了周公谨。
  “仙某人你过来啊,让这位老铁给你看看嘛,你看你的脸又红了。”
  “你他妈……老子…”
  罪恶的仙人舌头都要打结了。
  
  只见万花突然开口道。
  “好啊。”
  那个熟悉的粗犷声音,只是语气中没有了戏谑,倒显得很真诚。
  
  “周公谨!你他妈还要不要吃饭!不吃饭我就走啦!”罪恶的仙人踹了一脚桌子。
  把周围的客人给吓到了,小二也跑过来问他有没有什么事。
  他没理,就看到周公谨还在那跟那人说什么。
  
  这时候,那位万花突然走到自己跟前。
  罪恶的仙人都没注意到他怎么过来的,愣在原地。
  万花一点点靠近,近到,能看清他脸上每一个小细节。
  罪恶的仙人从来没有跟一个男人靠的这么近,还是,这么陌生的男人。
  呼吸都仿佛近在耳侧。
  他就那么傻傻地眨着眼睛看着对方。
  对方也不说话。
  
  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后万花笑了。
  
  “这位老哥没什么,就是以后少看帅哥。”
  
  万花说完这句话大概安静了几秒钟。
  
  “你森么意思?”
  “字面意思。”
  “森么叫少看帅哥?我森么时候看帅哥了?”
  “没有么?”
  “没有!
  “哎,仙某人你刚刚好像看这位兄弟了,这位兄弟是帅哥啊。”
  “妈的周公谨你给老子闭嘴!”
  周公谨捂着嘴巴不敢说话了。
  “你是想说我是花痴么?”罪恶的的仙人瞪着万花,发现对方比自己高出不少。
  “哎,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万花笑着说。
  “………”
  “你出来跟老子单挑!妈的今天饭不吃了!”
  万花又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
  “不。”
  “为什不!我要跟你打!”
  周公谨这时候突然对罪恶的仙人小声说。
  “我看这位老铁好强啊,不如我们算了吧。”
  “算什么?不算!”
  万花看罪恶的仙人这么坚持,说。
  “这么想和我打啊,行啊,有本事就追上我啊。”
  
  万花说完一个大轻功就不见了。
  罪恶的仙人也立刻施展纯阳轻功追了上去。
  
  只剩下周公谨愣在原地…
  他想想天策的轻功,额…
  
  最后选择坐下来吃饭。
  
  
  二人从广都镇一路向西北方向飞,路过落雪峰,最后停在了妙园塔之上。
  
  “居然跟我大纯阳宫弟子比轻功,你是不是傻。”
  罪恶的仙人收起了自己的剑,语气中满是不屑。
  万花笑了一下,对罪恶的仙人招了招手。
  “老哥,过来下。”
  “干嘛啊?”
  “过来下。”
  “你神经病啊!干森么。”
  “给你看样东西,别怕。”
  “谁怕了?怕森么?我才不怕!”
  “那就过来啊。”
  罪恶的仙人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剑,向万花的方向一步步挪过去。
  “那你不准偷袭人哦,谁偷袭谁要吃五吨屎。”
  “…………”
  
  最后罪恶的仙人还是站在了万花的旁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我过来了,你想怎么样嘛?”
  “看那里。”
  罪恶的仙人沿着万花指得方向望去。
  
  “怎么样?是不是很美?”万花说。
  
  这里是成都最高处,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抬头望去,蓝紫色的天空,繁星闪烁。
  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还,还可以啦…”
  
  
  万花不说话,只微笑着看着远处。
  
  罪恶的仙人觉得这个万花有病。
  自己明明是要过来跟他打架的,他还能这么淡定。
  
  还是说万花谷的人都这么云淡风轻的么?
  
