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仙】江湖骗子兰摧玉折又一次悲惨的翻车》

* 对话流,小学生文笔,人物ooc。
*    文中有自己修改的二设,如仙儿只给兰摧唱过《百万个吻》,还有大娘腐这个设定……大家就当架空看吧~
*    圈地自萌,误上升真人,lo十分害怕嫂子的抹桌帕(瑟瑟发抖.jpg)
*   歌取自广播剧《纨绔》片尾曲焚心劫,真的很好听哦,推荐~

         宇智波仙打开yy的一瞬间,就听到一段奇怪的念白。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清冷嘹亮的女声,宇智波仙立刻就听出来是谁的了。
  
  “王大娘你在干森么啊?”
  “我在录歌啊。”
  “录森么歌,都听不懂。”
  “听不懂就去旁边玩。”
  “哎你森么意思?你嫌弃我!”
  “没有啊,你自己说不懂的。”
  “谁说我听不懂!我听得懂,不就是相思么!”
  “哦~原来你听得懂啊,那你说说?”
  “我不嗦!你不是要录歌么?哎呀好烦!”
  王大娘一阵笑,宇智波仙最没办法的那种。
  
  宇智波仙准备离开yy了,然而却被后面的歌声吸引住了。
  
妄念痴嗔
融入 红尘千里
凉如许 难追忆
故人远 远至明朝 梦里
不如怅然远立
恍若初遇 伶仃背影 默然榕树下
沾染一身月华
静静看着却已觉得咫尺隔天涯
谁薄幸 将戏演罢
怎堪留白此生以阑珊写终局
弱水三千 醉一捧 来不及
舍一场似水无痕尽付笑谈里
回首漫漫悲喜无相续
燃尽一生寂
奈何轮回台前不见宿命已疏离
苍茫隔断 回忆
寻觅遗失百年前的一个谜底
再逢彼时 暖意
苍穹 呼啸远去 终乱了这禁忌
重回明月下的红尘记忆
莫负提笔时一点似假还真意
纸灯墨冷 笔画清晰
谁说是自欺
仿佛又见 当年清影素衣
最终是淡淡一笑任夜凉来袭
焚尽相思 心劫亦无期
逆天又何惧
  
  
  “哎,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我在听歌啊,不行哦。”
  “行行行,你开心就好。”
  “王大娘,等你这首歌录完我们去卖唱吧,我突然好想卖唱啊。”
  “今天不吃鸡了么?”
  “哎你别别别,”宇智波仙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我是剑网三主播,吃什么鸡!”
  王大娘又是一阵笑,心道看破不说破。
  
  扬州城还是和往常一样热闹,宇智波仙在主城晃了一会。
  “哎呀仙儿,不好意思突然有事,不能陪你去卖唱了。”王大娘突然说到。
  宇智波仙一听立马就炸毛了。
  “你森么意思?说好的怎么临时变卦哟!”
  “我也不知道呀,你不也是临时说要唱歌的嘛?”
  “那还是我错了哟。”
  “哈哈,没有,不是啦,那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你今天能找到一个人合唱一首歌,你今天的卖唱钱,我出一倍给你,怎么样?”
  “仄么…仄么好的嘛?”
  “就是这么好的呀,愿不愿意?”
  “辣,辣好吧,你说什么歌,我仙某人森么歌都费唱!”
  “嘿嘿,就我刚刚唱得那首吧。”
  
  宇智波仙答应完就后悔了。
  那首歌他之前完全没听过,还有那些弯弯绕绕的念白。他去百度了一下,说那首歌是根据一个广播剧改编的剧情歌。
  广播剧又是森么?
  宇智波仙一个头两个大。
  
  没一会,开始有人给他密聊了,有想点他唱歌的也有夸他帅的,宇智波仙看了以后很舒服,回复给对方说你也很帅!心道对方真有眼光。
  宇智波仙打开好友列表。
  草老板不在。
  七老板也不在。
  就在他准备随便找个老板的时候突然又收到了一个密聊。
  
  “再给我唱首歌吧。”
  