  这么想的罪恶的仙人突然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赶紧捂住肚子。
  
  没想到对方却噗嗤笑出来。
  
  “都怪你!为森么要跑这么远!我本来是要吃饭的…”罪恶的仙人觉得很委屈。
  “我也没叫你来啊。”
  “………”
  罪恶的仙人无言以对,只捂着肚子,很气。
  “吃吧。”
  万花突然递过来一个东西。
  罪恶的仙人本能接了过来。
  打开看,是桂花糕。
  散发着桂花淡淡的清香。
  罪恶的仙人不喜欢吃甜食,然而眼前的糕点,却莫名让他食指大动。
  塞了一口到嘴里,入口即化,软糯香甜。
  很好吃。
  忍不住又塞了一口。
  
  一旁的万花静静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笑着说。
  “喂老哥,不认识的人给你的东西,你就这么吃啊。”
  罪恶的仙人一听,脸涨得通红,赶紧把桂花糕还给万花。
  “我不吃了,哼!”
  “哈哈哈,你真是,放心,没毒的,你看。”
  万花轻轻捏起一小团桂花糕,放进自己嘴里。
  然后看着罪恶的仙人,满足地舔了舔嘴唇。
  
  那表情简直……
  
  有些撩人。
  
  
  罪恶的仙人甩了甩头,自己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呢。
  
  
  在他愣神的空挡里,万花已经不见了,罪恶的仙人看到自己手里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份桂花糕。
  
  “喜欢吃就送给你了,记住下次别乱吃别人的东西。”
  
  …………
  
  
  回去的时候,罪恶的仙人发现周公谨已经吃饱喝足了。
  “仙某人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的。”
  “………”
  罪恶的仙人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本来很饿的肚子,现在也仿佛没感觉了,给自己斟了杯酒,一口干掉。
  
  过瘾。
  
  
  厉华池很欣慰这两人都没有喝的烂醉。
  他都已经做好要把两个人拖回来的准备了。
  说了句早点休息,厉华池就离开了。
  
  
  然而罪恶的仙人却睡不着了。
  明明今晚只喝了一杯酒。
  脑袋却晕乎乎的不行。
  万花的脸总是在自己眼前闪来闪去。
  桂花糕他没有吃完,他本身就不喜欢吃甜食,却不知为何没有它的扔掉。
  
  明天给周公谨吃吧。
  
  
  
  然而第二天罪恶的仙人也没有把桂花糕给周公谨。
  一早起来,他看到厉华池在整理文件,就上前去帮他。
  “那个兰摧玉折,你知道多少啊?”
  罪恶的仙人忍不住问到。
  “怎么又问起他了?”
  “不是他的资料太少了嘛,我想多知道点,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可以,很强。”厉华池笑着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我曾经在万花呆过一阵子。听万花弟子说,兰摧玉折武艺高强,并且主修花间心法,在众弟子中有着相当高的声望。出谷之后在江湖中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出现在了浩气盟。”
  “这么强的么?”
  “你不是碰到他了吧?”
  “没有,我要碰到他那还不早打起来了。”
  “那可不一定,兰摧玉折擅长伪装,你不一定认得出他。”
  “真的假的?他不是万花么?怎么跟个唐门似的。”
  “这跟职业没关系,等以后你碰到了就知道了。”
  
  说实话罪恶的仙人很想和兰摧玉折正面打一次。
  
  
  之后厉华池突然收到谷主传书,说近日黑戈壁老有浩气挑事,命他过去处理。
 
  
  “小周,你对下一次攻防怎么看?”
  “守住无量啊。”
  “……就没想过拿下苍山么?”
  “别啊兄逮,枫华谷还没打回来呢。”
  “苍山有马场,是重要粮草补给地,你就不想要么?”
  “………”
  “枫华谷我们虽然只有一个啖杏林,却也暂时不会危及龙门。我想浩气这次一定以为我们主攻枫华谷和白龙口,不如我们就反其道而行,把主力部队放到苍山。”
  “太冒险了吧兄逮,万一你猜错了当心枫华谷也保不住啊。”
  “枫华谷打肯定是要打的,只是,不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枫华谷上。”
  “小周,枫华谷我想让俊俊去,他做事稳,我觉得可以拖住浩气。白龙这个点交给你了,至于苍山,我去。”
  
  
  罪恶的仙人把他的想法飞鸽传书告诉了厉华池,厉华池同意他的计策。只是有些担心,如果兰摧玉折出现在白龙那个点,周公谨能不能对付得来。
  罪恶的仙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但是没办法,只能赌一赌了。
  
  
  
  小周,如果遇到了兰摧玉折千万不要慌,俊俊那边已经吸引去了浩气大部队,所以这里压力要小一点,你要记住,你的任务是守住点,实在不行就派人通知我,我第一时间去救你。
  
  周公谨一直记着罪恶的仙人临走时说得话。
  
  
  
  
  
  
  几日前,罪恶的仙人就带了恶人谷大部分精锐去了无量山,化装成九黎族人,再悄悄沿着水路进入苍山洱海。
  此时正好赶上无量山花山节,梅陇镇热闹非凡,谁也没有对他们疑心。
  
  说起来罪恶的仙人曾经想要和兰摧玉折正面打一次,没想到却也用了这样偷袭的法子。
  
  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了,然而成败在此一举,他没有时间想其它。
  
  远在枫华谷的厉华池内心也是不安的,虽说自己从黑戈壁调了一部分人马。想到浩气会主攻这里,他捏紧了手中的缰绳。转身看了眼身边的几个亲信,他们对他点了点头。
  “十四阶的极道魔尊跟着我走,其他人按照原定计划行动!”
  
  
  
  攻防一触即发。
 
  罪恶的仙人领着他的人马从风城旁的小路偷偷潜入千岩关。
  路过飞象城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些意外,好在他这次带的人都是谷中精锐,略一整顿之后再次上路。
  千岩关不远处有一个浩气盟的补给点,罪恶的仙人说,务必要在浩气还没有发现的时候立刻把它拿下,否则他们就很难再有机会。
  他对几个明教弟子说,你们先隐身过去杀掉守卫,随后霸刀直接铺坚壁清野清扫残余。
  众人领命。
  
  之前,罪恶的仙人命探子前去打探千岩关内部浩气盟的情况,探子的回复果然不出他所料。浩气大部队都赶去了枫华谷,这里只有一部分散人守着。
  
  拿下补给点之后,就等于切断了浩气盟的后路。
  罪恶的仙人带领人马立刻杀入千岩关,浩气被打的猝不防及,不多时,千岩关的据点就被拿下。
  
  罪恶的仙人喜不自胜,就在他想要用同样的方法速战速决拿下大理山城时,却发现在他的正对面,出现了一批人。
  
  领头的那人蒙着面,一身银麾战甲,昭示了他在浩气盟地位非常。
  
  “你是谁?我是罪恶的仙人,今日在此,取你狗命!”
  身后恶人谷弟子一阵欢呼。
  罪恶的仙人先发制人,气势上先压过对方再说。
  那人骑着马缓缓走过来,冷笑道。
  “哦?”
  略带沙哑的声音,罪恶的仙人莫名觉得熟悉。
  “你是兰摧玉折么?”罪恶的仙人本能问道。
  “是。”
  居然是兰摧玉折!罪恶的仙人没想到他竟会守在此处。
  不过也正好不是么,罪恶的仙人嗜血的心又燃烧起来。一招九转归一将对方击下马,瞬间,一红一蓝两个身影在交织在空中。
  两人身后的恶人浩气也高喊着各自的口号,一片厮杀。
  
  “自在逍遥!!!唯我恶人!!!”
  “天道不灭!!!浩气长存!!!”
  