  看起来还是位老客户。
  宇智波仙这么想到,赶紧啪啪啪打字回复过去。
  “老板你很帅!老板来歪歪xxxxxxx”
  
  对方没再回复了。
  宇智波仙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说好价格,但是又想在歪歪说也一样。
  
  没过多久,歪歪里就出现了一个白色旗袍马甲,id跟游戏里差不多,想来就是老板了吧。
  “哎嘿嘿,老板你好呀,你看我们这个吧是卖唱,所以就……嘿嘿,你懂的。”
  然而对面没有回复。
  “歪?老板?老板你在么?”
  对面还是没有回复。
  “老板?老板?歪?歪?歪?xxx?”
  还是没有回复。
  宇智波仙有些捉急了,然而没一会公屏突然出现几个字。
  
  “我没有麦,说不了话,你先唱,唱完以后给你金。”
  
  这老板是个涩费人啊。宇智波仙想到。
  “好的老板,不知道老板你想听森么歌?”
  “《百万个吻》。”
  宇智波仙愣住了。
  以往卖唱时候别人都会让他自己唱想唱的,所以这句话他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一下而已。没想到,这位老板真的点了。
  还是这首。
  
  “哎呀老板,这首歌不太好唱啊,不如我们换一首歌吧,我唱其它歌也很好听哦!”
  “你不是经常唱么?”对方回复到。
  宇智波仙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经常唱啦,老板我跟你嗦这首歌是真的不好唱,我一唱就会跑调。”
  “就《百万个吻》。”
  对方很坚持。

  “好!既然老板你这么嗦了,我就给老板里唱!只是老板你知道这首歌难嘛所以那个就可能要……嘿嘿。”
  
  对方立刻敲过来两个字。
  “双倍。”
  
  “哇啊!老板你真的是个涩费人啊!你很帅你兹道么?老板你等着,我仙某人马上就给里唱!”
  宇智波仙跃跃欲试地去找了伴奏,这时候,对面又敲过来几个字。
  
  “要骚一点。”
  
  宇智波仙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半天。
  要骚一点…
  要骚一点??
  要骚一点!!!
  
  宇智波仙突然停下了伴奏,悠悠地说道,“老板,看你这么帅,我觉得你是不是以前买过我啊?”
  宇智波仙想当然就问了出来,也没注意到自己用的词事多么诡异。
  “嗯。”
  对方立刻回复到。
  “那你还记得我当时给你唱得是什么歌嘛?”宇智波仙笑着问。
  “百万个吻。”
  
  安静了大概有几秒钟之后。
  
  “你放屁!老子根本没给别人唱过百万个吻!”宇智波仙突然发出震耳欲聋地咆哮。
  “兰!摧!玉!镯!你他妈又骗我!!!!!”
  
  电脑那头的某人立刻摘掉了自己的耳机。
  
  我日你妈怎么又被认出来了。
  
  “我不是,我就是你的一个小迷弟,觉得你唱歌贼好听,想让你唱一首。”
  “你是!你就是兰摧玉镯!东北口音都出来了你还狡辩!!!”
  
  “兰摧玉镯你是不是有病啊!一会用变声器装你媳妇骗我!一会又去吃鸡假装吃饭不理我!现在又他妈装老板来骗我!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宇智波仙吼得越来越大声,某人觉得再这样下去他的嗓子估计要受不了。
  “是我是我,你别吼了老哥。”
  “终于承认了哟,不装了哟。”声音立马降了下来。
  “不装了不装了,哎,老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兰摧玉折是真的好奇。
  “妈的整个剑网三就你兰摧玉折他妈会让老子唱歌骚一点!还有老子根本就没给别人唱过百万个吻!”
  “真的假的啊?周公公也没唱过么?”
  “我干森么要唱给他?就算周公谨要听他也不会像你一样装森么老板!”
  “那周公谨让你给他唱,你会唱么?”
  “……”宇智波仙顿了一下,立刻说,“我干森么要告诉你!你这个大骗子!”
  不知道为什么兰摧玉折在电脑那边突然笑得很开心,宇智波仙听了表示灰常不舒服。
  