  ……
  
  
  白龙口
  周公谨手心一直捏着汗,攻防已经开始,然而除了开始出现的小部分浩气部队,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其余人马。
  难道兰摧玉折真的在这个点?
  他想干什么?
  周公谨时刻记着罪恶的仙人的话,不敢轻举妄动。
 
  
  
  枫华谷
  厉华池没想到浩气这次会压得这么死,他本以为可以利用地理优势拖着浩气,可惜几个出口都被浩气堵死了。
  苍云军的玄甲上浸透了鲜血,有敌人的,有同僚的,更有他自己的。
  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
  前几天还在一起把酒言欢的战友,此刻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绕是久经战场的他,也难以自持。
  然而并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伤心。
  枫华谷后方是就是龙门,而龙门连通着昆仑,绝对不能丢。
  更不能丢在他的手上!
  厉华池啐了一口嘴里的血,狠狠掷出手中的盾。
  
  
  
  浩气见枫华谷这边形势大好,不多时就可拿下啖杏林。
  
  压这里果然是对的。
  
  “报告统领!”
  “何事?”
  “方才接到苍山洱海那边的消息,说恶人带着大部队前去偷袭,现已拿下千岩关!”
  “什么?兰摧玉折在那里么?”
  “在,正和大家一起死守大理山城,只是…恶人人数众多,恐怕撑不了多久。”
  
  可恶,居然给兰摧玉折那家伙说对了,怎么办,此时从巴陵调兵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传我的令!枫华谷众人不退,继续给我往里冲!白龙口处立刻集结人马给我猛打,他们既然玩阴的,我们就奉陪!”
  
  
  苍山洱海
  罪恶的仙人和兰摧玉折在高处打的难舍难分不分高下,然而人数优势渐渐显现出来。
  浩气只留下不多的散人这里,最近的补给点已经被恶人拿下,人数没法立刻补充,而恶人本身就要多的多。
  
  罪恶的仙人冷笑道。
  “你要输了。”
  “我没打算要赢。”
  “你什么意思?”
  兰摧玉折笑了声,他轻声说道。
  “桂花糕吃完了么?”
  
  !!!!!!
  
  罪恶的仙人大惊,他长剑直指兰摧玉折。
  “居然是你!你这个骗子!”
  “骗子?我只是没有说我是谁,什么时候骗过你?”兰摧玉折不慌不忙,依然悠然自得转着手中的笔,完全不像一个败军之将。
  “………”
  对方似乎没有说错。
  “那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送我桂花糕?!”
  “你又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
  “我……”
  
  哎哟好气,明明是对方骗人在先,自己却说不出话来了。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你故意的!”
  “如果我说是呢?”
  “你…我…我他妈要杀了你!”
  
  罪恶的仙人向兰摧玉折冲过去,紫气韬光准备就绪,只想立刻将兰摧玉折斩下。
  
  罪恶的仙人知道自己的打法太冲,兰摧玉折很容易看出破绽,自己可能无法将他击杀,然而就在他准备使出两仪化形之际。
  
  兰摧玉折突然停了下来。
  
  罪恶的仙人本能的也收了手,只是剑招收住了,剑势依旧伤人。
  加上之前的过招,兰摧玉折很快口吐鲜血。
  
  “…………”
  “你什么意思?”
  罪恶的仙人指着兰摧玉折的胸口。
  “老哥你要杀我么?”
  “我不该杀你么?”
  
  他们一个是浩气指挥
  一个是恶人领袖。
  要杀彼此,无可厚非。
  
  只是……
  
  
  “你滚吧。”
  “不杀我?”
  “大理山城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你有本事,就活下去吧。”
  
  说完罪恶的仙人在兰摧玉折胸口狠狠刺了一剑。
  
  
  差了这么多,你到底是要不要我死啊。
  
  
  兰摧玉折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白龙口
  周公谨等了许久仍未见到有浩气的人。
  他怀疑,底下的恶人们也奇怪。
  “统领,是不是浩气不打算打这里了?”
  “我不知道啊,仙某人让我守着这里,再等等吧。”
  “是!”
  
  胯下的马儿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
  周公谨顺了顺马儿的鬃毛。
  “好兄弟别着急,我们一起等。”
  马儿打了个喷嚏。
  
  
  “报!!!!”探子突然来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禀告统领!一大部队浩气正在日月涯集结!看样子是要往我们这冲过来!”
  “怎么会这样?日月涯不是我们的地盘么?为什么会有浩气大部队!!”周公谨简直不敢相信。
  “看起来是空降部队,他们好像是临时组织的散人。”
  “我真是日了!弟兄们打起精神来跟我一起杀浩气了!”
  
  虽然只是散人,但是这波浩气战斗力极强。
  周公谨打得十分吃力。
  
  好在没过多久,苍山洱海胜利的消息传了过来。
  恶人士气大震。
  周公谨也松了口气,想必仙某人很快就可以赶回来了。眼下只要稳住这批人就好了。
  
  这么想到,顿时没有了开始的压力。
  
  
  苍山洱海
  罪恶的仙人拿下据点后,临时安排了两个极道魔尊驻守。
  没有时间让他喘息,他已得到消息,浩气派了大队人马空降卧龙坡,他必须赶回去救周公谨。
  
  恶人虽说拿下了点,但是损失依旧不少,尤其跟兰摧玉折那场。他虽然打败了兰摧玉折,但是自己也并不是没有受伤。
  将体内的疼痛压了下去,罪恶的仙人咬紧了牙。
  
  没有人能耍他,没有人。
  
  
  他带着人马,快马加鞭往回赶。
 
  
  罪恶的仙人不仅担心周公谨,也忧虑着厉华池。枫华谷与这里相距甚远,他没办法立刻得知那边的消息。
  但是也能想象到,那边只会比周公谨那里更危险。
  这次真是兵行险著。
  
  
  
  枫华谷
  厉华池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在这了。
  他已经分不清身上的血到底是谁的了。
  敌人怎么也杀不完,不停,不停地涌上来。
  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他想念苍云的落雪。
  想念恶人谷的好友。
  甚至是……
  
  
  “恶人气数已尽!浩气的跟我冲最后一波,把他们杀得干净!!”
  “浩气长存!!”
  “浩气长存!!”
  ……
  …
  
  耳边是浩气不绝于耳的喊声。
  
  ………
  
  
  突然,一道红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那个喊得最大声的浩气统领立刻没了脑袋。
  血花四溅。
  跟在他冲在最前面的浩气也一个个倒了下去。
  
  厉华池简直不敢相信。
  
  
  血光中,一个人的轮廓渐渐显现出来。
  白衣红麾,长发无风自动。
  宛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杀戮之神。
  
  
  
  “我到要看看,谁能灭我恶人。”
  
  
  那是少谷主。
  
  恶人谷的少谷主,莫雨。
  
  “少谷主…”
  厉华池不禁叫了出来。
  
  只见莫雨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右臂,大声喝道。
  
  
  “杀!!!!!!!”
  
  
  震天彻底的一个字。
  
  自他身后一大批骑着战马的恶人们漫山遍野而来。
  ……
  ……
  “自在逍遥!!唯我恶人!!”
  “自在逍遥!!唯我恶人!!”
  “自在逍遥!!唯我恶人!!”
  ……
  …
  
  恶人谷的口号响彻云霄。
  
  厉华池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失去了首领的浩气们也不敢相信。
  他们像是一群受了惊的兔子,不消片刻,就被恶人消灭干净。
  
 
  厉华池走到到莫雨面前,跪下,说。
  “属下厉华池,乃此次枫华谷据点攻防指挥。办事不利,请少谷主恕罪。”
  “莫要说这些了,我也是奉谷主之令,眼下情况如何。”
  “是,啖杏林大旗已经被夺,浩气兵分三路,一路负责守护大旗,一路负责与我们周旋,另一部分,随时支援他们。”
  “剩下两对人马在哪?”
  “在…”厉华池刚要说,却被莫雨打断了。
  “行了,不用说了,我自会找到他们。”
  “……”
  