  “你笑森么!我还没有原谅你!不准笑!”
  “好好好,不笑,那个老哥,我错了,我错了行吧?”
  “森么叫行吧?森么叫行吧?说得好像你多委屈似的!本来就是你的错!”宇智波仙不服。
  “好好好,我的错,那你让我怎么做嘛?”
  “你做错了事让我想?不想!你自己反思!反思好了再跟我嗦!”
  兰摧玉折哭笑不得,注意到歪歪里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公屏一直有人在刷,什么江湖骗子兰摧玉折,什么负心汉兰摧玉折。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江湖骗子兰摧玉镯非常诚恳地说。
  然而宇智波仙并没有回他。
 
  “不会真生气了吧,哎呦,老哥?”
  歪歪里还是没声音。
  
  “仙儿?仙儿你在么?仙儿?宇智波仙?李仙仙?”
  宇智波仙忍住笑,开麦很严肃地说。
  “干森么干森么一直叫一直叫,周公谨哦?”
  “没没没,那什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似乎已经感觉出了兰摧玉折的绝望。
  
  公屏里有人刷原谅他吧,还有人刷不原谅让他跪搓衣板。
  
  “知道错了哦?”
  “知道了,真知道了。”
  “那下次还骗不骗我?”
  “不骗了不骗了。”
  “那你要再骗我怎么办嘛?”
  “你说老哥,你想我做什么都行。”
  “嘿嘿嘿,那你说的哦,我想你做什么都行。”
  “我说得我说得。”
  “辣好嘛,我原谅你了。”
  
  兰摧玉折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你要唱歌给我听。”
  兰摧玉折就知道。
  “可以可以,你想听什么?先说好,我会的歌不多。”
  “就辣首——”刚想点歌的宇智波仙转眼又觉得不对。
  “不行,唱歌太容易了,哼,不要这个。”
  “我日你妈…”兰摧玉折感受到了绝望。
  “你又日我妈!你明明做错了事还要日我妈?我妈又没惹你!”
  “唱歌,唱歌好吧,你想我唱什么?”
  宇智波仙突然想到之前和王大娘打得那个赌。
  “唱剧情歌~”
  
  “什么玩意儿?”
  
  
  宇智波仙把王大娘发给他的那些东西又发给了兰摧玉折,跟他说要和他合唱这首歌。
  
  兰摧玉折瞅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他自己又去百度了一遍,才知道原来这是由小说改编的剧情歌。
  
  “哎老哥,你发的那个我不会啊。”
  “我也不会啊,是王大娘给我的。”
  “不会你让我怎么唱啊。”
  “我们一起学啊,又不难!多听几遍嘛。”
  “………”
  
  兰摧玉折笑了一下,决定换个角度跟他说。
  “老哥,那首歌是搞gay哎。”
  “什么是搞gay?搞gay是什么?”
  “搞gay就是两个男人谈恋爱。”
  对面沉默了一下。
  “哇啊!王大娘这么强的么!她居然让我唱仄个!哎不对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百度的啊。”
  “哦。”
  “那还唱不唱?”
  “唱!为森么不唱!我打了赌的!”
  “哦?”
  “不是不是”突然说漏嘴的宇智波仙赶紧转移话题。“不能让王大娘看扁我们啊!就唱这个!”
  “哎呦,可是不会唱啊!”
  “哎我教你啊!”
  
  宇智波仙哼了一小段。
  “这首歌还挺好听的,摧摧你觉得嘞?”
  兰摧玉折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哎兰摧玉折你搞不搞gay啊?”
  “你忘记我上次怎么回你的了?”
  宇智波想起那个让他浑身战栗的日死你。
  “别别别,我就说说。”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都不会那首歌的人开始了教对方唱歌的漫长之旅。
  期间伴随着无数“我日你妈”来和“放你妈的屁”去。
  