  少谷主莫雨在江湖中素有小疯子之称,行事乖张,非常人。厉华池未曾在莫雨手下做过事,今日,也算见识到了。
  然而这样的莫雨却是人人惧怕的恶魔,见过他杀人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想看第二次。
  
  在莫雨的带领下,恶人士气大震,形势瞬间逆转。
  
  浩气盟溃不成军,步步撤退,恶人不仅夺回枫湖寨,连浩气在枫华谷的补给点一并拿下。
  
  不得已,他们只得退回金水镇。
  
  
  此时金水镇浩气盟据点内众将领皆是焦躁不安。
  “我就说应该听兰摧的建议派一部分人守住苍山洱海!把全部兵力放在枫华谷,现在如何!”
  “你这话说得,谁知道莫雨会天降枫华谷,有他在,枫华谷怎么也守不住的!”
  “那样至少能保住苍山洱海!不至于丢了那么多的点!这下回去后怎看么跟盟主交代!”
  “你们别吵了,我们还有白龙口,说不定可以拿回一个点。”
  “那些都是散人,战斗力是有,可你能保证控制的住他们?”
  “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都在为浩气而战什么控制不控制的,说话别那么难听。”
  “你别在这装好人,当初兰摧玉折说要安排人看着苍山洱海你可是说了一堆不同意的话的,现在说是为了阵营了?”
  “………”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的小九九!”
  “你们以为浩气还是曾经的浩气?早他妈不是了!”
  “够了!”
  坐在最高处的武林天骄终于忍不住了。
  “现在争论这些有意义么?这次输了又如何,下次再打回来就是,有必要在这里喷自己人?”
  台下的人不说话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仍是不甘心。
  
  “这件事,我会传书给盟主,你们,好自为之吧!”
  
  
  白龙口。
  罪恶的仙人赶到时,见到周公谨正在据点内安然无事地包扎伤口。
  “哎哟老铁你轻一点啊,我这是胳膊不是棍子啊!”
  “小周!你怎么样?这边结束了么?”
  罪恶的仙人只顾着赶路,其它什么消息也没注意到。
  “结束了!多亏你的帮助啊兄逮!”周公谨用力拍了拍罪恶的仙人的肩膀,然而一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的直咧嘴。
  “我的帮助?小周你在说什么啊?”
  “不是你让万罗兄弟来支援我们的么?万罗兄弟到的真是时候!我不是说我打不过啊,就是万罗兄弟不来,我周某人也能把这帮浩气打回老家!”
  “万罗?谁是万罗?我不认识啊。”
  “兄弟你别搞笑啊?你怎么会不认识万罗兄弟?你不认识他你让他来帮助我?”
  “我没有搞笑!我真的不认识!”罪恶的仙人气急,一口气憋在胸口,疼得差点站不住。
  “仙某人你受了伤啊,那快让万罗兄弟给你看看吧,他也是个万花呢。”
  “………”
  
  这时候从屏风后徐徐走出来一个人,同样的墨衣紫衫万花弟子,罪恶的仙人莫名想到一个人。
  
  一个大概已经死了的人。
  
  “你好,我是恶人谷十四阶弟子万罗。”万罗作了个揖。
  罪恶的仙人直盯着他。
  “你到底是谁?”满是戒备
  “我是恶人谷的人啊。”万罗笑道,这笑容罪恶的仙人很熟悉。
  
  然而他不喜欢。
  
  “如果凭我做的事还不能让你相信的话,那这个应该可以了吧。”
  
  万罗从身上拿出一个东西。
  
  
  雪魔令。
  
  恶人谷谷主王遗风亲手所制,作为凭证,通常是办特殊任务时,只有十四阶弟子才配拥有。
  
  “谷主派你来的?”
  “我师父派我来的。”
  
  罪恶的仙人听不懂了。他想再问些什么,却因为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罪恶的仙人再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他的伤比他想象中的要重。
  此时,一个万花弟子端着药进来给他服用。
  罪恶的仙人看到万花就来气。
  冷着一张脸。
  万花弟子不知道自家首领怎么了,脸色这么可怕,哆哆嗦嗦把药放下就赶紧走了。
  
  后来他知道此次攻防恶人大胜,不仅守住了白龙口,拿回了枫华谷,更是一举拿下了苍山洱海这片沃土。
  
  真是太好了。
  
  
  高兴之余,那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又冒出来了。
  兰摧玉折为什么要在最后关头收手。
  罪恶的仙人知道如果那时候兰摧玉折爆了玉石俱焚,他的伤就远不是现在这样了。
  
  为什么呢。
  
  
  养伤期间,罪恶的仙人也想从周公谨那里问一些关于兰摧玉折的事,然而想到从他嘴里问敌对阵营指挥的事太奇怪了。
  
  奇怪的是,那个叫万罗的万花来看了他很多次,似乎很关心他的身体。
  虽然罪恶的仙人平时话也不少,但是自问和他并没有很多话说。更何况他总觉得万罗在隐藏什么。
  
  不舒服,很不舒服。
  
  
  “哦对了,仙人,我可以叫你仙人么?”这天万罗又到他这里来了。
  “………”
  “我师父想知道你身体怎么样了。”
  “你师父是谁?”
  “嗯,我师父说你们会见面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这么神秘。
  
  
  罪恶的仙人身体好差不多的时候,收到了厉华池的来信,说他现在在恶人谷,还说谷主对他赞誉有加,问罪恶的仙人什么时候回去。
  罪恶的仙人给厉华池回了信,说等他伤好了之后就动身。
  
  周公谨也回到了无量山,这片杀伐之地又恢复到了宁静。
  
  罪恶的仙人也踏上了回谷的征程。
  
  
  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
  
  罪恶的仙人回谷之后,谷主王遗风立刻召见了他。
  
  罪恶的仙人一身暗红色纯阳道袍,如被鲜血染过般。
  
  
  自在厅
  “此次攻防,诸位都辛苦了,王某人在此谢过。”
  恶人谷谷主王遗风起身对身旁一众指挥说道。
  “谷主哪里话,为恶人谷出力,我等分内之事。”
  “就是,谷主严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嘛。”
  “我仙某人说过生是恶人谷的人,死是恶人谷的坟(魂)。”罪恶的仙人说道。
  
  王遗风看了他一眼,随后笑道。
  “说起来此次攻防,功劳最大的就是这位魔尊阁下了。”
  罪恶的仙人有些不好意思。
  “谷主,不敢当…嘿嘿。”
  “有何不敢当?既然出了力,那自是功臣。”王遗风看了眼众人,又说道。
  “只是这功臣,除在座各位和众恶人谷兄弟外,还有一人。”
  
  堂下之人皆疑惑。
  罪恶的仙人也皱紧了眉头。
  
  “出来吧。”
  
  只见此时,从门中渐渐走出一个人。
  来人一身黑红战甲,想来在谷中地位不低。
  
  然而当众人看到对方的脸时。
  
  
  
  “兰摧玉折???”
  
  
  最先喊出口的是罪恶的仙人。
  
  
  兰摧玉折看着他,微微笑。
  “我说过,我从没想过要赢。”
  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
  
  
  罪恶的仙人想到过兰摧玉折可能不会死,被浩气救活,然后在下次战场上,亲手杀了他。
  
  他想过千万种他们以后会见面的情景,却没你没想过会是这种。
  
  
  “谷主?这是怎么回事?”
  “兰摧玉折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恶人的衣服?”
  “发生了什么?”
  
  王遗风大笑道。
  “诸位莫慌,兰兄弟是我派去浩气作为我谷线人的。”
  
  
  !!!!!
  