  最后两人决定,念白部分由两人合作完成,唱歌部分,宇智波仙负责,兰摧玉折高潮处合唱。
  
  两人对了半天台词,宇智波仙突然说到。
  “确实很gay哎,这个什么二太子就是个渣蓝嘛。”
  “………”
  “摧摧你怎么不嗦话了?”
  “你也觉得二太子渣蓝嘛?”
  “我只想把它唱完。”
  “哈哈哈,好好好,哎摧摧你要试着带入点感情嘛。”
  “来,像我这样————”
  
  
  王大娘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小房间挂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白色马甲。
  
  点开房间,王大娘就被一阵爽朗的哈哈哈哈哈哈声给洗了脑。
  
  “哇啊哇啊,你在干什么啊?笑得这么开心?”
  “王大娘!那首歌我唱粗来了!哈哈,跟摧摧合唱的!”
  “摧摧?兰摧?”
  “是啊,摧摧来,跟王大娘说。”
  “我日你妈…”伴随着收不住的笑声。
  “兰摧么?你的马甲怎么变成这个了?”
  “这是我的小号,哈哈。”
  “小号?”
  王大娘一头雾水,就听到仙某人在旁边不停地哈哈哈。
  “王大娘我跟你嗦这个人真的很fai!老骗人!不是好人我跟你嗦!”
  “哦,那你还跟他笑得那么开心?”
  “哎,你不能这么说,你知道他今天么?他居然装老板骗我唱歌!哼,还好被我仙某人一眼识破!”
  “别,老哥,我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
  “装老板?这么强的么?兰摧你很厉害啊。”
  “不是,闹着玩的。”
  “这样啊,可以可以。”
  “对了王大娘,我还要嗦你!你为森么要我唱搞gay的歌!”
  王大娘发出了一阵杠铃,不是银铃般的笑声。
  “你知道了啊?怎么样,好听么?”
  “还可以啦,就是你知不知道我跟摧摧对白的时候好尴尬的!摧摧都不嗦发了!”
  “哦?你们不是笑得挺开心的么?”
  “老哥,是你好吧,磕磕巴巴,词都念不准。”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普通发就四这样,而且我好紧张的!”
  “紧张?”
  “是啊,超紧张的!”
  “为什么要紧张啊?”
  “当然紧张啊!这个家伙老骂人的,动不动就我日你妈!”
  “老哥,你也骂回来了好吧。”
  “我又没你骂得多!”
  “好好好。”
  “王大娘我把声音给你了哦!记得给钱啊。”
  “还录了音啊,可以啊仙某人。”
  “哎嘿嘿,兰摧弄得。”语气中,有点自豪的样子。
  “好,等我回去听,录得好的话,说不定下一首曲子就录这个了。”
  “别别别”“别别别”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同样的话。
  看来是受了不少罪,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仙某人说吧,你今天赚了多少,我给你寄钱。”
  “我赚了——哎不对呀!我没赚到钱啊!兰摧玉镯!!”
  “嗯?”
  “给钱!!”
  “怎么是我给钱?”
  “你是老板啊!”
  “我是老板可你也没唱啊,我要的《百万很吻》呢?”
  “………”
  “你又没唱,我怎么给钱,你说是吧?”
  “好像是的……那我今天不就是白忙了么!!!我草你妈啊!!!”
  兰摧玉折和王大娘一起哈哈大笑。
  我们的宇智波仙抱着头哀嚎。
  “怎么白忙了,不是和兰摧录了首歌么?而且我看你下午应该也很开心吧?”
  “哎嘿嘿,这个嘛,可是没赚到钱老子很不爽啊!!!!”
  
  “老哥。”
  “干嘛?”
  “去不去跳伞,咱俩双排,怎么样?”
  “去啊!走走走。”
  “今天就让你这娱乐主播见识下什么叫技术流主播。”
  “你放屁!老子才不是娱乐主播!你技术还没老子好!”
  
  说完两个人就一起消失了。
  王大娘风中凌乱,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没存在感……
  
  这家伙。
  王大娘关掉了歪歪,点开了那个名为和摧摧一起合唱的文件……
  
  
  end
  
  

 
评论(25)
热度(49)
© 清梦归一/Powered by LOFTER