  
  众人皆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敢相信。
  浩气盟三大新秀指挥之一的兰摧玉折竟然是恶人谷的人。
  
  
  罪恶的仙人看着兰摧玉折,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枫华谷那里也是我根据兰兄弟的情报,派莫雨过去支援的,至于苍山洱海,兰兄弟你自己说。”
  “是。”
  “我在浩气隐藏已久,深知浩气早已出现内斗。几个指挥看似和气,其实谁也不服谁。我虽在浩气立过几次功,不服我的依旧很多。加上我平时不跟下面的人打交道,不喜欢我的人更加不少。”说到这里兰摧玉折看了眼罪恶的仙人。
  
  罪恶的仙人不明白他这个眼神什么意思。
  
  “所以这次攻防,我和他们说恶人会将主力部队放到苍山洱海,枫华谷反而不会作为主战场。一些老指挥对我的建议嗤之以鼻,认为根本不可能。他们依旧将浩气大部队放到了枫华谷,这样,我就有机会,放掉苍山洱海。而枫华谷,地理位置本就靠近我恶人谷,我们派人立刻前去支援也不是不可以。”
  
  “你就那么自信恶人这边会带领大队人马去苍山?如果我们没有,你准备怎么和浩气交代?”说话的是罪恶的仙人。
  
  “所以,我需要有人来跟我演一出戏。”兰摧玉折说道,渐渐走近罪恶的仙人。
  “让我能够实行我的计划还能够不被浩气怀疑。”
  “至于白龙口,也是我安排万罗去帮助周公谨,浩气散人实力不可小觑,何况,仙统领不一定能赶得回来。”
  “哇,兰兄弟你很强啊,你是和仙某人商量好的么?你们的想法简直一模一样啊。”周公谨说道。
  “……”
  
  “我也未曾想到阁下竟然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所以那次,你才没有出最后一击?”
  “是。”兰摧玉折点了点头。
  
  罪恶的仙人不说话了。
  
  
  之后他们去了雪魔堂,领了各自的赏。
  
  
  天色渐晚,罪恶的仙人站在小少林的山头,俯瞰着整个恶人谷。
  
  秃鹫的叫声盘旋在上空,扰得人心烦意乱。
  以至于罪恶的仙人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
  “你在生气么?”
  “………”
  “老哥,你真的生气了么?”
  “我生什么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那你怎么不说话了,听厉华池说,你不是挺喜欢说话的么?”
  “那是你吧!平时装着一副高冷的样子,其实肚子里都是坏水!”
  罪恶的仙人突然爆发,冲着兰摧玉折吼到。
  兰摧玉折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愣住了,随后又笑道。
  “还说不生气,这么大的火。”
  “我……”
  罪恶的仙人嘴巴又打结了。
  “好了老哥,我跟你坦白,开始吧,接近你是有目的,后来觉得,你这人是真的…”
  “真的什么!你想说什么?”
  “真的好…”
  “你放屁!你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个字!你快点老实交代!”
  “我没不老实啊,就是好啊。”
  “妈的兰摧玉折别逼我加你仇杀啊,别以为我们一个阵营的我就打不了你了。”
  “哎,老哥你讲点道理好吧。”
  “我很讲道理好不好!还有你别叫我老哥!我不是你哥!”
  “那你要我叫你什么呢?仙指挥?仙人?还是……仙儿?”
  听到仙儿两个字罪恶的仙人立马整个脸通红。
  来自川渝地区的他,当然知道儿字代表了一个什么样的意思。
  所以他再次炸了。
  “不准叫我仙儿!!不准叫我儿!!”
  “我到觉得仙儿这个挺好听的呢,仙儿~仙儿~仙儿~”
  恶作剧般,兰摧玉折一直这样叫着,用他那低沉又略为粗犷的声音……
  
  啊啊啊啊!
  
  罪恶的仙人拔剑冲兰摧玉折吼道。
  
  “兰摧玉镯!我要杀了你!!!”
  
  
  
  从此以后,恶人谷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安静。
  
  
  END

 
评论(38)
热度(69)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